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响水沟
    李长青在思考秦大爷究竟在哪的时候,村民们围着四辆军车一阵打量。

    “车牌wj开头的,武警的车!”

    “武警来干啥?灭蛇?”

    “咦,他们下来啦!”

    村民们正在议论的时候,一行荷枪实弹的武警排着队从后山的坡上下来,押着七八位带着头套的人,队伍的最后面跟着位肩上挂着一杠三星的国字脸中年人,以及几位穿着警察制服的人!

    “哈哈,老李,你带着你们村的人在给我们庆功么?”

    国字脸中年人见到李建国后开怀大笑,显得非常高兴。

    “老刘!你怎么在这?”

    李建国竟然见到自己仍在武警中队服役的老战友刘凯军,满脸惊讶地说道。

    “帮市刑侦队抓捕一个穷凶极恶背负着人命的盗墓团伙,他们本来有十几个人的,但运气不好,在山上挖到个蛇窝,跑出很多黄白相间的蛇,当场死了好几个,虽然除跑出去的小部分都已经帮你们解决掉了,不过没有什么事的话,最好不要上山!”

    刘凯军跟李建国比较熟,没有什么忌讳,直接都说出来。

    “这么说还得谢谢你们,咱们好久没在一起喝过酒,要不到村里吃个饭?”

    李建国听到山上的蛇被他们消灭了,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对刘凯军发出邀请。

    “不了,有任务在身,下次吧,来市里,我请你!”

    刘凯军挥挥手,让队伍先上车,又跟李建国聊几句,然后坐车离去。

    “青娃,你看怎么办?”

    山上的蛇患除了,村民们没有上山的必要,但李建国还是让李长青来做决定。

    “既然没事,大家就都回去吧,有雄黄的在房屋周围撒些雄黄酒!”

    李长青觉得事情才刚刚开始,远远没有结束,可让村民们知道真相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引起恐慌,不如就借这个机会让他们回去。

    “好,那大家就都回去吧!”,李建国说道。

    回去的路上,李长青回头望一眼东风茶场的上空,黑压压的一片,大有风雨欲来云满楼的架势,东风茶场到跟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似乎重新恢复平静。

    “这天气真怪,刚才还出太阳,马上就要下雨!”,队伍中李常武抱怨着道。

    到李家坳小学后,李长青给几位被蛇咬伤的患者检查下伤势,确认没有大碍后才回到钟南山。

    空气中的气压很低,但就是没有下雨,有些闷得慌,池塘里的鱼儿时不时跳出来透透气。

    而钟南山上,竹林下李长青正在和孟鸿儒下棋。

    “果然又输啦!”,孟鸿儒叹口气。

    “呵呵,你若没有一颗能赢我的心,又怎么能赢得了我呢!”,李长青笑道。

    “也是,咱们明天再战!”

    这几天孟鸿儒输已经输得没脾气,还没开始下就觉得自己一定会输,但他性格比较洒脱,听到李长青的点拨又将输赢放开了,突然想起上午的事情,皱着眉对李长青说道:“李大师,上午咬伤村民们的蛇应该是虬蛇吧!”

    “嗯!”,李长青点点头。

    “有虬蛇必有大墓,而且一个中队不可能消灭虬蛇的!”,孟鸿儒说道。

    “是呀!”

    “那你还不着急?一旦蛇患彻底爆发,可能会危及到村民们的安全!”

    “还不到时候呢!”,李长青喝口茶,又将茶盅平稳地放下。

    时至半夜,积压大半天的雨水终于得到宣泄,又急又大犹如瓢泼,到清晨时才停歇。

    日出东方,红色的晨辉照亮李家坳。

    李长青读完书,就和孟鸿儒来到东风茶场,门卫室的秦大爷依然不见人影,但停有两辆黑色的越野车。

    “我们已经来的够早的,居然有人比我们来得还早!”,孟鸿儒意外地说道。

    “说不定等下还能见到他们呢!”

    其中有辆车是尚品集团陈雅茹的,李长青认得。

    当初陈雅茹带着被虬蛇咬伤的弟弟来李家坳求医,后来又跟着风水大师何光耀来给李长青送白玉尺,想求李长青帮她出手破开东风茶厂的古墓寻找她爷爷失踪的线索,但被李长青拒绝了。

    “认识?”,

    “应该吧!”。

    李长青、孟鸿儒站在东风茶厂后山的山脊上,脚下因为昨晚大雨的缘故泥泞不堪比较湿滑。

    “这茶厂这么大,我们去那呢?”,孟鸿儒问道。

    “响水沟!”,李长青。

    “你不用拿罗盘脚踏罡步望个气啥的吗?”

    孟鸿儒出身道门,但对阴阳家的风水秘术也略知一二,本来满怀期待地想见识李长青如何寻龙点穴,没料到李长青直接说出个地名。

    “扫一眼就行!”,李长青读小学的时候就经常在东风茶场采茶,对东风茶场的地形很熟悉,早就在心里推算出最有可能的位置,多望一眼只是确认而已。

    “厉害!”,孟鸿儒暗自咂舌。

    响水沟的位置很隐蔽,就连很多李家坳以及周围村落的本地人都不一定知道,李长青还是以前趁着学校组织采茶溜去摸鱼偶然才去过的。

    东风茶厂荒废很多年,路上长满很多杂乱的灌木,很难行走,好在李长青、孟鸿儒都不是普通人,二十分钟不到就走了三四里山路。

    “东风茶场相对于李家坳后面的山地势平坦很多,但谁能想到有这么一座小山,难怪有古墓!”

    孟鸿儒站在山上前后张望,山体不大,但山形就像一头匍匐的神龙。

    山体融入在莽莽群山中丝毫不起眼,让人很难发现在大山的外围隐藏着这么一条小龙形。

    而李长青的目光留下在陡峭山坡下一条长满密密麻麻荆棘的十字形沟壑里,沟壑将周围的区域分成四份。

    “李大师,山有形,龙无踪,莫非古墓的就在这座山下?”,孟鸿儒疑惑地问道。

    “是也不是!”,李长青是是而非地说道。

    “堪舆风水我是不怎么懂,你说的响水沟在哪呢?”

    “就在我们脚下!”

    “啊,下面的这条深沟?”

    “嗯!”

    “李大师!”

    在对面的山上传来呼喊声,正是尚品集团的陈雅茹。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