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钓鱼大赛
    甘甜生脆,清新自然。

    “什么品种的黄瓜,居然能这么好吃?”

    沈若琳吃得津津有味,瞧着黄瓜非常意外地道。

    “就是普通的品种!”,李长青道。

    “李老师,你精通国学、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怎么连种出来的普通黄瓜都味美至极?”

    孟云城望着李长青挺立的身形,纳闷地道。

    “可能是山里的水土好吧!”,李长青道。

    “孩子们抱着黄瓜,跟过年一样快乐!”,沈若琳宠溺地看着孩子们天真的笑容道。

    “是呀!”,李长青道。

    “石头,不要蹲在地上,站起来吃!”,孟云城对肥胖憨厚的李大石道。

    “报告老师,我在练习书法!”,李大石转过身道。

    “呵呵,我看看!”,李长青上前道,地上有几行歪歪扭扭的字。

    “李校长,我的字丑,写着玩的!”,李大石害羞地擦掉地上的字。

    “每天坚持练习,将来就能成为一名书法家!”,李长青摸着李大石的头道。

    “嗯嗯,谢谢校长!”,李大石非常激动地道。

    “我去县里买些笔墨、纸张,给孩子们练字!”,李长青道。

    “有李老师亲自教他们,说不定村里会出一批书法家呢!”,沈若琳道。

    闲谈几句后,李长青骑着摩托车去谷阳县城。

    临近金水河,有一个岔路口,叫月亮坡。

    月亮坡往里两千米,沿着一条小路上去就是刘家村。

    李长青看时间尚早,买箱牛奶先去刘旭阳家一趟。

    当李长青到刘家村的时候,村子里只有些老人坐在家门口晒太阳。

    “奶奶,这个给你的!”,李长青把牛奶放在刘旭阳奶奶脚下道。

    “你是阳阳的同学吧!”,刘旭阳奶奶打量着李长青道。

    “是的,奶奶,您知道刘旭阳在哪吗?”,李长青询问道。

    “阳阳在清水湾!”,刘旭阳的奶奶道。

    清水湾在刘家村的背面,有一座弓形的水库。

    李长青以前跟刘旭阳在水库里游过泳,仍记得清水湾的具体位置。

    穿过刘旭阳家后山的竹林,再上一个陡坡就是清水湾。

    清水湾的堤坝上站着许多人,在围观一群人钓鱼。

    水库的一个角落,有几间普通的砖瓦房,上面挂着个招牌‘山野农家乐’。

    “青子,才分开又想我啦?”

    刘旭阳正忙活着搬运车里的蔬菜,见李长青开玩笑道。

    “去县里买点东西,顺便来看看你!”,李长青道。

    “荣幸荣幸,有劳您这位隐世高人出山!”,刘旭阳玩笑地道。

    “耍贫,看清水湾的人还挺多的,你的生意会不好?”,李长青道。

    “平时几乎没人的,今天是县里的钓鱼爱好者俱乐部在清水湾举行钓鱼大赛才有这么多人的!你写的照牌倒是吸引来一些人,但都是些书法爱好者……”

    刘旭阳无奈地摇摇头,解释道。

    “树立自己的口碑后,生意会好起来的!”,李长青宽慰道。

    “肯定的,相信你种的菜!青子,既然赶上钓鱼大赛,要不要参加?第一名有五千块钱的奖金呢!”

    刘旭阳指着堤坝上的人群,挑眉弄眼地道。

    “怎么个比赛方法?”,李长青问道。

    “非常简单的,报名费一百,一个小时内谁钓的鱼多谁就赢!”,刘旭阳道。

    “行呀”,钓鱼可以修身养性,李长青欣然应道。

    “给你拿钓竿去,有我秘制的鱼食保证你不会输得太惨!”

    刘旭阳是钓鱼高手,很自信地道。

    “只要鱼竿就行!”,李长青道。

    “不要鱼饵?”,刘旭阳问道。

    “就用黄瓜吧!”,李长青道。

    “黄瓜是好吃,但他们可都是各种特制鱼饵!”

    刘旭阳认同黄瓜的味道,但不看好比赛结果。

    “重在参与嘛!”,李长青道。

    “行,带你去报名!”,刘旭阳道。

    “旭阳,你不是说不参加吗?”

    钓鱼俱乐部负责报名的中年汉子跟刘旭阳相熟,见刘旭阳过来后问道。

    ‘“我是不参加,带我同学来报名的!”,刘旭阳道。

    “可以,兄弟是自己配制鱼饵,还是现在买?”

    中年汉子拿出各种各样的鱼饵,摆在李长青面前问道。

    饵有素饵、荤饵两种,荤饵主要用各种小生物以及家畜的内脏。

    素饵以稻、麦为主,配制过程相对复杂一些,对水情、水势要求更高。

    “自己种的!”,李长青道。

    “看来是高手啊,兄弟的素饵是什么样的?”

    钓鱼比赛只有老手才会用素饵,中年汉子惊讶道。

    “黄瓜!”,李长青道。

    “额,祝你好运吧!”,中年汉子尴尬地道。

    “军哥,总有些门外汉冲着五千的奖金来参加比赛!每年多举办几次钓鱼大赛,咱们可有得挣!”

    等李长青、刘旭阳走后,中年汉子身边的一位小年轻道。

    “有老杜、老黄在,其他人想要拿奖比中彩票还难!”,中年汉子颇为认同地道。

    “哈哈,杜哥二十分钟好像已经钓上六十多斤吧,其中有条七斤多的呢!”,小年轻道。

    “老黄也还不错,有五十多斤!”,中年汉子道。

    “杜哥、黄哥也不敢用黄瓜在水库里钓鱼吧,刚才那人完全是来送钱的!”

    小年轻说道杜哥、黄哥是满脸崇拜,但讲到李长青则带着轻视。

    “嘶……,你有没有觉得刚才的那个人很眼熟?”,中年男子摸着下巴思考道。

    “军哥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小年轻摸着脑门一时想不起来。

    李长青报好名后,领到一个编码,就走向水库相应的钓位。

    “啪”的一声,李长青把黄瓜拍碎。

    “青子,真要用黄瓜参加钓鱼比赛?”,刘旭阳道。

    “嗯!”,李长青道。

    “就算用黄瓜钓鱼,也用不着这么大一块黄瓜吧!”

    刘旭阳见李长青把把拇指粗长的黄瓜肉挂在勾上,捂着额头道。

    “大块黄瓜钓大鱼!”,李长青道。

    “青子,本来吃黄瓜的鱼就极少,你挂这么大一块黄瓜,估计什么鱼都钓不上来!”

    刘旭阳虽说是抱着娱乐的心态,但还是想争取一下奖金的。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