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推荐一个人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李长青立下为往圣继绝学的宏愿,在山上日久,自身修养日益精深,世间名利于他都如云烟,面对丁绍元等的夸赞自能等闲看待。

    丁绍元担任数学学院的院长来听李长青的第一节课本来只为作个场面,但未曾预在现场竟然见识到李长青对费马大定理提出一种新的优化证明方法。

    望着李长青离去的背景,丁绍元突然想到前段时间收到的机密文件,中科院在抽调全华夏高等院校数论领域的专家全力配合物理研究所的某项重大研究,他虽然只是一所三流院校数学系的院长,但在数论领域小有名气,而且他的同门师兄田广文目前正担任水木大学数学学院的院长、华夏数学协会常务理事,同时为此次研究项目数论研究组中的一位主要负责人,所以他亦在抽调的名单中,承担了部分相对简单的课题,可核心的难题仍未解决!

    在李长青刚才用一种全新优化的方法证明费马大定理后,他似乎想到一位可以推荐给师兄的人选,但事关重大,未得到田广文的许可前不会对李长青贸然透露与物理研究所项目有关的信息。

    等李长青离开后,丁绍元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掏出电话拨通田广文的电话号码。

    水木大学数学学院某间机房内,田广文正指导几位年轻的老师用数论的方法在计算机上检测某组数据的可行性,可最终显示数据不匹配,他对数字非常敏感,却已经不记清测试的次数了。

    “哎,又失败了!绍元啊,有什么事么?”

    电话铃声响了几十秒后,田广文才有反应,看眼来电显示有气无力的说着。

    “师兄,你们那还没头绪呀?”

    丁绍元隔着电话都能听出田广文声音里的疲惫,同时笃定推荐李长青的想法。

    “物理研究所给的几组数据看似简单,实则能推演出无数的可能性,找不到正确的破解方法无异于海底捞针,就算用银河计算机都不行!“

    数学研究所所长李秉仁年纪比较大,最近身体状态欠佳,田广文三个月前才兼任数学研究所的副所长,就碰到件大难题,而物理研究所的研究课题又对整个华夏至关重要,落在他身上的担子重于泰山。

    “师兄,给你推荐个人!“

    丁绍元对物理研究所的项目有所了解,能想象到田广文现在的处境,轻声宽慰道。

    “不论年级大小,但凡在数论领域有所建树的人,我基本上都动用了,但他们做一些基础的辅助工作还行,核心问题他们还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多谢你的好意了!”

    田广文乃华夏数论领域的权威,自问他若无法解决,其他人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呵呵,师兄,你这说的是我啊!虽然核心问题我的确帮不上忙,但你们数学研究所的人不行,未必其他人就都不行!”

    丁绍元跟田广文几十年的交情,彼此谈话少去很多顾虑,揶揄着对田广文说道。

    “绍元啊,有事你就直接说!我这边还忙着呢,要真能帮上忙,下次亲自到温安请你吃饭!没有其他事的话,就挂了,我多试验几次,说不定就碰出来了!”

    田广文自能听出丁绍元话里有话,但在他心里数学研究所的研究所加上水木大学的老师组成的团队应该就是华夏的巅峰了,对丁绍元推荐的人未报太大的希望。

    “说来这个人,师兄你也听说过!”,丁绍元不急不慢得说着。

    “谁?”

    “李长青!”

    “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李长青!”

    田广文眼前一亮,说来当初李长青寄给数学研究所得稿子还是他力主交给李秉仁审阅的,刊登后在国际数学界造成浩大的影响,本来数学协会打算给他颁发华罗庚数学奖,李秉仁所长亲自到山里去请李长青,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李长青居然拒绝了,甚至说青山绿水、瓜果蔬菜就是他的华罗庚奖。

    他也向学校申请,给李长青寄了一份聘任书,但李长青却去了一所三流院校,后来他忙于物理研究所的项目,完全没时间去关注李长青的动态,听丁绍元一说才想起这么个人。

    “李长青虽然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但听李所长说他只有二十多岁,怕是积累不足!”

    证明数学难题的关键在于思路,只要思路对头,证明就容易很多,田广文也见过一些在校大学生证明某个数学难题的例子,但并不是说解决了某个数学难题,数学功底就比教他的老师要强,所以田广文略微一想后又冷静下来了,李长青能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未必能帮他解决眼前的难题,而且物理研究所的项目非常机密,贸然让李长青加入会冒一定风险,心中犹豫不决起来。

    “师兄,我发你份邮件,你看一下!”

    丁绍元也不多说,打开电脑把李长青证明费马大定理的过程复制到邮件里发给田广文。

    “费马大定理?安德鲁.怀尔斯三十年前就已经证明了!”,田广文扫了一眼。

    “继续往下看!”,丁绍元气定神闲地说道。

    “嗯?绍元,你用一种新的方法证明费马大定理了?而且比安德鲁.怀尔斯的方法要优化很多,这要是发出去,估计也会引起一番轰动的!”

    田广文看着发现不对劲,惊讶地对田广文说道。

    “不是我,而是李长青!”

    “又是他!仔细说说怎么回事?”

    丁绍元把李长青来学校给学生们上课,证明费马大定理的经过给田广文讲述一遍。

    田广文挂断电话陷入沉思,如果证明哥德巴赫猜想属于运气,那么用优化的方法证明费马大定理呢?

    李长青则已经回到钟南山,时而读着医书,时而往药罐里投入各种药草,在研究如何治疗张佳叶的病,在苍翠的群山中忙着自己的事,似乎外界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