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太上黄庭内景玉经》
    平凡的乡镇,寻常的信封。

    隐藏着电磁场领域颠覆性的内容,踏上前往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的旅程。

    李长青混在夜色里,回到钟南山躺在床上安然入睡。

    住在山上,第一抹阳光来得早。

    绿油油的青草在山坡上招展,白色的小野花沐浴着阳光微笑,野兔敏捷地在林间飞奔,鸟雀在枝丫上唱着歌。

    李长青合上手中的《太上感应篇》,心如明镜。

    诸子百家,上清宫前。

    童子端着白玉托盘,含笑望着李长青。

    “怎么检测呢?”,每一种职业的考核的方式都不相同,李长青问道。

    “……”,童子摇摇头不说话。

    “你会说话吗?”,李长青非常好奇。

    “……”,童子点点头。

    “你能说话吗?”

    “……”,童子摇摇头,眼神瞟向托盘上的经书。

    “不需要检测,一直都在看着?”

    “……”,童子点点头。

    “明白!”,李长青带着经书回到现实中,人站在山峰上,周围群山葱郁。

    经书淡蓝色的封面上有古朴的花纹,白色的方框里写着《太上黄庭内景玉经》八个字。

    李长青翻开《太上黄庭内景玉经》,内容玄奥语言晦涩。

    “上有魂灵下关元,左为少阳右太阴,后有密户前生门,出日入月呼吸存,元气所合列宿分,紫烟上下三素云,灌溉五华植灵根,七液洞流冲庐间,回紫报黄入丹田……”

    《太上感应篇》为善功,劝人行善积德,而《太上黄庭内景玉经》乃丹功,每一句都有详细的注释,配图上标注经脉等。

    李长青悟性绝佳,结合注释,读完大概理解其中的意思。

    道家丹功分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四个境界,炼精化气是入门基础,可将精气比为药,身体产精之处周围比为釜,思想、意识即神比为火,呼吸比为风,风火聚于釜上,精气在风火的作用下转化为人的元气。

    在炼精前,需要先完成筑基,即五脏持盈保泰,否则会五脏亏损,反而对身体不好。

    李长青经历浩然正气灌体,每天在文武堂练习射箭、喝猴儿酒、品灵茶、吃灵水灌溉的蔬菜,早在无意中就完成筑基的步骤,而且根基非常牢固,可以直接炼精化气。

    微风吹来,水面上泛起丝丝涟漪。

    李长青席地盘坐,闭上眼意守丹田,按照《太上黄庭内景玉经》中的法门,一呼一吸似乎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腹部渐渐出现股微乎其微的热流。

    一般而言,筑基后踏入炼精化气的阶段,天赋上佳的人可以在两三个月内完成。

    李长青的儒家修行在第二阶段,泥宫丸里浩然正气汇聚成学海,精神意志非常强大,且李长青的性子恬静淡远,比较符合道家的心态,第一次尝试就在下丹田产生真气,若内行人见到肯定会大为震惊!

    金色的光辉洒在山坡上,李长青睁开眼,“该下山啦!”。

    李长青出发的时间比平常晚一些,丹田中的真气转移到脚底。

    脚步轻快,到李家坳小学的时间更早。

    李长青的书声中,融合儒家、墨家、道家的精华,每一天都有新的感悟。

    读完书后,李长青山下的家里,县委书记陈潮平、县长熊怀远、常务副县长顾存明组团拿着字帖请李长青签名,周老、周舒桐、关峰等都在。

    “李大师,你以后又多个书法家的头衔啦!”,熊怀远。

    “哈哈,熊县长,李大师若要虚名估计能有一大串吧!”,陈潮平。

    “最难得可贵的,李师好像一直在学习、在进步,读书声中道理令人叹绝!”

    顾存明从李长青在菜市场读书的时候就坚持李长青的读书声,见证李长青思想的转变。

    “好啦!”,李长青面对谷阳县三巨头的吹捧,淡然一笑。

    “李先生,还有我的三本呢!”

    周舒桐特意到县里新华书店新买的字帖,等一下午才到的新货。

    “稍等!”

    李长青一一签好,回到山里忙完地里的农活,剩余的时间都在读书、打坐。

    四天后,李长青从冲滕县坪上乡寄出的信终于送到燕京。

    信有两封,内容相同。

    一封寄给华夏物理协会理事长、中科院院士叶济慈,一封寄给中科院物理研究所所长、华夏物理协会常务理事徐渊博。

    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徐渊博刚坐下喝杯热茶,准备工作。

    “咚咚……”,敲门声响起,一位年轻的行政助理站在门口。

    “有什么事?”,门实际上没关。

    “徐所长,您的信!”

    “好,放在桌子上吧!”

    徐渊博身材有些发福,坐着有些不舒服,在调整身体的位置。

    厚厚的一叠信,有十几封。

    大部分信,徐渊博看信封就清楚里面的内容,但有一封信很奇怪,手工折叠的白色封面,就只有简简单单的收件人信息。

    “难道有人恶作剧?”,徐渊博拿着信封端详,在怀疑中将信封拆开。

    “《正负电磁场理论》?”

    信封拆开后,入眼的标题就是《正负电磁场理论》。

    “果然,肯定是民科寄过来的!电磁场是一种客观存在的物质,怎么可能有正负之分?一点物理常识都没有,总是将自己一些没有科学根据的幻想当初科学新发现!”

    徐渊博几乎每天都要收到这样的信,不过民科寄过来的信通常都会在信封上写满话,这封信却什么都没有,反而吸引了徐渊博的注意力,但看眼标题,徐渊博就没有看下去的**,随手将信封丢到垃圾桶里。

    叶济慈年纪比较大,虽然担任华夏物理协会理事长,但具体工作都有人处理,比较清闲,早上起床后在人民公园跟着一群大妈在跳广场舞,到九点多才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休息。

    “叶老,又有很多信!”,保姆清洁完后,将信送到叶济慈身前。

    “我看看,现在的民科大不如以前,一点大胆的想法都没有!”

    叶济慈有个癖好,就是喜欢看民科的信,他认为民科没有接受过正统的科学教育,思想不受束缚,思维更具有开创性,但几十年下来,还没有发现有用的信息。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