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药谷
    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

    李长青对各种中草药都很熟悉,惊讶于峡谷草药繁多,粗略地扫一眼草药的分布,发现个奇怪的现象。

    长着伞状叶子的紫色当归、布满红棕色皱纹的甘草、盛开着红色倒卵形花瓣的芍药等根茎类草药在一个区域,棕黄色穗状花序顶生的鱼腥草、叶片小厚枝条粗壮的暗绿色广藿香、主根直长叶子呈椭圆形的车前草等全草类在一个区域,单叶对生长柄上长着挂着小百花的野巴子、叶子呈现锯齿状的绿色毛冬青、枝丫上结着红色小果子的九里香等叶类在一个区域。

    李长青踩着草药中间的空隙继续往前,皮类、花类、果实类等同种类草药也生长在同一片区域。

    可草药中有人参、黄精、何首乌等名贵中草药,但没有任何一种《神农百草经》上的灵草,看来《神农百草经》里的灵草都属于绝迹的存在。

    咋一看整个峡谷杂乱无章,但实际上却井井有条,不像荒野峡谷里长出来的草药,反而像精心打理的药园,可究竟是谁?

    李长青心里疑问重重,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暂时先不理会。

    此行上山的目的厚朴花、合欢花都属于花类草药,李长青在花类草药的区域搜寻一番后,果然轻松采集到淡黄色厚朴花、深红色的合欢花,,集全配置‘五元益气汤’的所有药材。

    李长青将整个峡谷转悠一圈,隐隐约约有五行阵法的痕迹。

    非常的淡,甚至可以可略。

    在李长青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峡谷的滑坡堆积成的小土丘引起李长青的注意。

    土丘上露出一块半米长的青色石砖,李长青清理掉石砖上的土,石砖的全貌暴露出来。

    “石碑?”,李长青颇为意外。

    石碑上刻着字,但已经风化看不清楚。

    “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

    李长青极力辨认,依然只能看懂第一句。

    石碑上刻着《道德经》!

    在隐蔽的峡谷里长满中草药,且有一块刻着《道德经》的石碑。

    李长青颇为费解,似乎有什么隐藏在迷雾里。

    “宿主符合道家职业的开启条件,正在开启中……”

    诸子百家的系统提示音响起,李长青出现在一座檐牙高啄的紫金宫殿前。

    蓝色的匾额上写着‘上清宫’三个字,朱红色的大门打开,一位穿着白色道袍的童子用托盘端着一本书毕恭毕敬的走出来。

    童子见到李长青微微颔首,奉上托盘中的书。

    “《太上感应篇》!”,李长青看到书名。

    童子对李长青粲然一笑,如春天的百花开放,但不说话,默默回到上清宫。

    每个npc都很有个性,李长青到不觉得奇怪,带着《太上感应篇》回到峡谷。

    白毛猴子在入口等得很焦急,见到李长青的身影后兴奋得手舞足蹈。

    李长青跟白毛猴子分别,回到小木屋。

    在熬制‘五元益气汤’前,需要将五种灵草、三十五种普通草药都处理好。

    李长青忙活到日落时分,忙活到日落时分才做完准备工作。

    按照《神农本草校注》里的程序,往专门熬制草药的紫砂罐里加入草药,掌握好火候、时间、分量,在失败两次后终于成功熬制‘五元益气汤’。

    夜空月光皎洁,繁星点点。

    李长青将‘五元益气’汤装好,提着下山。

    “咳咳……”

    李大江的家里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周老躺在床上面若死灰,神志昏迷。

    “关叔,我爷爷的身体怎么样?”

    周舒桐轻拍装着周老先生的胸口,转头关切地向关峰问道。

    “哎,身体各器官的机能衰弱,恐怕没有多少时间,最好今晚赶回去,让周老落叶归根!”

    关峰已经尽力,无奈地叹口气道。

    “李长青先生说三天内有可能配出药剂,能改善爷爷的病情,现在已经过去两天,要不要再等等?”

    周舒桐对李长青抱有很大希望,内心非常矛盾。

    “舒桐呀,类似于周老的病症,普通人一般由各种外因引起的,相信李先生肯定可以治好,可周老的情况不一样,年轻的时候受的苦,导致身体虚弱器官提前老化,各种机能下降才会呈现出现在的病症,生老病死是一种自然规律,非人力所能为啊!”

    关峰负责周老的病情有段时间,一直在用各种药物压制周老病情的爆发,但终于压不住了,只能束手无策。

    “嗯,我给家里打电话,安排下!”

    周舒桐理解关峰所说的意思,拿出手机按拨号键。

    “青娃来啦!”,李大江高声喊着。

    “李先生!”,周舒桐立即挂断。

    “之前都是用药物在维持?”

    李长青瞧周老的脸色就像一张白纸,跟早上的状态判若两人,相差甚大。

    “嗯……”

    关峰尴尬地点头,这种药物维持患者的精神状态,其实在以消耗患者生命潜力作为代价。

    “李先生,你已经配制好药了吗?”

    周舒桐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急切地问道。

    “嗯!”,李长青点点头。

    “爷爷有救了!”,周舒桐喜出望外道。

    “病情比我意料中的更加严重,先去拿个碗来吧!”

    李长青没想到周老之前的状态是关峰用药物在维持,对于‘五元益气汤’的功效心里没底。

    “我去!”,李大江立即到厨房拿来个瓷碗。

    “给周老喂下吧!”,李长青将药倒在瓷碗里,房间里药香四溢。

    “好的!”,周舒桐用勺子细心地给周老喂药。

    “把剩下的也都喂下去!”

    李长青本来准备了两次的剂量,重病需要下猛药,以周老目前的状况只能冒险一试。

    喂完后,众人都在期待周老能醒转过来,可周老却没有半点反应。

    “李先生,怎么回事呢,好像没有效果!”,周舒桐担心地问道。

    “哪有那么快,等明天早上再看看情况吧!”,李长青道。

    等李长青离开后,关峰将周舒桐拉到一边。

    “情况不容乐观,最好是做两手准备,明天早上周老没有起色的话,不能再拖,立即送回去!”

    关峰不相信一副草药就能将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从生死边缘拉回来,对周舒桐叮嘱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