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神农本草经注》
    周老先生五脏衰竭,引发很多并发症。

    各器官间相互影响,单一针对某个器官效果甚微,必须同时治疗。

    且周老先生的五脏六腑机能受损严重,普通补气的药方很难有作用。

    想要在短时间内治好周老先的病,就必须用到灵草。

    在钟南山上的灵草中,韭菜补肾气、月华草补肺气、烈阳草补脾气、血鸡草补心气、益母草补肝气。

    但李长青获得的《神农本草经》中只有药材的种植细节、功效、属性等,没有具体药方。

    如果没有药方,李长青必须自己根据药材的属性将几种药材融合在一起,来配制补益五脏六腑的药剂。

    且中药讲究君臣佐使,除五味主药外需添加些药材辅助,难度非常大。

    一时间,李长青亦很难有眉目,自然地掏出厚厚的《难经》仔细翻阅。

    将《难经》中的细节理解透彻,然后进入诸子百家游戏。

    回春堂前,琉璃匾额下。

    “好孩子,你来啦!”

    扁鹊鹤发童颜,望着李长青慈祥地笑道。

    “有点晚,好在勉强掌握《难经》,请您指教。”

    李长青略带歉意,恭敬地回答道。

    “脉有损、至,何谓也?”,扁鹊抚摸着胡须问道。

    “至之脉,一呼再至曰平,三至曰离经,四至曰夺精,五至曰死,六至曰命绝。此至之脉也。何谓损?一呼一至曰离经,再呼一至曰夺精,三呼一至曰死,四呼一至曰命绝。此损之脉也。至脉从下上,损脉从上下也。”

    李长青智珠在握,稳稳回答道。

    两人一问一答,李长青对《难经》的每个细节都有深刻的理解。

    “不错、不错,你的医术在技巧上已经炉火纯青。”

    扁鹊频频点头,露出满意的笑容。

    “老师,在《汤头歌》里记载着很多普通的药方,可有关于灵草的药方?”

    李长青惦记着周老先生的病,思忖着问道。

    “你应该读过《神农本草经》,其实有一本《神农本草校注》与之相配,专门讲解《神农百草经》中灵草的利用,今日且送与你吧!”

    扁鹊呵呵一笑,从袖子里拿出一本书。

    “谢谢老师!”,李长青谢道。

    “等你种植出《神农本草经》里的草药,就可以练习《神农本草校注》中的内容。”

    扁鹊满眼期许地对李长青说着,就像在看一颗幼苗茁壮成长。

    “好的!”,李长青应答道。

    辞别扁鹊,回到现实中。

    李长青在草棚下读着新得的《神农本草校注》,里面有一味‘五元益气汤’。

    将补益五脏的五种灵草,与三十五种普通药草有机结合在一起,温补五脏有奇效。

    对于旁人而言,熬制‘五元益气汤’可能缺少五种补益五脏的灵草。

    李长青将卖菜、卖灵草的钱都兑换成金币,购买了大量的灵草种子,灵药不缺,反而三十五种辅药中缺少几种。

    诸如红大戟、隔山消、白茅根等几味普通药店有卖,可新鲜的厚朴花、死亡时间在半个月内的马陆、高山上的合欢花就必须自己上山,而钟南山面积广阔花草树木众多,且未经开发保护得很好,堪称一座天然的药库。

    李长青将药锄放在药楼里,背上药篓准备上山采药。

    “青娃……”

    李大江在树林外呼喊李长青,周舒桐在一旁好奇地打量着小树林。

    “二叔。”,李长青出现在小树林外。

    “舒桐说有事跟你商量,所以带她来找你。”

    “嗯。”

    “大江叔,您有事就先去忙吧,等下我自己回去。”,周舒桐对李大江道。

    “好咧,你们慢慢聊。”,李大江道。

    “刚才爷爷回去就一直对你的读书声念念不忘,说什么读书如有神,是不是真的?”

    等李大江离开后,周舒桐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读书比较用心而已!”,李长青呵呵一笑道。

    “你太谦虚了,我爷爷很少夸人的。对啦,你说三天后配制一副药治我爷爷的病,现在怎么样呢?”

    周舒桐明显不信,笑嘻嘻地说道。

    “缺几味辅药,正打算上山呢,但有件事得说清楚,我的药很贵!”

    李长青拉扯下背上的药篓,平静地对周舒桐道。

    “很贵有多贵?”

    “一药百万!”

    “的确很贵,不过只要能治好我爷爷的病,再贵都值!”

    周舒桐听着略有有些意外,但顷刻就释然。

    “嗯,我上山采药,你回去吧!”

    “采药吗?我跟你一起去!”

    “山上有豺狼虎豹,危险得很。”,李长青道。

    “别唬我了,我早就听大江叔说了,山上的狼都听你的话!有你在,有什么好怕的!”

    周舒桐摆出副了如指掌的样子,无所畏惧地说道。

    李长青只好任由周舒桐跟着,循着一条小路上山。

    钟南山的第一峰,相对其他几座山多几分人气。

    第一峰跟第二峰间有座布满石头的峡谷,在两壁上倒挂着杂草灌木,中间有一条小溪流过。

    “哗哗啦啦……”

    清澈的山泉撒欢前向,时不时有些水花溅在石头上。

    光滑的石面上长满青苔,石头拱在一起形成的夹角阴暗潮湿。

    “风景很美,可采药不应该上山的吗?”,周舒桐疑惑地问道。

    “药可不止长在山上。”

    李长青折下两根树枝,搬开脚下的一块石头。

    “啊,这是什么东西,好恐怖!”

    周舒桐看到三四条密密麻麻长着长满腿的虫子,吓得花容失色,躲到李长青身后。

    “马陆俗称千脚虫,身体有很多节,头部有触角,有轻微的毒性,可以入药。”

    李长青用树枝夹起马陆装到塑料袋里,面部没有任何异样,平静地说道。

    “好吧!”,周舒桐勉强接受,但还是不敢正视马陆的样子。

    马陆在山上很常见,但新鲜的厚朴花、高山上的合欢花就只能凭运气在钟南山上搜寻。

    第二峰、第三峰,李长青都比较熟悉,直接根据厚朴花、合欢花的习性搜寻可能的地方,没有任何收获。

    一阵山风吹来,夕阳西下,金色的余晖洒在苍郁山林间。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