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易经与数学
    李长青新得两本书,正看得如此如醉,除给张佳叶配药外一整天都待在山上看书,田广文再次被李长青拒绝,张明亮、张佳叶看着都有些不忍,但李长青的事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傍晚时分。

    山上的树影婆娑,红霞满天。

    李长青放下手中的书,静静地看着风云变幻,虽然已经记不清第几次看,却怎么也看不够!

    回味一天所得,收获良多,对儒家有了新的认识。

    同一本书,每个读着都有自己的理解,但要真正读懂一本书,就必须让自己身临其境感同身受才行!

    一般人读董仲舒的《天人三策》可能会对其中的天人感应、三纲五常等嗤之以鼻,认为他们是愚昧的封建思想,在李长青看来《天人三策》产生于封建社会,本身就是封建思想,不适应我们如今的时代,但并非愚昧,否则也不可能得到汉武帝的大力推崇!

    就像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打破牛顿的经典物理学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科学定理同样也能被打破!

    但能因此就否定牛顿所建立的经典物理学吗?

    当然不可能!只不过是在使用的时候加了个限定而已!

    李长青读董仲舒《天人三策》的时候,就会将它限定在当时的社会背景格局里。

    董仲舒将道家的黄老思想、阴阳家的五行学说等杂糅到儒家学说里,开一派新儒,最终得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

    历史就像一个车轮,在不停的向前,却又总是惊人的相似,李长青似乎从董仲舒身上看到了自己未来道路的影子!

    山上田广文又白白的y耗了一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山下,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明天就是星期二了!”

    田广文可以肯定数学研究所、水木数学系的那群人如果明天再联系不上自己说不定会报警,到时候会闹出大笑话来。

    “堂堂数学研究所副所长、水木数学系主任苦求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帮忙解决研究课题……”

    田广文自己想想都觉得荒唐,但无奈物理研究所给的项目实在太难了,若单凭他们继续摸索下去,就只能得出物理研究所所给的数据根本不存在任何联系的结论,会直接导致整个项目瘫痪,无法进行下去!

    可物理研究所的那项研究对华夏乃至全人类都太重要了,且国家已经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去实验,从实验结果来看物理研究所的研究项目有很大概率是可行的,问题在于检测不到其中的内在联系,所以他们数学研究所承担的环节就极其关键了,田广文才会有如此大的压力。

    “明天是星期二?”

    “星期二,李长青先生回到温安学院给学生们上课!”

    “既然李先生不肯帮我,那我在课堂上提出来呢?”

    正在苦闷中的田广文突然看到了一丝曙光,但立马又担忧起来,

    “课堂上的时间那么短,就算李先生肯回答我,但他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找出那么多数据中联系吗?“

    田广文在患得患失中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李长青在操场上的讲学都已经结束。

    “糟糕,李先生要是走了怎么办?”

    田广文急忙收拾下自己,就往钟南山上赶,却在路上正好遇见李长青。

    “李先生!”

    “田所长早上好!”,李长青虽然拒绝了田广文的邀请,但对田广文本人还是非常尊重的,很客气地打着招呼。

    “听说李先生今天要去温安学院?”

    “是的!”

    “我恰好要去找邱校长有点事,能不能搭个顺风车?”

    “好呀!”

    一路上,两人随意聊着,很快就到了温安学院。

    上午九点多,第一节课已经结束,在学校门口还有很多才刚刚起床的学生,在排队买包子、油条、面条、烧饼等各式各样的小吃,赶着上第二节课。

    当李长青开着卡宴路过的时候,看见一位穿着黑色卫衣的男生好不容易排队买到烧饼掉在了地上,男生犹豫了一下,捡起来拍下灰尘,继续吃。

    李长青微微一笑,爱惜粮食是中好习惯!

    第二节课十点钟开始,整个阶梯教室都快要挤爆了,就连教室的窗户外都趴了一群人。

    “听说李教授上节课用一种优化方法证明了费马大定理,完爆那个叫怀尔斯的英国人!”

    “有什么好新奇的,知道李教授看着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咱们校长亲自去请他来咱们学校教书吗?”

    “切,谁不知道?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嘛!哥德巴赫猜想可比费马大定理难多了!”

    ”难怪邱校长、丁院长、还有那位水木大学的系主任都跑来蹭课,还毫不知耻的坐在第一排!

    上课铃声响后,周围才安静下来。

    “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自伏羲作八卦,周文王演三百八十四爻而天下治。“

    “无极是0,太极是无穷,两仪指阴阳,也指乾坤。四象指少阴、太阴、少阳、太阳,也指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八卦则分别指的是乾,兑,离,震,巽,坎,艮,坤。”

    “在阴阳学中,八卦通过“—”(阳爻)“--”(阴爻)两种符号的排列组合构成了世间万物。”

    ……

    李长青口若悬河,从《易经》引出数学,又从阴阳学说、儒家修养来阐述数学与易经的关系。

    田广文、丁绍元也看过一些人,分析《易经》中的数学奥理,莱布尼茨创立的微积分还是受到伏羲六十四卦方位结构次序图”的启发,解开了二进制之谜,从而把数学研究的层次推向了一个更高的领域,但从未有人从阴阳学说、儒家治国修身修身的角度来分析易经中的数学!

    “我的个乖乖,还能有这种操作!”

    “这也太秀了吧,关键是我居然破天荒的听懂了《易经》中部分内容,那可是号称最难懂的《易经》啊!”

    “作为一个苦逼的数学娃,第一次感觉到数学居然这么的高大上,还能跟修身养性有关,在下彻底是服了!“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