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日月补元汤
    在中医中没有白血病一词,所以李长青在获得的医家传承《神农本草经校注》中找不到相应的药方。

    但从中医的理论来分析白血病,乃内在虚损、阴阳失和、脏腑虚弱的基础上温热毒邪等乘虚而入所致。

    李长青将几幅补益脾脏、调理阴阳的方子结合在一起,分析其中每种药材的药性,合理搭配分量、火候,以求能够强化骨髓、脾脏、肝等的生理机能,凭借自身的力量消灭病变的白细胞。

    排除几个药性互斥的药方后,李长青将《补元溢血汤》与《日月清散》的配方用一张白纸写好。

    《补元溢血汤》补益脾脏,共有有九种灵草、十七种普通草药,《日月清散》调理阴阳,共有十一种灵草、二十三中普通草药,要将两个房子结合殊为不易,不仅要分析每种药草相互间的反应,而且要分析数种结合在一起的反应。

    两个药方在理论分析上可行,就算对张佳叶的病情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至少也会改善她的身体状况!

    夜空繁星点点,钟南山显得朦朦胧胧。

    钟南山茅草屋依旧亮着火光,整个草棚药香四溢。

    “终于成功了,就叫日月补元汤吧!“

    李长青已经废掉很多株灵草才真正在实际操作中将两个药方相结合,换做其他任何人都顶不住消耗的,此时成功心情大为畅快。

    清晨。

    天刚蒙蒙亮,李长青就站在山上读书。

    等太阳浮出水面的时候,孟云城带着几株花来到山上,在地里种下。

    相较前几日,孟云城显得从容淡定许多,不在把在山上种花当成李长青交给他的任务,而是自己有点喜欢上每天早起登山种下几朵花的感觉,隐隐理解李长青让他在钟南山种花的深意。

    李长青在山上割完韭菜,在孟云城的陪同下下山。

    路上孟云城向李长青请教一些问题,李长青一一解答,让孟云城受益良多,亦坚定了跟着李长青学习的想法。

    两人到后山的时候,李长亮才扛着锄头来开荒。

    “希望明天在日出时能看到你!”,李长青平静的对李长青说着,身上却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嗯嗯!”

    在李长亮心中,自己的堂哥一直如春风般,此时却心中‘咯噔’一下,竟然有些害怕,点头如捣蒜,心里懒散的念头烟消云散。

    李长青摇摇头,李长亮比孟云城可差远了。

    小学操场来听李长青读书的人一如既往的多,但散场后又都很有序的离开了,不会影响李家坳村民的正常生活。

    “李校长早!”,张明亮殷切地跟李长青打着招呼。

    “佳叶,在学校感觉怎么样?”

    李长青向张明亮点点头,然后对张佳叶问道。

    “孟老师、沈老师都很好,同学们也很好!”

    张佳叶露出晨光般的笑容回答道,比刚出院的时候精神状态好很多。

    “习惯就好,不过今天上午你不用上课了,跟我去上山一趟!”

    “李校长找到给佳叶治病的方法了吗?“,张明亮听着颇为激动。

    “具体如何得服药后再看看!”

    “我马上就能跟其他同学一样咯!”,张佳叶高兴得跳起来。

    “青哥,你过来一下,我有几句话要问你!”,李红豆拉着李长青的衣袖到一旁。

    “说吧!”

    “中医真的能治疗白血病?”,李红豆跟着李长青学习中医有一段时间,对此仍心存疑虑。

    “呵呵,其他人不能,我能!”

    李长青微微一笑,非常肯定地说着,然后带着张明亮、张佳叶上山。

    到钟南山小树林外,秦大爷那把椅子坐在小木屋下,旁边生着个火炉,炉火正旺。

    “李校长,你住在这里吗?”,张佳叶好奇地问道。

    “我住在小树林里面,你们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去就来!”,李长青转身进入了小树林里。

    “世界上竟然有李校长这样的人,真是开眼界了!”

    张明亮早就听说李长青住在山上,却是第一次上山,环顾四周高大的树木,挺拔的群山,处处透漏着大自然的气息,很难想象在如此山中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秦大爷,借你的火炉一用!”,李长青端着一个药罐从树林里走出来。

    “用吧!”,秦大爷睁开眼懒散地说一声,换个姿势继续睡觉。

    “好咧,十五钟后,喝一碗,半小时后再喝一碗,将药罐从火炉上取下来,冷却后,再喝一碗,明白吗?”

    用药的步骤很繁琐,李长青对张明亮叮嘱着,就到山上忙活去了。

    张明亮按照李长青吩咐的方法,给张佳叶喂药,完事后带着张佳叶下山。

    等张明亮离开后,秦大爷才恍恍惚惚的醒来,低声笑说一句:“李家小子,你还真是个大善人!”

    燕京数学研究所,所长办公室内,田广文坐在李秉仁对面。

    “李所长,咱们配合物理研究所处理的核心数据仍然没有取得进展,但是几位领导非常关系项目的进展,经常打电话过来询问,您经验丰富,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

    田广文忧心忡忡,眉宇间凝结着浓浓的愁绪。

    “广文,你几乎抽调了全华夏数论领域的精英,还是不能破解那些数据?”

    李秉仁前段时间身体欠佳,很少过问工作上的事,对田广文负责的项目只知道个大概,意外地问道。

    “是啊,物理研究所给的那些数据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从种种迹象上来看,确实存在某种内在联系,但以咱们目前的数论水平又很难弄清其中的转化公式,只能靠推算,工作量无比巨大,所以才麻烦!”

    田广文被那些数据折磨得精神憔悴,苦不堪言。

    “以前数论领域的研究一直是咱们国家的弱项,直到那个人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才让我们国家的数论水平达到国际水准,但现在的教育机构、科研机构行政化太严重,大家都一脑门子想当官,真正用心做学问的人太少了,不肯专研!”

    “依我看,那个人不出,你遇到的难题就解决不了!”

    李秉仁听田广文的描述后,立即想起一个人。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