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天问
    孟鸿儒双掌如穿花蝴蝶,化成阵阵幻影才堪堪挡住。

    但空心掌对真气的消耗极大,亏得孟鸿儒积累深厚才能坚持下来,可虬蛇仍然龙精虎猛!

    “簌簌……”

    李长青暗藏在手腕上的诸葛连弩爆射出几排钢针,打在白虬身上也如挠痒一般。

    “白虬皮糙肉厚,物理攻击很难凑效!若单纯拼消耗,最后都得葬身蛇腹!”

    李长青看得很明白,在他已经开启的职业中农家、医家、阴阳家都很难派上用场,墨家的机关术也失灵,唯一值得依靠的儒家浩然正气在虬蛇面前亦只能产生压制效果,几乎无解。

    “现在看到了吧,它已经成了气候,灵你们对它也没有一点办法!李家小子,刚才说好的,如果不行,你们就撤!”

    秦大爷强撑着努力调整气息,同时挤出一丝笑意对李长青说道。

    “成了气候?”,李长青心中灵光一闪。

    “嗯,它已经颇具灵智,懂得思考分析局势,你们再拖下去的话,就很难离开了!”

    秦大爷留意到虬蛇蛇瞳里狡黠的目光,它极有可能弄清楚李长青、孟鸿儒的虚实,身体在逐渐缩紧准备新一轮狂风暴雨般的攻击,焦急地催促着李长青。

    “李大师,咱们的准备不足,小瞧了它,要不先封住出口暂时撤退,?”

    孟鸿儒空手而来,一些手段施展不开来,对峙下去有可能会有危险。

    “嘶……”

    虬蛇重振旗鼓,呲着血盆大嘴露出狰狞的獠牙,笔直地蹿向李长青。

    “小心!”,虬蛇不经意间出手,孟鸿儒没反应过来,而秦大爷仍在恢复当中,两人同时惊呼。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在两人的惊呼中,李长青更进一步,直面体积庞大的白虬,融合浩然正声厉声问道,就像一位老师在考查学生的功课。

    白虬的行动极其敏捷,眨眼间就已经在李长青跟前,张嘴就能将李长青吞下。

    孟鸿儒双掌翻起,秦大爷蓄着所剩不多的真气输向桃木剑,但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如李大师惊才绝艳的人物,要死在一座不知名的古墓里吗?”,孟鸿儒心中猛然浮现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多好的一个孩子,可惜……”,秦大爷脾气刚毅,此时竟有些不忍看到下一幕的画面。

    可他们想象中血肉模糊的场景并没有发生,虬蛇在千钧一发之际竟然楞在半空中,清冷的蛇瞳中充满疑惑。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闇,谁能极之?”

    “冯翼惟像,何以识之?”

    “明明闇闇,惟时何为?”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

    白虬有灵智,能分清李长青等人的虚实,当李长青用融合浩然正气的书声朗读屈原所着的《天问》时,白虬听懂了!

    李长青带有浩然正气的读书声虽然不能对虬蛇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却能将《天问》中的问题直接根植在白虬的脑海里,就像梦魇一样挥之不去!

    “远古开始之时,谁将此态流传导引?”

    “天地尚未成形之前,又从哪里得以产生?”

    “明暗不分浑沌一片,谁能探究根本原因?”

    “迷迷蒙蒙这种现象,怎么识别将它认清?”

    “白天光明夜晚黑暗,究竟它是为何而然?”

    “阴阳参合而生宇宙,哪是本体哪是演变?”

    ……

    李长青一口气对天、对地、对自然、对社会、对历史、对人生提出一百七十三个问题,白虬再聪慧也只是一条蛇,又怎么能弄懂很多人都搞不清楚的问题呢?

    就像拿高等数学在考一位小学生,白虬有限的灵智中一直回荡着李长青刚才提出的问题,但他的大脑运行内存不足,直接导致死机!

    “轰……”

    白虬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本来灵动的目光变得无比呆滞,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有如一条死蛇。

    “我了个乖乖,还能这么玩的?”

    孟鸿儒完全看傻,李长青不仅毫发无伤,而且他将空心掌施展到极致都不能奈何的白虬轰然倒在李长青面前!

    “好小子,居然用《天问》把白虬给难住了!”

    秦大爷使尽浑身解数,召唤桃木剑中蕴藏的雷霆,只将白虬劈出几块黑斑,想想气笑了。

    李长青将《天问》问了好几遍才停下来,后背的衣服已经彻底湿透,长吁一口气!

    他听秦大爷说白虬成了气候颇具灵智,在生死关头不得已的情况下冒险赌一把,对白虬发问,好在他赌赢了。

    “李大师,李家坳小学期末考试的卷子不是你出的吧?真替他们感到担心!”

    孟鸿儒故意在额头上摸一把汗,揶揄地问道。

    “哈哈……”,三人死里逃生,听到孟鸿儒的话哈哈一笑。

    “秦大爷,你打算怎么处理这条白虬?”

    李长青不清楚自己的发问能让虬蛇呆滞的状态保持多久,最好能尽快处理好虬蛇,平复心情后向秦大爷问道。

    “哎,它是古墓的墓灵,也肩负着看守古墓的责任,虽然失控引起蛇群暴动,但终究有些功劳,把它杀的话,也不太好!而且现在古墓已经曝光,国家肯定不会放弃的!”

    “在大殿内侧正门的上方横着一道龙门石锁,将龙门石锁斩,龙门就会落下来,封住宫殿沉到地底!就让白虬跟古墓一起尘封吧,是死是活就看它的造化吧!以后没有古墓,也不会又守墓人了!”

    秦大爷世世代代都是古墓的守墓人,都为守护古墓而活着,突然有一天古墓要没了,心情非常沉重、失落。

    “嗯,也许,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你要是以后没地方去的话,不如到钟南山上小树林外搭建个屋子,继续当门房吧!”

    李长青很清楚,人活着总要有个目标,尤其是像秦大爷这种一辈子都在做一件事的人,一旦失去目标,很容易产生厌世情绪,而且秦大爷年纪很大,到钟南山的小树林外当门房,不仅能帮忙处理来找李长青的人,重新找到生活的意义,也方便李长青照顾他。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