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生门
    何光耀愕然。

    难怪在来的路上,虬蛇的影子都没有,原来陆师叔身上佩戴着阳符。

    虬蛇虽然是一种活物,但长年作为古墓的守墓灵,自然沾染古墓的阴煞气息,阳符散发出煌煌如浩日般的能量波多对虬蛇有种天然的压制力,所以虬蛇才不敢接近陈雅茹等人。

    “哼,咱们中江南脉曾经在华夏风水界都声名赫赫,到你手里就只能龟缩在温安市,以前不认真学,现在碰到个毛头小子就奉为天人,脸都让你丢尽了。”

    陆谦负手而立,毫不客气地痛批何光耀,心里对李长青亦有些恼意。

    而何光耀在温安市名流富商圈里乃声名远播的风水大师,只能低着头如同做错事的小孩,仍由陆谦说道。

    “听不懂你们谈话的内容,但显然咱们的安全性又提高一分,目前天色尚好,可说不准等下就变天,咱们得抓紧时间!”

    谢满山不单受陈雅茹的嘱托来考察东风茶场古墓,自己本身也对东风茶场古墓非常感兴趣,在王强找到入口后内心便按耐不住。

    “下墓后你们必须跟紧,否则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陆谦目光凛冽扫视众人,冷冷地提醒道。

    “按照惯例,需要留个人在上面,如果出事好有人通风报信。”,谢满山说道。

    “雅茹,你就在井口守着吧!”

    何光耀不仅是御用风水师,跟陈亚茹的父亲陈天放亦是很要好的朋友,几乎看着陈雅茹长大,不希望陈雅茹涉险。

    “大家因为我的事才来的,我怎么能待在上面呢!小慧,你身体不太好,你来吧!”

    陈雅茹执着于发掘东风茶场,主要为寻找当年她爷爷失踪的线索,当然想亲自去探查,转而对一位体形瘦弱留着平肩学生头的女生说道。

    “噢噢,好的!”

    柳晓慧木讷地点点头,何光耀不好再说什么。

    “咱们下去吧!”

    谢满山到无所谓谁来留守,只想探下古墓的具体情况。

    “嗯!”,陆谦点点头。

    两位学生将下井的工具架好,每人额头上都带着探照灯,在陆谦的带领下下到井底。

    井底的入口只有一米多高,在入口内侧用带着条理花纹切成的台阶,斜着向下延伸。

    陆谦等只能佝偻着身子,缓慢前行。

    “都是花岗石,花岗石的硬度高很难打磨,而且相邻台阶间几乎没有缝隙,以现在的科技要将花岗石切割得如此整齐倒不难,可古人怎么做到的呢?”

    王强**着暗红色的岩体,犹如在欣赏工艺品,忍不住发出感慨。

    “前人没有如今的科技,但也有他们的手段,咱们考古的目的就是揭开埋藏在历史尘埃下的真实面纱!”

    尚未真正进入墓室,谢满山的反应算比较平常,抓紧时机教导起自己的学生来。

    从花岗石台阶往下一百米左右,空间阔然开朗。

    有一个拱形的结构,就像一扇门,门的两侧雕刻着古朴的花纹。

    “老师,从花纹可以看出什么年代么?”

    陈雅茹打量着石壁,向谢满山问道。

    “上面的花纹跟任何一个朝代都不相符,有可能会是中新发现,将弥补当前的空白!小林,用相机拍来下”

    谢满山摇摇头,眼睛却如同入魔般盯着石壁上的花纹,对身旁一位长发女生吩咐道。

    “好的,老师!”,小林将相机对着墙壁,按下快门。

    在拱形门后,是个正方形的石室,石室空荡荡的,只有中间的墙壁上挂着两盏枯竭的铜灯,石室的另一端又是一道拱形门,在拱形门的两旁同样刻着花纹。

    “陆大师,有什么看法?”

    谢满山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看着面无表情的陆谦问道。

    “没有!”,陆谦皱着眉头回答道,墓室太简单了,除了拱形门旁刻着的花纹就只有两盏普通的铜灯。

    “照墓室的规格来说,不是皇亲国戚也起码是封疆大吏,但墓室又什么都没有,真奇怪!”

    谢满山也百思不得其解,心里颇为纳闷。

    “继续吧!”,陆谦沉声说道。

    在石室的拱门后,又有一个石室,石室的左右两侧分别有两道拱门。

    “有两条路,怎么走呢?”,陈雅茹问道。

    “开门居西北乾宫,五行属金。休门居北方坎宫,属水。生门属土,居东北方艮宫,伤门居东方震宫,五行属木,杜门居东南巽宫,属木。死门居中西南坤宫,属土。惊门居西方兑位,属金。咱们目前在东北方向的生门,向右是休门,向左是伤门,休门吉伤门凶,往右吧!”

    陆谦不确定墓室结构的布局,但经验告诉他在墓室里遇到方向问题,按照奇门八卦的方向来走一般不会出错,说完朝左边的拱形门丢一枚硬币来验证。

    “铛!”

    “簌簌……”

    硬币落地,隐藏在墙壁里的机关瞬间发射出无数只暗箭。

    “幸好有陆大师在,要不然凭咱们摸索,保不准会出什么问题!”

    谢满山心里一阵庆幸,他往常的工作模式大多都是直接从上往下一层层挖掘,直接从墓道进入墓室的经验不多,看到万箭齐发的场景惊吓出一身冷好。

    陈雅茹等跟着陆谦继续走向古墓深处,而柳晓慧则孤孤单单地在古井旁守着。

    到下午一点左右,距离陈雅茹等下到古墓已经过去三四个小时,古井风平浪静没有任何波澜。

    “呜呜……”

    井口传奇刮出一阵令人作呕的腥风,以及宛若妇人的凄惨哀嚎。

    柳晓慧听着头皮发麻,闻到腥风几乎昏厥过去,立即朝着山外跑去。

    好在柳晓慧方向感比较强,跌跌撞撞地跑下东风茶场。

    在下山的过程中,柳晓慧的手机不知道丢在什么地方,在她茫然四顾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人人影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李家坳的国学大师李长青!

    她曾听人谈到李长青的传奇故事,而且似乎何光耀亦对他推崇备至,更何况她手机丢失,已经没得选择。

    于是,柳晓慧咬着牙往李家坳的方向飞奔。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