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大钓本无钩
    ps:上一章,老杜、老黄二十分钟钓鱼的数据觉得有点夸张,改成了老杜三十斤,老黄二十斤!

    李长青却潇洒一笑,将钓钩甩到水里。

    “咚!”

    水面传出一声巨响,波纹一圈圈地散开。

    “年青人,钓鱼不是这样的!”

    “你下钩跟丢石头似的,就算有鱼也都跑了!”

    “下钩前先用鱼食撒窝子,把鱼群吸引过来,你要是带鱼食的话,我这有!”

    杜启明见惯不懂钓鱼,冲着奖金来的人,好意提醒道。

    “谢谢,但不用啦!”,李长青道。

    “青年人,你钩子上挂的是黄瓜?”,杜启明回想道。

    “嗯!”,李长青点头道。

    “你不撒窝子,又用那么大一块黄瓜做鱼饵,怎么能钓得上鱼?”

    杜启明见李长青拒绝他的鱼食,应该不是冲着奖金来的。

    “苍崖虽有迹,大钓本无钩。何况大块黄瓜,未必钓不上大鱼!”

    李长青平静地望着水面,非常洒脱地说道。

    钓鱼不在于鱼获,而是钓鱼时坐在钓位上享受回归大自然的美好。

    心灵如婴儿般纯净无邪,心无鱼获、远离名利、锻炼为本,尽情享受自然,臻至一种物我两忘的境界。

    “大钓本无钩?”

    杜启明如遭重击,轻声重复道。

    回想自己几十年来一直在以鱼获为目的进行垂钓,钓鱼中产生许多忧虑,总担心今天会不会空军,如果空军人们又会怎样评价自己?

    不想空军该怎样去创造优势,使用绝招?并为此,去挖空心思处心积虑。

    当突破空军的后防线后,又会产生新的忧虑,忧虑自己能不能夺冠军?能不能进入前三?

    凭自己在钓鱼爱好者里的名气、实力,落在后面又有何颜面再出来参加各种比赛?

    钓鱼的忧虑要多过乐趣,不仅没有起到修身养性的作用,反而头发都白了!

    而身边的年年青人,用大块黄瓜做鱼饵几乎接近无钩的境界!

    不追逐名利,不在乎鱼获,就不会患得患失,就会宠辱不惊,开开心心地钓鱼。

    “年青人,我应该谢谢你!我钓了几十年的鱼,直到今天遇到你才明白钓鱼的真正乐趣,大钓本无钩!”

    水面中的鱼漂在上下浮动,明显是有鱼上钩的征兆,杜启明却把鱼竿插在架子上,起身恭恭敬敬地向李长青行一礼。

    “闲看庭前花开落,坐观天上云卷舒,老哥,咱们还是看云吧!”

    李长青悠闲地仰靠着,望着天空中的白云对杜启明道。

    “哈哈,很好,咱们两个数数天空中有几朵云!”

    杜启明听懂李长青话里的意思,会心一笑道。

    “老杜、老杜!你鱼都上钩了都不管,对着个毛都没长齐的年青人瞎拜啥呀?你当他是神仙啊,你要是这样等下去被我给追上来,五千块钱的奖金可就没啦!”

    黄美贵隔四五米远都看见杜启明的鱼漂在上下浮动,扭头又正好看见杜启明在向李长青致谢,朝杜启明高声喊道。

    “没了就没了吧,钓鱼嘛,管那么其他的事情做什么!”

    杜启明学着李长青懒散地靠在椅子上,毫不在乎地回答道。

    “这老杜,今天出门是不是吃错药啦?”

    黄美贵跟杜启明是多年的钓友,对彼此的性格都很了解。

    杜启明以前是一个非常争强好胜的人,今天怎么突然转性了?

    “旭阳带来的生手,把鱼钩甩到水库里弄出那么大的响声,老杜居然没生气,还起身向他道谢?”

    报名处的中年汉子一直在观察李长青,见到杜启明的反应后震惊地道。

    “是啊,杜哥今天不正常啊,他可是咱们谷阳县钓鱼爱好者里的一哥,居然会向一个用黄瓜当鱼饵的新人弯腰致谢!”

    中年汉子身边的年轻人目瞪口呆,如同石化一般。

    堤坝上的围观者、参赛者基本都认识杜启明,一个个都非常费解!

    “青子,不管怎么样,你都已经赢了!”

    刘旭阳对李长青是彻底服了,一句话就赢得谷阳县钓鱼爱好者一哥的谢礼!

    “旭阳,你有多久没有过躺在堤坝上钓鱼,放空自己什么都不想?”

    李长青坐在堤坝上,跟闲躺在钟南山下的小木屋一样,散漫地问道。

    “额,好像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

    刘旭阳突然很向往李长青说的,躺在堤坝上看着蓝天、白云,随性钓鱼!

    李长青不再说话,静静地享受着清水湾的自然风光。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李长青就像是睡着一般!

    “军哥,马上快一个小时了,你看旭阳带来的那个人还一条鱼都没钓上来!”

    报名处的年轻人笑嘻嘻地指着李长青,对中年汉子道。

    “他用黄瓜当做鱼饵,要是钓上鱼来才奇怪呢!关键是老杜今天不知道怎么着,明明一开始就领先老黄十几斤,现在反而落下老黄十几斤,坐在那里跟晒太阳似的!”

    中年汉子很不理解,心里觉得很怪异。

    堤坝上一些成绩不理想的人,想到李长青到现在还一条鱼都没想钓上来,有人垫底心里宽慰很多。

    围观群众也在讨论着,有人说李长青的鱼饵不行,有人说李长青的技术不行,也有人说李长青根本不是来参加钓鱼比赛的!

    刘旭阳听着很气愤,李长青却无动于衷!

    距离钓鱼比赛只剩最后十分钟,李长青的鱼漂猛烈地下沉。

    “青子,你的鱼漂直接沉下去了,应该是条大鱼!”

    刘旭阳拍着李长青的肩膀,激动地说道。

    只是一眨眼,李长青的鱼竿都在往前窜!

    “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看着阵势,起码是一条七八斤的大鱼!”

    “要把七八斤的大鱼拉起来可不容易,是一件很需要技术的活!

    “没错,但他应该是个新手,没人帮忙的话,好一点的是鱼竿、鱼线直接拉断,坏的结果可能整个人都被大鱼给拉到水里去!”

    一些参赛者看到非常眼红,酸酸地说道。

    “小伙子,你要是再不抓住鱼竿,等下鱼竿都被拖下水了!”

    “积点德吧,人家就是个新手,别怂恿他,万一被拉到水里可能会出人命的!”

    堤坝上的围观者都挤到李长青身后看热闹,各种言论都有。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