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他究竟是谁?
    县医院,某病房。

    李月虎躺在床上,脸色有如一张白纸。

    小腿肿胀由紫变黑,胸闷呼吸困难,额头上布满虚汗,生命危在旦夕!

    李长青、孟云城、沈若琳三步当成一步走,朝着病房奔去。

    “青子,救救月虎吧,他还是个孩子!”

    李四强见到李长青就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擦干眼角的泪水恳求道。

    “四强哥,放心吧,我会尽力的!”,李长青拍着李四强的肩膀道。

    “青子,相信你可以的!”,李四强满怀希冀地道。

    一般而言,蛇毒主要有三种,神经性毒素、血液性毒素、混合性毒素。

    在没有对应血清的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排出蛇毒。

    李长青静下心观察李月虎的伤口,以及体现出来的症状来。

    伤口肿胀发黑有脓包,而且意识模糊汗流不止,应该是混合型毒素!

    李长青贸然切开李月虎的伤口,可能会出现血流不止的情况。

    而银针的创伤面极小,则相对较为安全。

    “准备一个盆!”,李长青道。

    “好的!”,李四强急忙答道。

    李长青小心翼翼地将李月虎的腿挪到床悬,打开装有银针的盒子。

    两针扎在布条的位置,封住血液回流。

    三针扎在伤口下方两指处,四针扎在八风穴即脚趾趾缝中间,排出血液中的毒素消除肿胀。

    李长青的手法专业老道,每一针都精准地扎在穴位之上。

    毒素顺着红黑色的血液从李长青银针扎的穴位流出,滴在脸盆里。

    李四强、王美霞、孟云城、沈若琳屏气凝神,静静地看着李长青眼花缭乱的手法。

    当见李长青排出李月虎的毒血时激动不已,露出狂喜之色。

    李月虎耽误的时间长,毒素循有可能环到其他部位。

    单靠在扎在小腿上的银针,难以将毒素排除干净。

    李长青继续在李月虎的大腿、胸口、背部、脑门的各大穴位都扎上银针。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自然流畅,堪比多年的老中医。

    李月虎本来已经昏迷,此时悠悠地醒过来。

    墙壁上的表正好指在下午五点的位置,距离李月虎被蛇咬过去五个小时。

    急诊室主任齐元山宣判李月虎死刑,李长青却将他从鬼门关给捞回来了!

    “儿子,你可醒啦……!”,李四强抱着李月虎喜极而泣道。

    “月虎,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李长青道。

    “不疼也不难受!”,李月虎答道。

    “谢谢你,李老师!要是没有你,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沈若琳同样捂着嘴,含着泪水感激对李长青说道。

    “起死回生,奇迹真地发生了!”

    孟云城望着李长青修长的背影,内心一震。

    以前孟云城觉得跟李长青是一时瑜亮,常常暗自叹着既生瑜何生亮?

    到现在才明白,李长青皎洁如明月!

    而自己却只是夜空中一颗稍微亮点的星星,不由流露出一丝自嘲的哂笑!

    “青子,话不多说,都记在心里!”,李四强红着眼睛拍胸口道。

    “四强哥,咱们是一个村子的人,而且月虎是我的学生,无需太过在意!”

    李长青收好银针,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李老师,月虎已经安全了吗?”,沈若琳问道。

    “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等回到村子后我再给他煎几幅药,清除身体内的余毒,调养休息一个星期就可以复原了!”

    李长青基本上将《难经》研读通透,对自己的医术颇为自信。

    “青子,月虎能出院了?”,李四强问道。

    “可以!”,李长青道。

    李长青等办理好相关手续,租一辆出租车回到李家坳。

    一个小时后,齐元山再次来到李月虎的病房,却人去床空。

    “小慧,十二号床的病人呢?”,齐元山向一位值班护士问道。

    “齐主任,你说的是一位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吗?”

    “嗯,他去哪了?”

    “好像是说已经没有大碍要回家休养,办理退院手续就离开了!”

    “他中的是一种未知的混合性蛇毒,没有血清小命都不保,怎么可能没有大碍?”

    齐元山深知李月虎身体里蛇毒的厉害性,显然不信地问道。

    “齐主任,是真的呀!我亲眼所见,小男孩是自己走出病房的……”

    “不可能啊,中间有什么人来过吗?”

    齐元山眉毛拧巴在一起,不解地道。

    “除了刚开始的四个人外,我上厕所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有位看着有点眼熟的年轻人跟他们在一起!”

    “嗯,知道了!”,齐元山简单地答道。

    而实际上,齐元山了解事情的经过后,心里的疑惑不减反增。

    回到办公室后,齐元山坐在座位上陷入思考。

    记得当初在患者的父亲快要同意做手术的时候,接到个电话后态度就发生转变。

    身旁的女青年劝说他的时候,提到一句‘青子来了’。

    女青年听到后也跟着释然,难道说他们早就预料到‘青子’能治好小男孩的蛇毒?

    齐元山想到这蓦然心惊,那可是一种未知的奇毒啊,居然如此轻易的就治好了?

    而小慧遇到年轻人可能就是青子,齐元山在谷阳县从事医疗工作十几年,对县里稍微有点名气的医生都很熟悉!

    却也想不起有位叫青子的医生,他究竟是谁?

    在齐元山绞尽脑汁猜想青子可能是谁的时候,李长青等已经回到李家坳。

    李长青给李月虎熬一罐药,倒入一些灵水。

    李月虎喝下后,脸色红润许多。

    月上柳梢头,星星点灯。

    李长青漫步回到钟南山,狼群早已在山坡上等候着。

    银辉洒在小木屋外,竹影婆娑暗香浮动!

    李长青拿出白猴赠送的猴儿酒,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在月下喝着美酒,高声朗读着圣贤书。

    读完书后,李长青席地而坐。

    将七弦琴放在腿上,弹唱着《柏舟》。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据。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