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拒绝
    邱乐贤、田广文平时工作繁忙,都很少锻炼,到后山山顶的时候就已经气喘吁吁。

    “邱校长,李先生住在哪座山?”

    田广文用双手撑着膝盖,一眼望去重峦叠嶂,又有云雾萦绕,心中茫然。

    “就在对面的山脚下!”

    “那走吧!”

    在邱乐贤带着田广文上山的同时,张明亮亦牵着张佳叶到山上服药。

    张佳叶服用日月补元汤后身体有所好转,坚持要自己步行不肯让张明亮背她,速度竟然也不慢。

    邱乐贤、田广文到小树林外,见秦大爷躺在木屋外,身旁的火炉烧得‘噼里啪啦’作响。

    “我们来求见李先生,麻烦老大哥帮个忙!”,邱乐贤上次见识了秦大爷的怪脾气,好声好气地说道。

    秦大爷就闭着眼,对邱乐贤等置若罔闻,他守着东风茶场的古墓几十年,就为防止有人进去,现在他守在小树林外,也只负责阻止有人擅自闯入小树林。

    “这位田先生从燕京来的,找李先生有很重要的事情!”,邱乐贤继续说着。

    “人老了睡眠不好,大清早的想补个觉都不行,再吵把你们扔下山去!”

    秦大爷闭着的眼睛终于睁开,白发苍苍身形伛偻,却默然爆发出山崩般的气势,邱乐贤在那么一刻产生了只要自己再说一句就会被扔下山的错觉。

    “嘿,秦爷爷,隔老远就听到你的声音了!“

    张佳叶跟秦大爷接触几次后,知道秦大爷看着面恶而且言语不善,但其实大好人一个,非但不害怕反而生起了几分亲近。

    “小佳叶看来气色好很多了!”,秦大爷对坚强的张佳叶颇为喜欢,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说道。

    “那是,也不看看李校长是谁,比市里的那些医生厉害多了!”,张佳叶想到李长青就满脸崇拜。

    邱乐贤羞于自己被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给震住,气得面红耳赤,而白发老者又与李长青关系密切,不好发作,只能隐忍着。

    “等下李长青先生应该会出来给那位小女孩治病,咱们等着就是了!”

    田广文将邱乐贤拉倒一旁,出言宽慰,心里记住了邱乐贤的人情。

    “你们别跟秦爷爷计较,秦爷爷一个人孤苦伶仃的非常可怜,虽然说话凶了一点,但心是非常好的!”

    张佳叶注意到了邱乐贤、田广文,跑过去低声解释道,但秦大爷何等人也,又怎么会听不见呢。

    “没事!小姑娘,你身体情况怎么样呀?”

    田广文刚才听张佳叶说李长青比市里的医生更厉害,心里很好奇张佳叶究竟身患何种疾病,但又不好意思直接询问,于是弯下身子委婉地问道。

    “这位爷爷,你就是想问我得的什么病呗?”,张佳叶玲珑剔透,笑着对田广文说道。

    “额……”,田广文堂堂华夏数学研究所副所长、水木大学数学系主任被张佳叶问得哑口无言,神色一囧。

    “哈哈,其实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我患有白血病,已经大半年了,在市医院治疗半年。如果没有遇到李校长,说不定你们就见不到我呢!”

    张佳叶笑得如明媚的阳光,丝毫不忌讳自己的病坦言说道。

    “小姑娘好样的!”

    田广文自问在相同情况下,他都有难以坦然面对,一位看着年仅七八岁的小女孩却能够笑对人生,感到由衷的赞叹。

    “中医治疗白血病?”,邱乐贤听闻李长青的医术高明,但社会上一直在质疑中医的科学性,他自己也觉得中医不伦不类,心中有几分怀疑。

    “真想见识见识!”,田广文也非常好奇。

    小木屋的草棚下,李长青调配好日月补元汤,送到小树林外,见邱乐贤以及一位陌生人也在场,心知肯定有什么事找他,也不询问,只是向邱乐贤微微点头,然后把装有日月补元汤的药罐放在火炉上。

    “佳叶,把手给我。”

    李长青瞧张佳叶脸色比以前要好一些,知道自己的日月补元汤效果还不错,让张佳叶伸出手来确诊。

    “好的!”,张佳叶伸出自己的手腕。

    “坚持服药一段时间,你就能依靠自身免疫来消灭病变白细胞的!”

    从脉象来看,张佳叶的五脏六腑都得到很大的改善,李长青对自己调制的日月补元汤有了个清晰的认识,由几种灵药炼制成的果然不简单。

    “李先生!”,邱乐贤很忌惮秦大爷,向李长青招手不敢靠近。

    “邱校长,今天周六,有时间到山里来玩?“,李长青。

    “李先生,您好!我是华夏数学研究所所长、水木大学数学系主任田广文,话说当初您给《数学学报》投的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稿件还是我坚持要送到李秉仁所长面前的呢!”

    田广文一语双关,不仅点明了自己的身份,也巧妙地说了自己曾经给予过李长青帮助。

    “谢谢啦!不过,我证明哥德巴赫猜想也只是一时心血来潮,闲着没事就投给了你们,至于能不能发表刊登,对我来说并不打紧!”

    李长青笑笑道,看上去风轻云淡。

    “李先生大才!温安学院数学学院的院长丁绍元是我的师弟,将你用新的优化方法证明费马大定理的过程发给我看了,打心眼里感到佩服!李先生在数论领域的造诣,可以说国际超一流水准了!无论哪一样都可以震惊学界,李先生却甘愿在深山里耕种讲学,古时候的隐士也不过如此吧!”

    当初李长青给《数学学报》投的稿件,就一个名字,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后来又拒绝了华罗庚数学奖,田广文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李长青真的不在乎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摘下数学皇冠上明珠的荣誉,赞叹着李长青的才华与情操。

    “呵呵,田所长专门从燕京赶过来,不会就是来夸奖我的吧!”

    田广文是华夏数学界的大佬,若是普通人得到他如此夸赞,肯定乐得找不着北,但李长青修养日深,早就到达宠辱偕忘的境界,直言说道。

    “有个关于数论方面的研究课题遇到了困难,想请李先生加入我们,攻克难关!”

    “拒绝!”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