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费马大定理
    李长青将张佳叶带回到医院的时候,张明亮以为李长青在附近的工地上忙活。

    听说李长青在一家卫生所里挂职后,张明亮大概能猜到李长青的身份为一名村医,看到李长青开着豪车,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未曾多想,怎能料想到李长青居然对国学、数学、医学、风水等都有很深的研究,在谷阳县乃至温安市声名赫赫!

    张明亮环顾李家坳小学人头攒动,所有的可用空间都挤满人群。

    李长青的身影出现在现场时,围观的听众流露出朝圣般的眼神,张明亮的心里竟然有几分紧张与期盼:“看这架势,李长青先生应该非常厉害,佳佳的病也许有救!。”

    “爸爸,你看李叔叔来啦!”

    张佳叶在李家坳小学待一天,比在医院时开朗很多,指着李长青高兴地说道。

    “乖,别说话!”

    本来嘈杂的人群在李长青出现后,立即安静下来,变得端庄肃穆,张明亮也受到周围气氛的感染,抚摸着张佳叶的头发怜爱地叮嘱着。

    “嗯嗯!”,张佳叶乖巧地点点头。

    李长青读书很率性,直接开口读着。

    “子曰:“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

    “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不可以长处乐。仁者安仁,知者利仁。”

    “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也。”

    ……

    出自《论语》中的《里仁》篇,直白的意思为跟有仁德的人住在一起,才是好的。没有仁德的人不能长久地处在贫困中,也不能长久地处在安乐中。仁人是安于仁道的,有智慧的人则是知道仁对自己有利才去行仁的。只有那些有仁德的人,才能爱人和恨人。立志于仁,就不会做坏事,就算在颠沛流离的时候,也一定会按仁德去办事!

    本质上来讲,仁并非外在的教条,而是人的家园和归宿。

    人出于其本己而亲身切近于仁,非既成地依于仁和看护仁,在不断重演的当下情境中践行并维系着仁。

    而今华夏传统文化被侵蚀与掩蔽,外来文化、思潮占据社会主流,华夏民族慢慢失去自己的根基,绝大部分人都或隐或显地有一种客寓的感觉,李长青的仁人思想给每位听众开凿出一条向往失落精神家园的路。

    张明亮第一次听到李长青的读书声,完全沉浸在书声里,从内心深处感受到李长青所读每一句话的意思,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万事利为先的世界,李家坳会给他一种桃花源般的感觉。

    原来有位国学大师在深山中宣传圣贤的道理,牧守着仁人净土。

    其他经常来李家坳听李长青读书的听众对人与仁也有更深层次的理解,在物欲横流的生活中寻到了本心。

    李长青读完书,听众们有序地离场,李家坳小学开始上课,李长青在卫生所里指点李红豆有关中医的知识,又在下课期间给张佳叶施针暂时控制病情,忙完后才回到钟南山上,带李长亮在山上转一圈后,找块可以赛太阳的大石头躺着读书,顺便监督李长亮的开荒工作。

    正午。

    天气晴朗,蓝天白云,青山绿水。

    李长青吃饭完就下山开车去温安学院,按照他跟邱乐贤的约定,下午有一节课。

    邱乐贤当初聘请李长青,主要想给数学系挂一块招牌,所以将李长青的分在数学系,见识到李长青的国学水平后,又想将李长青调到中文系,但不清楚李长青的个人意愿,就一直未开口。

    李长青到温安学院后,教室安排在数学系的多功能报告厅,能容纳下两三百位学生,但此时已经人满为患。

    主要针对大三、大四的课程,很多大一、大二的学生听到李长青在开学典礼上的致辞后,都跑来挤在教室的后面,甚至有其他学院的学生也夹杂在其中,场面非常火爆。

    李长青给数学系的学生授课,自然绕不开哥德巴赫猜想。

    他证明哥德巴赫猜想,在数论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华夏数学研究所推崇他为数论领域的权威,数学系的教师们也坐在前排,如同等待老师上课的学生。

    李长青没有教案,直接在黑板上写下一个定理:当整数n>2时,关于x,y,z的方程x^n+y^n=z^n没有正整数解。

    只有数学系的老师、部分高年级的学生才看明白李长青写的是着名的费马大定理,从费马大定理的研究中衍生出了数论的一个分支代数数论。

    李长青从代数数论开始讲起,在由浅入深地给大家讲解费马大定理的论证过程。

    分析地时候融合眉心泥宫丸的浩然正气,学生、老师们不经意间被李长青的语言吸引,跟着李长青的话语转动自己的思维,一步步推导演算。

    对很多人而言,数学枯燥泛味,听着就昏昏欲睡。

    即便他们仰慕李长青的名头来教室蹭课,估计听不到十分钟就都散去了。

    但李长青在讲课的时候用上了浩然正气,整个教室都一片安静,都全神贯注地听李长青讲着。

    一个一个数学公式、符号,在教材、资料上显得刻板、生硬,在李长青的嘴里就像是一块块砖,非常的立体,而论证费马大定理有如在用砖块搭建一座城堡。

    李长青好比一位高明的建筑师,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自己的工作。

    “铃铃……”

    下课铃声响起,李长青刚在在公式的末尾画上一个点。

    费马大定理证明完成!

    数学系的老师们心中此时只有一个大写的服字,费马大定理被提出后,经历多人猜想辩证,历经三百多年的历史,最终在1995年被英格兰数学家安德鲁·怀尔斯彻底证明。

    他们借助各种资料能勉强看到安德鲁·怀尔斯的证明过程,但绝对做不到李长青般的举重若轻信手拈来。

    那些大一、大二、大三、大四学生们的眼睛闪烁着不可思议的神采,虽然他们不能将证明过程复述下来,甚至让他们自己去看他们仍然看不懂,但他们刚才的确听懂了整个证明过程!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