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溶洞
    李长青背着药篓挽着篮子,轻松惬意地穿梭在林间。

    一路上草木丰茂山水重重,风景就像一幅意境悠远的山水画。

    跨过第七峰与第八峰中间的沟涧,沿着山坡往上,高大粗壮的树木亭亭如盖,遮天蔽日,一条条婴儿手臂粗大的藤蔓缠绕在其上。

    相较前几座山峰,泥土松软潮湿且长满青苔,有各种各样的蘑菇隐藏在青苔里。

    往常,李长青肯定会采些蘑菇回家,做一碗菌菇汤。

    但今日上山寻药,时间非常紧迫,李长青直接忽略继续前行。

    李长青来到记忆中的位置,只有几只鸟儿在高高的树枝上好奇地打量着李长青,不见猴群的身影。

    “上次跟猴群相遇的位置应该就在这里,难道说它们换到其它的地方去了?”

    李长青对自己的记忆很自信,仔细确认四周的环境后道。

    “咔嚓!”

    一根小树枝断裂,从空中掉下来。

    李长青抬头在绿色的叶子中看见一只毛绒绒的淡黄色尾巴,微微一笑,揭开篮子上的棉布,韭菜鸡蛋饼的香味在林子传开。

    “唰唰……”

    瞬间,数十只猴子从树冠上冒出来,白毛猴子站在中间。

    猴群手舞足蹈,热切地瞧着李长青手里的篮子,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甚至有个别比较滑稽的猴子直勾勾地盯着篮子,不停地吞口水。

    虽然猴群跟李长青有一次接触,但出于动物的天性仍然比较警惕。

    李长青从篮子里拿一块韭菜鸡蛋饼抛到空中,白毛猴子抓住一根藤蔓荡飞跃而起,在半空中一把抓住韭菜鸡蛋饼,直接塞到嘴里。

    吃完后,白毛猴子伸出猩红的舌头将牙齿、手掌舔舐干净,目光火辣辣地直视李长青篮子里的韭菜鸡蛋饼,后面的猴群隐隐有扑上来的趋势。

    李长青将篮子里的韭菜鸡蛋饼如天女散花般抛洒出去,猴群们抢作一团,除白毛猴子有绝对的权威外,其它的普通猴子纯靠体力强弱,一些年老、幼小的猴子就只能在捡些漏掉的渣渣。

    猴群们展现出强者为尊的社会规律,跟未经教化的狼群前一样自然而原始。

    但狼群每天晚上都在山坡上听李长青读书,社会结构相比于以前少几分野性。

    路漫漫其修远兮,李长青教化狼群旨在探索‘有教无类’的思想。

    而上次,李长青给猴群读一段《礼记》中的礼尚往来,就获得白猴赠酒,说明猴群同样可以接受教化。

    望着猴群抢食的场面有如不懂人事的顽童,李长青开口读着:

    “孟子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读书声渲染着浩然正气,将书声中道理灌输到猴群中。

    普通的猴子灵智有限,即便李长青的读书声有浩然正气加成,也很难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听到李长青的读书声后,动作迟钝两眼迷茫。

    白毛猴子手里拿着韭菜鸡蛋饼陷入思考,漆黑的眼珠明亮闪烁。

    李长青的读书声仍在继续,白毛猴子听着听着若有所悟,低头打量自己手里的两张韭菜鸡蛋饼,扔一张给一只坐在树下喘息的老猴子,扔一张给在外围捡韭菜鸡蛋饼碎屑的小猴子,接着对猴群一顿咆哮。

    猴群不似刚才那般混乱,老弱、幼小的猴子都可以分到些韭菜鸡蛋饼。

    “真聪明,孺子可教也!”

    白毛猴子的灵性完全不亚于灰狼,李长青满意点点头。

    一篮子韭菜鸡蛋饼对几十只猴子而言根本不够,有几只猴子抱着篮子狂舔。

    白毛猴子靠近李长青,拉扯下李长青的衣服,往前走几步,然后回头看李长青一眼。

    李长青会意,跟在白毛猴子身后,先下到山谷,然后沿着一条小溪流往上。

    到半山腰,有一片开阔的山林,长着很多果树,树木上黄色、红色的树叶飘落在水里,顺着流水往下。

    溪流的终点密布着藤蔓,白毛猴子拨开藤蔓钻进去。

    “咦,居然有个洞!”

    洞口隐蔽得极好,李长青离洞口不到三米都没有发现。

    白毛猴子在洞口朝李长青焦急地叫唤着,李长青仔细观察下洞口,大约相当于普通成年女性的身高,对猴子而言可以正常通行,李长青则需要弯腰,脚下的水位刚好到小腿肚。

    从洞口继续前行一百多米,阔然开朗,有一个天然的钟乳洞,钟乳石呈现出各种各样的形状。

    钟乳洞中间有一个方圆十几米的小湖泊,湖泊周围有正常的路。

    李长青在李家坳生活二十多年,从没听说钟南山有这么一处地方,惊讶万分。

    山洞的入口隐蔽得太好,如果没有白毛猴子领路,李长青也许永远不会发现这么一处地方,不得不得叹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白毛猴子继续招呼李长青往前走,小湖泊里面的路逐渐变窄,两旁有些坑坑洼洼。

    “吱吱……”

    白毛猴子指着一个坑洼,朝李长青叫着。

    李长青顺着白毛猴子指的方向望去,有一汪红色的水,散发出醉人的浓烈酒香。

    “猴儿酒!”,李长青单从酒的香气中就能闻出其中的甜味。

    基本上两三米就有一个坑洼,坑洼里有各种颜色的猴儿酒,每种猴儿酒的香味都有些差异,但无疑都是酒中极品。

    溶洞里的气温、湿度都非常适宜,很适合保存猴儿酒,李长青只用随身携带的水壶装一壶猴儿酒。

    白猴子拉扯李长青的衣服,继续沿着溶洞往前。

    一千多米后,有一道刺眼的亮光。

    “前面有出口!”,李长青很好奇,究竟会通向什么地方。

    亮光看似近,实则有段路程。

    李长青跟在白毛猴子身后,迈出洞口。

    入眼的是一处峡谷,峡谷两边是高高的峭壁。

    狭长的峡谷里长满花花草草,李长青的内心却如同翻江倒海。

    所有的花花草草竟然都是草药!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