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猜的,你信吗?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就算不是主犯,也是知情人士,同样可以列为嫌犯!”

    王队长刑侦经验非常丰富,轻而易举地看出刘旭阳在撒谎,大声恐吓道。

    “我跟汉文是同学,而且关系不错,又没有利益冲突,根本没有动机啊!况且你要搞清楚,我打电话救的汉文!”

    刘旭阳身正不怕影子斜,理直气壮地说道。

    “那你怎么解释,在事发前就预料到蒋汉文会出事?”,王队长虎着脸问道。

    “刚才说过,算出来的,你又不相信!”

    刘旭阳摆出副非常无奈的表情,对王队长说道。

    “呵呵,算出来的!如果你能算出来伤害蒋汉文的罪犯在哪,我就相信你!”

    王队长冷笑一声,阴恻恻地道。

    “这个……,”,刘旭阳把自己给玩坏啦,身上虚汗淋漓。

    当刘旭阳以为到绝路的时候,回想起来的过程中,李长青好像给过他一个纸条,说当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时就把它拆开!

    由于时间紧迫,刘旭阳一直没来及拆开,手术开始后,又担忧手术是否能够成功,就忘记李长青给他纸条这一回事。

    “怎么,你既然能提前算出蒋汉文会出事,要算出犯罪分子在哪不困难吧!”

    王队长一副计谋得逞的样子,笑得如同一只狡猾的老狐狸。

    “当然不难,人有三急,先上个厕所不行吗?”

    刘旭阳虽然不知道李长青在纸条上写的什么,但稍微提起一点底气。

    “可以!小胡,你陪他去上厕所!”,王队长对拿笔记录的青年民警说道。

    “爱跟就跟着吧,反正我又没打算跑!”,刘旭阳无所谓地说道。

    青年民警点点头,亦步亦趋地跟在刘旭阳身后。

    到男士洗手间后,刘旭阳关紧小门,掏出裤兜里的纸条展开,上面只有四个字。

    “蓝海网咖”。

    “蓝海网咖?好像就是沿河路维也纳ktv对面的一座网吧!青子不会无缘无故给自己留个纸条,难道青子的意识是说犯罪分子在蓝海网咖?”

    刘旭阳暗自想着,但似乎觉得太过玄幻,不敢相信真地会如此神奇的事情发生。

    “上好没有?”,青年民警听不到里面的动静,担心出什么意外,催促道。

    “好啦!”,刘旭阳将纸条丢到马桶,按下冲水键,出来继续接受王队长的讯问。

    “上完厕所,总可以算算犯罪嫌疑人在哪吧?”,王队长逼问道。

    “蓝海网咖!”

    刘旭阳背着手昂着头,逼格满满地说道。

    内心实际忐忑不已,但到这地步,死猪不怕开水烫,不如把格调摆足。

    “一组待命,二组去蓝海网咖,重点搜查七点半以后上机的人!”

    王队长竟然真地打开胸口的对讲机,对刑侦队的成员说道。

    “青子,兄弟的前途就交给你啦!”

    刘旭阳的确相信李长青的本事,但说不害怕是假的。

    “我就在这你陪你,如果没有在蓝海网咖找到犯罪嫌疑人,立即把你带回去接受调查!”

    王队长耐心十足,就像渔夫的网已经撒出去,只待收网。

    谷阳县公安局刑侦队二组接到队长王传雄的命令,立即出发前往蓝海网咖。

    “你好,我们是刑侦队的,调看下你们网吧的七点半上机记录!”

    二组组长贺三鸣安排人封锁各个出口后,向网管出示自己的证件。

    “好的,七点半以后的上机记录只有五条,35号、47号、58号、69号、70号,里面69号、70号是挨在一起的!”

    网管见到贺三鸣的证件非常配合,打开页面介绍道。

    “警察,看下你的身份证!”

    35号十一位二十多岁带着眼镜的青年男子,乖乖地向贺三鸣出示自己的身份证。

    47号……

    58号……

    贺三鸣带着两名警员一一检查,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嗯?出示下你的身份证!”

    到69号、70号的时候,贺三鸣注意到两位的年纪都很小,电脑屏幕前放着两桶泡面,正在聚精会神地玩一款当下最流行的对战类网络游戏。

    “阿浪,有警察!”

    刘伟强毕竟年纪小经历少,又刚刚捅过人,当时可能不觉得什么,做完后一直很后怕,看到贺三鸣吓得脸色惨白,立起来拍下陈泉浪的肩膀,就往后门冲想要逃走。

    “坑逼!”

    陈泉浪到比刘伟强镇定很多,骂句刘伟强,掀起桌子上的泡面朝贺三鸣泼去。

    “有问题!”

    贺三鸣本来都没寄希望,只是想警告一下未成年人不得上网,没料到刘伟强、陈泉浪的反应如此大,立即如老鹰抓小鸡般扑上去。

    陈泉浪的小花招虽然弄脏贺三鸣的衣服,但也仅此而已,两个人一个都没跑,被贺三鸣带来的两名干警将手反倒背上捏着脖子押上警车。

    “七点二十五分左右,你们是不是持刀抢劫杀害了一名男青年,并且在他身上捅伤了五刀!”

    贺三鸣关上警车的门,不由分说先给陈泉浪、刘伟强一人一个大嘴巴,才开口问道。

    “呜呜……,我没有杀人,只捅了他两刀,阿浪捅了三刀,我知道错啦,我想见我爸爸、妈妈!”

    刘伟强一听杀人,心理防线立即崩溃,哭泣着说道。

    “猪队友!”,陈泉浪不是非常紧张,反而朝刘伟强踢一脚。

    贺三鸣深深地看眼陈泉浪,摇摇头:“这小崽子要不好好教育,说不定将来会成为一名悍匪!”

    然后,打开对讲机,向王传雄报告:“队长,犯罪嫌疑人已经在蓝海网咖抓到了,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一带上车就什么都招了!”

    “好,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王队长沉着脸挂掉电话,魁梧的身材胸前起伏,似乎在做什么重大决定,一咬牙关拉下脸对刘旭阳说道,“人已经抓到了,就在蓝海网吧,算你厉害,刚才的事情是我不对,你可以走了!”

    “早说我算出来的嘛,就是不信,这下被打脸了吧!”

    刘旭阳趾高气昂地说道,犹如一只斗胜的大公鸡。

    蒋汉文的家属、周荪、徐同磊等瞧着这一幕也大为惊奇,刘旭阳则学李长青装完逼就走,绝不多留!

    出医院的门,刘旭阳找个没人的角落,拨打李长青的电话号码,竟然打通了。

    “喂,青子!你到底是人是神?提前算出汉文会出事也就算了,怎么连犯罪分子在哪都能算到?”

    刘旭阳发现无论自己如何高估李长青,但李长青的表现总会出乎他的意外。

    “旭阳,我说猜的,你信吗?”

    电话那头,李长青笑道。

    “不信!”,刘旭阳果断地说道。

    “哈哈……”

    李长青开怀大笑,挂掉电话,蒋汉文会出事确实是他根据阴阳家的《麻衣相法》推演出来的,而犯罪分子在哪他真地是通过逻辑推理猜的可能藏身的地方!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