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近!
    相较于李建国、李红豆的震惊,李长青则显得异常平静。

    有条不紊地拆开着华夏各高校寄来的信,读取其中的内容。

    “青娃,水木大学都请你去教书,难道燕京大学、江浙大学都是同样的目的?”

    李建国望着李长青手里厚厚的信封,联想到其他学校问道。

    “嗯!”,李长青点头道。

    水木大学、燕京大学、江浙大学都是华夏最顶尖的高校,家喻户晓盛名远播!

    “嘶……”

    李建国清楚李长青的厉害,却第一次有如此直观的感受,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呵呵,大概是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福利吧!”

    李长青微微一笑,华夏最年轻的正教授刘路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当时刘路在中南大学数学科学与计算机技术学院读大三,证明英国数理逻辑学者西塔潘提出的拉姆齐二染色定理后破格提拔为正教授级别的研究员。

    李长青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摘下数学皇冠上的明珠,解决几百年悬而未决的世界性数学难题,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远远不是刘路能比的,国内的高校争相邀请也在清理之中。

    “青哥,听说水木大学的礼堂、燕京大学的未名湖都很漂亮,你想去哪所学校?”

    李红豆虽然学渣一枚,但也掩盖不住对名校的向往之心。

    “温安学院吧!”,李长青道。

    “青哥,我给你量量体温,看你有没有发烧!”

    李红豆听到李长青的答案,伸手去摸李长青的额头。

    温安学院一所三流院校,隶属于温安市。

    “红豆,你哥好着呢!”,李长青撇开道。

    “温安学院跟水木大学、燕京大学根本没有可比性,水木大学、燕京大学在天上,温安学院在烂泥巴里,你没发烧的话为什么会放弃水木大学、燕京大学选择温安学院呢?”

    李红豆的母校温安高等卫生职业技术学校就在温安学院对面,对温安学院很熟悉,不解地问道。

    “是啊,青娃,温安学院的名气、待遇肯定都比不上水木大学、燕京大学,有啥好的?”

    李建国感觉自己跟不上李长青的思路,劝说道。

    下课铃声响起,孟云城、沈若琳都过来凑热闹。

    “近!”,李长青道。

    “李校长,所以水木大学、燕京大学跟温安学院比是输给距离么……”,沈若琳道。

    “嗯!”,李长青道。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李长青宣扬圣贤之道,大学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场所。

    但钟南山的瓜果、蔬菜、草药、鸡、欢欢、喜喜都需要人照顾,李长青不可能离开太远。

    而温安学院位于温安市,距离谷阳县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

    大学里的课程不多,李长青一个星期去两三次,讲完课还能回到钟南山,两不耽误!

    “向来都是水木大学、燕京大学拒绝其他人,不但被拒绝,而且只是距离远……”

    孟云城出生书香门第,见到过不少有个性的大师,但也没李长青这么任性的。

    “青哥,你的理由太不走心了吧!”,李红豆撇撇嘴道。

    “哈哈,高老师知道你拒绝水木大学、燕京大学的原因,心里一定非常舒畅!”

    李长青的理由有种莫名的滑稽,沈若琳大笑着道。

    “不过话说回来,温安学院学生水平比水木大学、燕京大学差远了,李校长想宣扬自己的道可要想清楚!”

    孟云城以前认为李长青是一位不愿沾惹尘埃的隐世高人,但跟李长青接触日久,才意识到李长青并不厌世,而是如王阳明龙场悟道一般,想在先贤的基础上开创一条自己的道路,提醒道。

    “子曰:有教无类,我教学生从不看学生的水平怎么样。”,李长青道。

    “我怎么想到王思聪说的‘我交朋友不在乎他有钱没钱,反正没我有钱’……”,李红豆道。

    “李老师的书声就像是醍醐灌顶,学生的水平好像确实是不怎么重要!”,沈若琳道。

    “就是,咱们村里好多大字不识几个的人都能听懂青娃的书声,温安学院的学生再怎么也比咱们村里的人强吧!”

    李建国深有同感,非常赞成地点头道。

    “这倒是!”,孟云城听着感觉很有道理的样子。

    “事情还早呢,等下个学期开学再去吧!”,李长青道。

    上课后,李长青稍微指点一下学生们的书法,就回到钟南山。

    忙完地里的活,李长青进入诸子百家游戏。

    神农轩,许行。

    “小兄弟距离完成种植一亩灵草的任务还很遥远,需要加油哦!”

    许行摆出一副自认为很可爱的样子,对李长青说道。

    “兑换一包日饲草种子!”

    李长青已经习惯许行的中二风格,直捷了当地说道。

    “价值二十枚金币,看来小兄弟发财了嘛!”

    许行搓着自己的手,猥琐地道。

    “为他人作嫁衣裳而已!”,李长青道。

    “额,等你到一定级别的时候,账户里的钱还会还给你一部分的!”

    许行掏出日饲草的种子给李长青,尴尬地道。

    “回馈顾客吗?”,李长青笑道。

    “可以这么理解!”,许行道。

    李长青带着种子去天元棋室与范西屏下棋,将九宫八卦阵应用到布局上。

    “九宫八卦阵!”

    两人已经走过一百多手,李长青的九宫八卦阵渐露雏形,范西屏惊呼道。

    “范老,我的九宫八卦阵布置得怎么样?”,李长青道。

    “七窍通了六窍,空有其形!”

    范西屏仔细端详后平静下来,毫不客气地道。

    “咱们走着瞧!”,李长青道。

    九宫八卦阵变化多端,范西屏左冲右突。

    在冲杀的过程中找出生门,破了李长青的九宫八卦阵!

    “范老高招,咱们再来!”

    李长青掌握九宫八卦阵的布置,存心想磨练其中的变化。

    “又是九宫八卦阵,老夫就陪你练练!”

    范西屏见李长青再次布置出九宫八卦阵,抚摸着长须道。

    “范老,您要是再三步之内走找不出生门,我可就赢了!”

    对弈数十局后,李长青终于用九宫八卦阵将范西屏逼入绝境。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