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太上感应篇》
    李长青回到钟南山小木屋,点燃篝火,捧着《太上感应篇》坐在草棚下。

    “太上曰: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算减则贫耗,多逢忧患,人皆恶之,刑祸随之,吉庆避之,恶星灾之,算尽则死……”。

    《太上感应篇》作为一部道家经典,谈长生求仙,然绝口不提修炼、服食、导引、符箓,阐扬入世行善以求长生乃至成仙的理论,提倡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树立善念信心,对当今创和谐社会的实践与完成有积极明确的指导作用。

    李长青兼学儒墨,以自己的观点来《太上感应篇》。

    小木屋外,月光照射在地上,好像铺了一层霜雪。

    萧森的树荫里,鸟雀的聒噪声逐渐消停下来,它们慢慢适应皎月的刺眼惊扰,先后沦陷在梦乡里。

    深夜,万籁俱寂。

    冷月悄无声息地湿润了小树林里的桂花,金黄色的碎花在绿叶的簇拥下,披着薄薄的银沙,,有如一位明媚俏皮的女子乘着冷风带着醉人的花香袭来。

    李长青嗅着花香,握着《太上感应篇》仰望山外的明月。

    月光如水倾泻在李长青的内心,如碧海青天般清澈,不染丝毫尘埃。

    身影矗立在月光里,却似乎比月光更加皎洁。

    天刚蒙蒙亮,公鸡尚未打鸣。

    李长青已经干完地理的活,在草棚下熬制‘五元益气汤’。

    有昨天的经验,李长青一次性就熬制成功,带着‘五元益气汤’下山。

    山下,李大江家里。

    周舒桐一夜未合眼,守护着周老。

    “咳咳……,舒桐。”

    周老梦见自己在一条发光的隧道里走了很久,回忆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当他正要穿过白色光圈的时候,出现一股暖流拉着他往回走,直到清醒。

    “爷爷,你醒啦!”

    周舒桐含着泪,紧握着周老的手。

    “周老,让我给你检查一下!”

    人在死前有回光返照的现象,关峰立即带上听诊器。

    “咚咚咚……”

    周老的心跳依然很衰弱,但相较于昨天,却强上一些,而且腹腔的声音清晰不少,说明周老的心肺功能正在复苏!

    “孩子,别哭,爷爷好着呢!”

    周老费力地抬起手,擦掉周舒桐眼角的泪水。

    “关叔!”,周舒桐仍然不放心。

    “奇怪,心肺功能比之前改善很多,难道说李先生的药方真的有效?可就算有效,中药不是见效比较慢吗?”

    关峰仿佛没有听到周舒桐的话,自己百思不得其解地嘀咕道。

    “周老!”,李长青提着药来到李大江家里周老的房间。

    “李先生,很谢谢你,否则我现在有可能身体的温度都凉了!”

    周老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很清楚,听到关峰的话后明白昨天发生的事情。

    “不客气,你五脏受损,五元益气汤虽然续了一口命,但想要治好你的病,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得慢慢调理。”

    五元益气汤的药效已经超出李长青的预期,没奢望能够立竿见影。

    “我的身体一直都不好,能活到现在都靠药物维持着,本来就没多少天活头,连仁和堂的孙明仁都没有办法,说是人力不可为,你把我从阎王手里拉回来,完全称得上神医妙手!”

    周老将生死看得很淡,却高度赞扬李长青的医术。

    “李先生,冒昧的地问下,你这草药哪里来的?”

    关峰震惊于五元益气汤的药效,好奇地问道。

    “就在山上采的!”,李长青很随意地回答道。

    “今天算是见识了,一副在山上采的草药,却治好众多名医束手无策的病,佩服、佩服!”

    关峰自谓不如,而且如此年轻,由衷地对李长青说道。

    “恰好而已,这是今天的药,周老注意休息,我先去李家坳小学!”

    如果李长青没有得到《神农本草经校注》,要在三天内自己配制一副补五脏的药,几乎不可能。

    “李先生,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周舒桐的脸色雨过天晴,双眸凝望着李长青说道。

    “不用谢来谢去的!”,李长青笑笑道。

    “好的,您去忙吧,我再陪陪爷爷!”

    周舒桐感觉李长青的笑容就像冬天里的阳光很温暖,欢乐地点点头。

    等李长青离开后,周老也忍不住感叹:“要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世上竟然有这般天才的人物!”

    而在李家坳小学,李长青第一次在公众面前读《太上感应篇》。

    《太上感应篇》中竭力主张去除的一百七十个恶行,涉及世人生活中的各个层面,有关个人品行、家庭、经济、政治和对自然界的态度等,林林总总,面面俱到。

    李长青结合儒墨阐述新时代《太上感应篇》的新理解,听众们好像经历一场心灵的洗礼。

    在听众们的心里种下一颗善的种子,等待生根发芽,然后长成一颗参天大树。

    时光就像在沙漠里抓起一把沙,当你抓起来的时候就已经从指缝间漏过去了。

    李长青每天给周老熬好药,到李家坳读《太上感应篇》。

    一个星期后,周老的身体比以前强健很多,能够自己下床走路。

    “在床上憋了七天,终于可以重新听到李先生的读书声,教人不履邪径不欺暗室、行善积德救人之危,倘若李先生的观点理念可以得到推广的话,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应该会和谐很多吧!”

    周老在周舒桐的搀扶下杵着拐杖,赞叹着道。

    “呵呵,李先生的书声融合儒家、墨家、道家自成一体,如果非要说个流派的话,可能就是杂家了!”

    关峰在李家坳住一个星期后,内心发生很大改变,活得更轻松、更快乐。

    “杂家在诸子百家里属于末流,看来时隔几千年,可能要在李先生手里中兴,真恨不得再年轻个几十岁,投入李先生的门下,跟着李先生学习!”

    周老在物理领域颇有建树,对国家科研做出过贡献。

    但关峰听着周老对李长青的赞美之词觉得一点都不为过,甚至本就应该如此!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