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苍鹰与公鸡
    “啾~”

    声音清脆而悠扬,李长青抬头见一只苍鹰张开黑色羽翼在空中来回盘旋,白色鸟头目露寒光紧紧地盯着山坳里的鸡。

    “老鹰……”,李长青小时候在钟南山见过,后来几乎绝迹,居然重新出现。

    山坡上的鸡听着一惊,如临大敌,体型瘦小的母鸡们飞快地扑腾着躲进鸡舍里。

    长着金色羽毛顶着深红色鸡冠的大公鸡却单脚站立,展开翅膀昂首挺胸斗志十足,向苍鹰发出“咯咯……”的叫声。

    李长青极目望去,苍鹰的体型约莫三四十厘米长,应该尚未成年,与大公鸡的体型相仿。

    苍鹰乃空中霸主,李长青养的大公鸡吃着用灵水浇灌的蔬菜长大,比普通大公鸡壮硕很多,亦是公鸡中的战斗鸡,两者的胜负尚不好说。

    “咯咯……”

    金色大公鸡见苍鹰迟迟不肯下来应战,一声叫得比一声响,洋洋得意。

    “啾~”

    苍鹰作为空中霸主,何曾受过此等挑衅,一声长鸣张开如钢铁般的黑色利爪飞扑而下。

    金色大公鸡感受到强烈的威胁,颈部的羽毛炸起,等苍鹰落地时扑腾翅膀恰好躲开,长长的尖嘴狠狠地啄在苍鹰的背部。

    一击落空,苍鹰尝试再次起飞,金色大公鸡却用翅膀将苍鹰盖住,如小鸡啄米般亲吻着苍鹰的羽翼,苍鹰不甘示弱转过身跟金色大公鸡厮打在一起,金黄色的鸡毛、苍鹰的黑色羽翼落满一地,可毕竟天空才是苍鹰的主场,在地上与金色大公鸡贴身肉搏并不占便宜。

    金色大公鸡愈战愈勇,用双爪将苍鹰按在地上一顿暴啄,苍鹰只能勉强用翅膀招架,偶尔回击一两次。

    目前野生苍鹰稀少,而且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李长青好不容易遇见一只,不忍心它惨死在金色大公鸡的手里,出面将金色大公鸡赶走。

    苍鹰翅膀上的羽毛几乎都被金色大公鸡给啄下来,露出白花花的肉,上面血迹斑斑,两只腿也受了伤,在地上挣扎着却站不起来。

    李长青蹲下身子,抚摸苍鹰的背部,苍鹰惊惶不安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

    金色大公鸡站山坡上慵懒地伸展鸡腿,如得胜将军般宣示自己的主权。

    李长青向金色大公鸡招手,大公鸡屁颠屁颠地跑过来。

    “做得不错!”,李长青在盛水的容器里到些灵水,作为大公鸡保护鸡群的酬劳。

    “咯咯……”,大公鸡欢快地叫着,张开翅膀独自享用,其它母鸡摄于大公鸡的权威都不敢过去。

    李长青提着苍鹰的翅膀下山,用清水将苍鹰的伤口清洗干净,敷上草药包扎好,然后提着篮子再次回到鸡舍,带着木槽里的十几个鸡蛋回到山下的家里。

    “青娃,你这是在哪捡的鹅蛋?”,刘翠娥见到李长青篮子里鸡蛋后问道。

    “山上有十几只鸡开始下蛋了,这是鸡蛋!”,李长青道。

    “这么大的鸡蛋,还真是少见!”,刘翠娥啧啧称奇。

    “既然开始下蛋的话,以后应该每天都会有,这只是第一批呢,晚上把二叔、红豆、长亮都喊过来尝尝鲜!”,李长青道。

    “好呢!”,刘翠娥欣然道。

    傍晚,餐桌上。

    “韭菜炒鸡蛋、荷包蛋、蒸蛋、紫菜蛋花汤,青哥,怎么全都是蛋呀?”,李红豆问道。

    “呵呵,全蛋宴!”,李长青笑笑道。

    “看这蛋的颜色跟黄金一样,而且闻起来就很香,肯定不错!”,李大江嗅着香气道。

    “哎哟,咬到舌头了,这鸡蛋实在太好吃了!”,李长亮嘴馋,第一个动筷子,惊讶道。

    “看你,吃一口差点连自己的舌头都吞进去,有这么夸张吗?”,李红豆说着将信将疑地夹起一块金黄色的蛋皮道,旋即不自主地吞咽口水,脸色大变,接连吃了几口才停下来,说道:“真心不错,大娘手艺进步很快嘛,比之前做过的都要好吃!”

    “你大娘的手艺还是那样,关键是这蛋好!”,刘翠娥道。

    “这蛋哪来的?”,李大江问道。

    “青娃山上养的鸡下的!”,李大海道。

    “吃完感觉身上有点发热!”,李长亮擦拭着额头的汗珠道。

    “我也是!”,李红豆道、

    “山上的鸡都是吃韭菜长大的,可能比较补吧,也不能吃太多!”,李长青道。

    “青哥,你真是神农,韭菜、蔬菜也就算了,就连养的鸡下出来的蛋都不寻常!我要是天天吃,身体素质很定可以大幅提升,下学期开学就改到体专班去!”,李长亮满脸钦佩道。

    “这主意不错,反正你学习不行,练体育说不定还真有条出路!”,李大江认真思考后道。

    “行,改天给你做个药膳食谱!”

    李大江对李长青一直很好,他只有李长亮这么一个孩子,李长青自然不会舍不得。

    “谢谢青哥,以后争取给咱们老李家拿几块奥运金牌回来!”,李长亮感激道。

    “哦,对了,青娃,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一下!你还记得当初我跟你说过的,我的木匠手艺是当年跟一个下放到咱们村的物理老师学的?”

    李大江前段时间收到一份从津港寄来的信,但没机会跟李长青说。

    “嗯嗯,怎么了?”,李长青问道。

    “我的老师平反后回到城里在大学教书,最近身体不太好病得很重,想回到当初下乡的地方看看,到时候你给瞧瞧,看看还能不能治好!”

    李长江对当初传授自己手艺、物理知识的老师非常感激,几十年年没见略微激动地道。

    “没问题,我这木匠手艺是跟你学的,你的老师是我的师公呢!”,李长青应答道。

    “感谢的话,二叔就不说了!”,李大江道,一切尽在不言中。

    “都是一家人嘛!”,李长青道。

    饭后,一家人在一起聊聊天。

    月上柳梢头时,李长青踏着月光回到钟南山。

    天亮后,李长青再次来到李家坳小学读书。

    “永健、和平啊,你们两个年轻,精神容易集中,这次一定要盯紧,能不能求到李大师的墨宝就看你们了!”

    赵桂中挤在人群中,向杨永健、秦和平嘱咐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