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龙椅
    东风茶场就在李家坳的村口,村头有棵几人合围才能抱住的大桑树,村民们不忙的时候就爱坐在树下闲聊。

    李有福跟李长青的父亲李大海的年纪相仿,平时关系不错,刚忙完地里的活拿把椅子坐在桑树下喝茶,隔老远就看见一位留着短发的年轻女孩慌慌张张地朝村子跑来。

    “请问李长青先生在哪?”

    还没等李有福们开口,柳晓慧就满脸急切地问道。

    “青娃好像在红豆的卫生所吧,走,我带你去!”

    李有福虽然不清楚具体发生什么事情,但觉得人家姑娘的神情非常紧急,肯定遇到什么危急的事情,就直接带着柳晓慧往李红豆的卫生所跑。

    李家坳小学的操场上,李长青仰在屋檐下晒太阳,顺便指点指点李红豆。

    “青娃,她好像找你有急事!”,李有福指着柳晓慧说道。

    “李先生,陈小姐她们好像……”

    “不用说了,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就待在这里等着吧……”

    柳晓慧打算说明情况,就被李长青打断。

    “时候到了么?”

    孟鸿儒在一棵树荫下打盹,突然睁开眼问道。

    “差不多不吧!”

    李长青目光深邃,望着河外的对门山,回一句。

    在柳晓慧听到井中古怪声音,闻到令人作呕的腥风时,陈雅茹等即将踏入地底迷宫的中心区域。

    “什么声音?好像有人在哭?”

    陈雅茹突然感觉背脊一寒,如坠冰窟。

    “好恐怖,不会是……”

    两位女学生畏缩地抱在一起,双腿在打颤。

    “应该是虬蛇在鸣叫,看来我们马上要到主墓了!”

    据相关资料记载,虬蛇的鸣叫有如妇人的哭泣,陆谦若无其事地说道,但内心隐隐感觉不对劲。

    他的阳符虽然能驱邪破煞,但不至于到古墓中心,都见不到一条虬蛇,事情有些反常。

    与此同时,在东风茶场古墓的中心,一座石雕宫殿。

    宫殿雕龙刻凤栩栩如生,好像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两侧有活泉水汩汩作响。

    在宫殿的尽头,九步石台阶上,赫然有一把金灿灿的龙椅摆放在一具石棺之上。

    龙椅上盘旋着一条通体洁白,比水桶还粗的巨蛇。

    巨蛇的头部鼓起,似乎要长出两只角来。

    而龙椅下宫殿的地板上无数黄白相间的虬蛇交织在一起,给宫殿铺上一层厚厚的地板。

    黄金龙椅上的巨型虬蛇吐着暗黑色的蛇信子,宫殿下的虬蛇就如热水在沸腾,同时吞吐蛇信子,朝拜着它们的王,声音就像妇人在哭泣。

    ”还继续么?“

    王强在谢满山的学生中,算胆子比较大的,也开始害怕了。

    “虽然我是这次行动名义上的负责人,但我是受陈小姐的委托,还是由陈小姐觉定吧!”

    谢满山在古墓里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让他对这座古墓愈发好奇,可他很清楚古墓的危险,他不能拿所有人的生命开玩笑,将决定权交到陈雅茹的手里。

    陈雅茹也很纠结,理智告诉她应该不能再往前,可她心里有些不甘,说不定在往前一步就能找到有关爷爷失踪的线索呢?

    “继续吧!”

    陈雅茹做事本来就有女强人的风范,做事不拖泥带水,眼神坚定地说道。

    古墓奇门八卦的格局,陆谦废很大心力推衍才勉强到此处,距离古墓的主殿虽然只差临门一脚,但这一脚却比前面的都难,需要将刚才走的路径全部结合在一起才有可能推衍出正确的下一步。

    “向前!”,陆谦一番演算,排除向左向右的可能。

    “大家小心一点,不会有什么事的!”

    何光耀很清楚阳符的威力,为缓解内心的恐惧叮嘱众人说道。

    陈雅茹等跟在陆谦身后,继续慢步朝里走,转到一条长长的甬道,耳边妇人的哭泣声越来越响,如同在耳边一样。

    宫殿里盘旋在石棺黄金龙椅上的巨蛇,蛇信子停在空中,它感受到几股不同的味道。

    ”嘶……“

    虬蛇发出尖锐的声音,宫殿下的蛇群如潮水倒灌般冲出殿外。

    甬道里如山洪暴发,铺天盖地的虬蛇冲上来。

    陈雅茹等何曾见过这等场面,直接吓傻,就连步子都迈不动。

    何光耀回忆起他师傅的往事,当年他师傅就在一座有虬蛇存在的古墓里再也没出来,跟他现在的情景何其相似,手心不禁冒出一层细汗。

    如此多的虬蛇,陆谦亦没有预料到,立即拿出一块暖黄色的玉佩,正是阳符,竖着食指中指,调动体内的气息到指尖,口中念叨着“天地玄黄,阴阳妙法!”。

    然后将两根手指指向阳符,阳符顿时如同一把火焰喷射器,冒出三四米长的火焰,将冲在最面前的蛇群点着。

    “蛇群实在太多,快跑吧!”

    这种情况,不是装高人的时候,陆谦施完法后拔腿就跑,尽管在整个中江省能做到他这种程度的也不会太多。

    陈雅茹、谢满山等才反应过来,不顾一切的跟着陆谦往外奔逃着。

    但虬蛇实在太多,漫天的虬蛇如同沙子将前面的起火的虬蛇扑灭,像沙尘暴般席卷而过,继续追击陈雅茹等人,根本不怕阳符的存在。

    陆谦听到身后的响动,知道再逃下去,他们一个人都跑不掉,只好回头再次施法,从阳符中喷射出火焰,点燃最前列的虬蛇,而其他人没有陆谦的带领,根本不知道往什么方位走,只能在原地等待。

    火焰暂时阻挡住如潮水般的虬蛇,但也只能争取几十秒钟的时间而已,陆谦就不得不再回头施法,从阳符中喷射出的火焰越来越小,何光耀在这种场面中又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死亡的阴影侵袭在每个人的心头,那么的真实。

    被蛇群吞噬,略微想到就头皮发麻。

    ”呜呜……“

    两个女生已经开始抽泣,陈雅茹、谢满山、何光耀等也脸色惨白,目光中只有深深的恐惧。

    陆谦亦佝偻着身子,精神疲惫,额头上的皱纹夹着白发,如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丝毫不见当初的大师风范。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