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所染》
    太阳光、家用电器等,都会发出不同强度的辐射。

    甚至人类生存的地球本身就是一个大磁场,它的表面热辐射和雷电都可以产生电磁辐射。

    李长青精研风水,对‘气’有自己的理解。

    与电磁场类似,任何物质的存在都有气场存在伴生,不同气场的性质千差万别。

    简单的最本质的分法就是阴阳二气。

    正常情况下,气场间相互作用影响,达到平衡状态。

    出现某些情况,也会形成单一属性的气场。

    如金珠药业在南石镇七里村新厂房的综合楼,楼中心的阴煞穴就是阴属性的气场。

    而在物理学中,一般认为电磁场跟水、阳光、空气相同,是客观存在的物质,没有正负之分。

    那么在一定条件下,电磁场是否能产生单一属性的正负电磁场呢?

    李长青带着这个疑问,在丁字一号实验室最底层模拟各种环境,尝试分离出单一属性的电磁场。

    可惜电磁场的稳定性比气场强很多,上千种方法都以失败告终。

    李长青心态修养极好,半点都不着急。

    清晨。

    旭日初升。

    山外青山,染上红晕。

    清风徐来。

    鸟儿在林间嬉闹,虫子在枯叶上攀爬。

    李长青抱着一卷书,站在山岗上,沐浴晨光,读着墨家的《所染》。

    “子墨子言见染丝者而叹曰: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所入者变,其色亦变;五入必而已则为五色矣。故染不可不慎也!非独染丝然也,国亦有染。舜染于许由、伯阳……”。

    墨子通过引用染丝者的工作过程的分析,从而引申出一个人在不同的环境下会受到不同的影响的问题。

    一个人所交的朋友都爱好仁义,都淳朴谨慎,慑于法纪,那么他的家道就日益兴盛,身体日益平安,名声日益光耀,居官治政也合于正道了,并且举出一系列列子来证明这个观点,让人们更容易深刻的理解这个问题的本质,如段干木、禽子、傅说等人即属此类。

    一个人所交的朋友若都不安分守己,结党营私,那么他的家道就日益衰落,身体日益危险,名声日益降低,居官治政也不得其道,如子西、易牙、竖刀等人即属此类。

    阐述墨家人性论的核心观点:人性如丝,必则所染。

    在墨子眼中,人性无先天善恶之分。

    每一个人生下来的时候都是待染的白丝,素色是人的底色。

    受到不同的影响,才会产生不同的结果。

    儒家的观点则认为人之初性本善,李长青读完《所染》后,觉得无论儒家的人性本善,或者墨家的人性如丝,都不太正确。

    但两者都在强调环境对人的影响,可以值得肯定推广的。

    晨读结束,李长青到菜地里锄草收割韭菜。

    山下,李大江家里。

    “大江,你们都很早嘛!”

    周老先生清早醒来,发现李大江、李红豆、李长亮都已经梳洗完毕。

    “老师,您可能不清楚。每天来李家坳听青娃读书的人实在太多,一旦去晚了,连站的位置都没有。”,李大江道。

    “读书?读什么书?”,周老先生问道。

    “说不准,要不今天跟我们一起去?”,李大江道。

    “行呀,正好见识一下!”,周老先生乐呵呵地道。

    李大江领着周老先到李家坳小学,占据一个视眼非常不错的位置。

    “老师,您看人挤人!”,李大江比划下道。

    “呵呵,看来李长青先生在你们谷阳县人气很旺呀!”,周老先生笑道。

    听众们闲聊的时候,李长青背着韭菜到李家坳。

    “凡君之所以安者何也?以其行理也。行理性于染当。故善为君者,劳于论人而佚于治官。不能为君者,伤形费神,愁心劳意;然国逾危,身逾辱。此六君者,非不重其国……”。

    李长青将儒墨两家有关环境对人影响的理论,与自己的观点结合。

    旁征博引,融入在书声里。

    听众们跟着读完后,深刻认识到环境对人的影响。

    谷阳县经济水平比较落后,每年都有很多人去南方打工。

    柳青壮志昂扬地跟着朋友们踏上南下的列车,打算自主创业,但身边的朋友都不敢冒险,大部分选择进入较为稳妥的厂里工作。在朋友们的影响下,柳青丧失自己最初的想法,跟很多人一样在厂里微薄的固定工资,做着机械性的重复工作,没有任何激情、意外,正好有事回家一趟,跟着来朋友来李家坳凑热闹,听完李长青的读书声后,握紧双拳,重新拾起被周围环境泯灭的初心,跳出桎梏去追寻自己的理想!

    舒伶俐家在岭下乡,有一个儿子今年小学毕业,经常有小伙伴到家里来喊儿子出去玩,平时在一起不是打架闹事就是逃课上网,按照谷阳县的升学制度,等到岭下乡中学后,儿子应该还跟他的几个小伙伴在一个班,领悟李长青书声中的道理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果放任下去,儿子可能会跟小学一样,继续跟着他的小伙们打架闹事、逃课上网,最后免不了被学校开除甚至进少管所的命运,所以舒伶俐决定咬咬牙将儿子送到谷阳县私人学校,与以前的小伙伴们分隔开。

    周老先生第一次到听李长青的读书声,沉浸在其中,回想起许多以前的事,慢慢地睁开眼,惊叹中带着释然对李大江道:“李长青先生的读书声真是厉害,连几十年前的记忆都给我挖掘出来了!大江,你知道为什么老师一直想来李家坳吗?”

    李大江茫然地望着周老先生,疑惑得摇摇头。

    “因为在那段最阴暗的日子里,当我信仰崩塌躲在阴暗里不在相信光明的时候,是你们的善良、天真感染了我,陪我度过那段艰难的时光,在那之后,每当遇到人生歧途的时候,都会对我有指导作用。”

    周老先生的目光仿佛陷入时光的长河,缓缓地说道。

    “您传授我的思想观念,对我来说也是受益终生呢!”,李大江感激道。

    每位听众或多或少都有收获,李长青悄然回到钟南山,思考着如何治疗周老先生的病。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