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半仙
    青山绿水,鸟语花香。

    “李校长,您的住所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牛大明一路走来,对钟南山的风景赞不绝口。

    “牛所长想住在山上的话,可以随便挑一个地方。”

    李长青似笑非笑,打趣着牛大明道。

    “偶尔看下还行,如果一直待在山里,俺老牛可受不了!”

    牛大明想着一个人住在山里,脖子一缩讪讪地道。

    “李校长,咱们的年轻相仿,你却能忍受住山上的苦寒,难怪能成为大数学家!”

    一名干警以前听闻过李长青的事迹,看到李长青的居住环境后钦佩地道。

    “山水之乐,圣贤典籍,尽在其中,又怎么会苦呢?”,李长青莞尔道。

    “哈哈,咱们几个都是俗人,可达不到李校长的境界!”,牛大明笑道。

    闲聊间,李长青似风又似云,牛大明等觉得与李长青相处有一种自在的舒服。

    “前面就是菜地!”,李长青道。

    “好的,咱们快一点。有狼……,李校长退后!”

    转个弯到菜地里,牛大明见一群狼虎视眈眈地围着两个人,吓出一身冷汗,立即警惕地掏出手枪,伸出手将李长青护在后面。

    “牛所长,不要紧张!”,李长青道。

    “李校长,狼群非常危险,连老虎都不怕!菜地里有狼,说明你的小木屋也不安全,建议你搬到山下去住!”

    牛大明将手枪对准狼群,对李长青说道。

    狼群感受到牛大明带来的威胁,身子紧绷进入战斗状态。

    牛大明将子弹上膛,战斗似乎一触即发。

    “灰狼,你们回去吧!”

    李长青苦笑着,对灰狼说道。

    “嗷~”

    灰狼长啸一声,带着狼群上山。

    即将消失在灌木丛时,灰狼回头冷冷地望牛大明一眼。

    “李校长,它们是你养的狼狗?”

    牛大明当场愣住,与灰狼对视时忍不住一个机灵,清醒过来后怀疑地道。

    “所长,就是狼!”,

    李长青正打算顺着牛大明说的带过去,一名叶姓的干警非常肯定地道。

    “忘了,你小子是本来是学兽医的!”

    牛大明一拍脑门,心里疑问反而更多,转头又道:

    “要真是你说的,就更加奇怪了!李校长的一句话,狼群就主动撤离!”

    “李校长,难道你懂兽语?”,叶姓干警道。

    “不懂!”,李长青道。

    “哪狼群为什么会听你的话呢?”,叶姓干警疑惑地道。

    “也许是我曾经救过狼群的头狼吧!”

    李长青总不能告诉他们,狼群都是自己的学生,只好找个理由道。

    “难怪,以前有人救了一头狮子,三年后再次相见,狮子都能认出他来!”

    叶姓干警恍然大悟,点头说道。

    “我们两个就是偷菜贼,求求你们赶紧把我们带走关起来吧!”

    “嗯嗯,我们昨天偷的菜卖了一万多,已经很严重了!”

    两名偷菜贼面对着狼群一宿未睡,连闭下眼睛都怕有那头狼上来咬一口,持续高度紧张几近崩溃,见到警察就像见到了救星。

    “干了几十年的警察,第一次遇到求着把自己抓起来的贼!看来他们是被狼群给吓破胆了,小叶把他们铐起来带走吧!”,牛大明道。

    “嗯,你们两个站起来!”

    两名偷菜贼身上一股骚味,叶姓警察远远地催促道。

    牛大明将两名偷菜贼带走,追还了大部分赃款。

    李长青通过偷菜事件,觉得狼群确实是钟南山上的安全隐患。

    虽然灰狼比普通的狼更通人性,但毕竟是野兽,还是有伤人的可能性!

    李长青写几个‘此山有狼群,谨慎踏入!’的提示标牌,竖立在各个可能性的入口。

    而偷菜事件发酵后,钟南山有狼群帮李长青看守菜地的消息也不胫而走,越传越玄乎!

    有人说李长青懂兽语,能跟动物交流;有人说山上本来是没有狼的,都是李长青养的;甚至有人说李长青是半仙,所以能够驱使狼群。

    所以,李长青广为人知的头衔除国学大师外,又增加一个‘半仙’的称号。

    任山下浊浪涛涛,李长青依然高卧在钟南山,路漫漫,上下而求索!

    上钟南山的人,比以前都要稀少!

    自从李月虎上次出事后,东风茶场平静一段时间。

    这天一辆黑色路虎揽胜,直接冲进东风茶厂,然而一个紧急刹车稳稳地停住!

    车门打开后,车上走下三人。

    一名中年男子穿着中山装梳着大背头,打扮老派,两名青年男女则穿着时尚很多。

    “老姐,一座废弃的茶厂而已,你怎么会如此重视,把何叔都请来了?”

    脸型圆润的青年男子姓陈名钧毫,穿着嘻哈裤略微有些肥胖,看眼周围的环境满脸嫌弃地道。

    “这座山可不简单,而且可能有危险,让你待在家里,非要跟过来!”

    陈雅茹五官精致头发盘起,带副黑色墨镜、穿着紧身牛仔裤、白色衬衫,身材修长、皮肤白皙,看上去非常的靓丽。

    “都说何叔很厉害,好不容易等到何叔出马,肯定要看看好戏,我怎么会错过呢!”

    陈钧毫肥胖的脸上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对陈雅茹道。

    “钧毫,往往有热闹的地方可都隐藏着危险!”

    何叔长着一张正方形的脸,用长辈对晚辈的口吻,严肃地说道。

    “何叔,不是有你在嘛,会有什么危险?”

    陈钧毫根本没把何叔的话放在心上,毫不在意地道。

    “你们是干什么的?”

    秦大爷刚才山上挖野菜回来,见到三名不速之客厉声道。

    “我们是干嘛的?你能管得着吗?”

    陈钧毫皮笑肉不笑,不屑地说道。

    “我是茶厂的门卫,你看我能不能管得着!”

    秦大爷拔起一根插在菜地里的树干,举起来硬着脖子道。

    “呵呵,政府马上就要把这片茶厂承包给我们尚品集团,你就等着被解雇吧!”

    陈钧毫没有把秦大爷当成威胁,冷笑道。

    东风茶厂荒废十几年了,突然有人想承包,肯定是有目的性的!

    “陈钧毫,向大爷道歉!”,陈雅茹面若冰霜地道。

    “大爷,对不起!”

    陈钧毫见陈雅茹生气,心不甘情不情地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