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偷菜
    琴音悠扬,诗歌嘹亮。

    青山寂静,草木无声,李长青却怡然自得地弹琴读书。

    明月隐去,红日初升。

    林间树木、花草上的叶子都挂着晶莹的露珠,在晨辉地照耀下闪烁着珍珠般的光芒。

    李长青去钟南山下收菜,地里零星地散落着些韭菜,以及杂乱的脚印!

    昨晚有人偷菜!

    但偷盗者可能不清楚白菜、萝卜、黄瓜、辣椒的价格,倒是没有偷盗的痕迹。

    妙蛙草、日饲草在普通人眼里如同路边的野草,也逃过一劫,只有韭菜遭到破坏。

    李长青仔细勘察现场,脚印消失在水库岸边。

    偷盗者应该是从后山下水,然后游到钟南山脚下。

    韭菜毕竟五十块钱一斤,而且限购两斤。其中利益巨大,难免会有人惦记。

    一旦尝到甜头,肯定会来第二次的。

    李长青不动声色,如往常一般到李家坳小学读完书后回到小木屋。

    等到夜晚时分,狼群出现在山坡上。

    李长青读完书走出小树林,向灰狼招手。

    灰狼经常聆听李长青的读书声,相比以前机灵许多,领会李长青的意思。

    带着狼群下山蹲坐在李长青身前,欢快地摇动着尾巴。

    “跟我来吧!”,李长青微笑道。

    “嗷~”

    钟南山出现诡异的一幕,一群狼安然地跟在一位年青人身后!

    “躲在山坡上,看守这片菜地,明白吗?”

    到钟南山下的菜地后,李长青指着地里的菜再指向山坡上的灌木丛对灰狼道。

    “嗷~”

    灰狼伸长脖子嚎叫着,似乎在说保证完成任务。

    李长青拍拍灰狼的头,回到小木屋里看书。

    皎洁的银辉倾泻在水面上,波光粼粼分外美丽。

    而水库中却有两道黑色的身影套着汽车轮胎当救生圈横穿水库,蹑手蹑脚地上岸,生怕引起任何响动。

    上岸后两名盗菜贼左顾右盼,确认安全后才拿出镰刀、尼龙袋准备收割韭菜。

    “宝哥,你说李家坳的李长青是不是傻?市面上韭菜都炒到几百块钱一斤,他也不加价,还在卖五十!”

    “哈哈,听说他读书很厉害,我看是榆木脑袋读书读傻了!不过便宜咱们兄弟俩,昨天一晚上就挣了上万块!”

    两名盗菜贼有说有笑,根本没有注意到有十几双绿油油的眼睛冷冷地盯着他们。

    “嗷~”

    灰狼从灌木丛窜出来,仰天长啸。

    狼群从山坡上一冲而下,将两名盗菜贼团团围住。

    “狼、狼……,好多狼!”

    其中的矮瘦者双腿直接吓软,胯下流出黄色液体。

    “不可能啊,菜地里怎么会有狼……”

    高胖者面露惊惧之色,哆嗦着道。

    “呲!”

    狼群露出锋利的獠牙,围着两名偷菜贼转圈,似乎随时都可能上来咬一口。

    两名偷菜贼胸口上下剧烈地起伏,背靠背紧张地应付着。

    李长青突然出现在菜地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两名偷菜贼。

    高胖者朝李长青的方向扔个石块,想将狼群的主意力转移到李长青身上。

    此举却激怒狼群,一涌而上要将两名偷菜贼撕成肉片。

    两名偷菜贼固然有错,但罪不至死。

    “散开吧!”,李长青淡淡地道。

    狼群听到李长青的话,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咬在两名偷菜贼身上的獠牙。

    两名偷菜贼都能嗅到死亡的气息,放弃挣扎。

    李长青的话语如同一道天音,将他们从生死边缘给拉回来了。

    灰狼摇着尾巴走到李长青身旁,就像在为自己邀功。

    李长青抚摸着灰狼的脑门,灰狼则亲呢地蹭着李长青的手掌。

    两名偷菜贼比刚才在菜地里遇到狼群更加震撼,揉着眼睛怀疑自己出现幻觉。

    凶残冷血的野狼,怎么会跟家养的狗一样听话、摇尾讨欢?

    “干得不错!”,李长青望着灰狼微笑道。

    机会难得,两名偷菜贼从震惊中醒过来,相互使个眼色,尝试着站起来伺机逃跑,只要到水里他们就安全了。

    狼群立即炸毛呲着獠牙蠢蠢欲动,两名偷菜贼再次吓瘫在地上。

    “求求你,救救我们吧!”

    两名偷菜贼才反应过来,狼还是那群狼,只是人不同而已,跪在地上拼命地磕头求饶。

    “昨晚来偷菜的也是你们吧!”,李长青直接问道。

    “我们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两名偷菜贼扇着巴掌,苦苦哀求道。

    “如果你们能真心改过自然是好的,但有错就要受罚,先在这里静思己过,明天送你们去派出所。”

    李长青道。

    “是、是、是!”

    两名偷菜贼如蒙大赦,连忙答道。

    “灰狼,看好他们!”,李长青对灰狼道。

    “嗷~”

    天亮后,李长青读完书才给派出所打电话报警。

    岭下乡派出所接警后,了解到报案人是李家坳的李长青。

    派出所所长牛大明听说李长青跟县里甚至省里的领导都有来往,非常地重视。

    牛大明亲自带队立即出动,开车着警车直奔李家坳,在李建国的带领下来到小树林外。

    “李书记,怎么不走了?”,牛大明疑惑地问道。

    “前面的小树林没有青娃带路,我们可走不过去!”,李建国笑道。

    “小树林只有几百米,几步就走过去了,那还需要人带路?”

    牛大明不以为然地,带着两位干警径直走入树林。

    “咦,这里刚才走过吧,你看还有我留下的记号呢!”

    “所长,咱们好像迷路了……”

    “不要急,我给李建国打个电话!”

    牛大明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拿出手机道。

    “牛所长!”,李长青出现道。

    “李校长,您这树林真是奇怪,看着不大,却怎么也走不出去!”

    牛大明第一次有如此玄的经历,尴尬地道。

    “一点小把戏!”,李长青淡淡道。

    “李校长,您太谦虚了!就您这手段,说是活神仙也可以啊!”

    牛大明对李长青彻底服气,难怪年纪轻轻就能跟省里的领导搭上关系。

    “呵呵,跟我走吧!”

    李长青不争辩,微微一笑道。

    “好的,偷菜贼在哪里呢,我们一定严惩?”,牛大明讨好着道。

    “在菜地里!”,李长青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