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锁龙井
    “duang!”,油腻的杀猪刀沉入井底。

    围观的人群看到一个跟往日完全不一样的李长青,平时的李长青就像一位饱读圣贤书的儒者,而此时却犹如混江湖的神棍,不禁在心中升起疑问,一把瓢、一截木头、一块破转、一把火钳、一把杀猪刀能有什么用?

    “青娃,可以了?”,李建国疑惑地问道。

    “应该成了吧!”五行属性的磁场暂时未融为一体,李长青也不敢确定自己没有任何失误。

    “轰!”

    响水沟凭空冒出一道惊雷,整个山体分布着五种不同颜色的无形气体,纵横交错形成天然的枷锁,小龙形风水受到五行封印的桎梏后本能的产生反抗,在摇摆挣扎。

    但五行封印的气场逐渐完全融合,构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慢慢地紧缩。

    废弃的井里传来阵阵嘶吼声,宛若神龙的哀鸣,好一阵才停歇。

    “好怪的天,大晴天打雷!”,李建国抬头看着刺眼的阳光,很纳闷地说道。

    “刚才井里怎么回事,那声音听着头皮都发麻!”

    李常武见自己刚把杀猪刀丢到井里就发生种种怪事情,挠着头皮不明所以。

    “然来大家都听见了,我还以为我出现幻觉了呢,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关在下面,在痛苦挣扎的一样!“

    李三德也站在废井旁边,听得非常真切。

    “青娃,怎么回事呢?”,李建国觉得必定跟李长青刚才的指令为有关。

    “呵呵,我说我把一条龙锁在井里了,你们信吗?

    ,李长青微微一笑,说完径直就走了,留下满脸懵圈的李建国等人。

    “把一条龙锁在井里?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龙?”

    “听老人说龙声如牛,刚才的声音的确有几分相像!“

    “难怪咱们盖的三清庙围墙总倒塌,原来响水沟有条地龙,看来已经被李大师给锁在井里了!”

    “李大师龙都能所得住,那李大师岂不是比龙更厉害?”

    看热闹的人只听了个大概,你一言我一语,猜测着事情的真相,李长青不知不觉中在那群人心中树立了无比高大的形象。

    日后三清庙落成,有很多香客特意来看锁龙井,也让山沟的里三清庙名声大噪,而李长青作为将龙锁在井里的人,自然也被传得神鬼莫测。

    几天后,三清庙的庙墙再次竖立在响水沟,果然没有倒塌,似乎更印证了大家的猜想!

    三清庙的面积不大,有一座大殿,将来供奉三清,有两座偏殿,好供奉其他神像,后面有一排房屋用来满足居住、做饭等生活必须,但还只是砌好了围墙,尚未盖顶,要全部修整好仍需要一段时间。

    相比之下,东风茶场老茶树修剪得速度则要快很多。

    老茶树都修剪完毕后,李长青将《齐名要术》里有关养茶的知识一股脑教给李长亮,又让李长亮带一些稀释后的灵水去灌溉茶树,用不了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看到成效。

    李长青自己在山中读着书、雕刻神像,闲着就去诸子百家圣人院里的御园去学习御之道,用学来的技巧来训练老鹰。

    老鹰喝了李长青熬制的灵药后,各方面都得到了大幅提升,再训养一段时间,李长青或许真地可以用老鹰来当坐骑。

    当响水沟三清庙的建造已经接近尾声的时候,李长青依然没有雕刻出令他自己满意的神像。

    李长青望着钟南山的山峰,突然想到了第八峰上的猴群,正好猴儿酒也喝得差不多了,于是乎烙好一篮子韭菜鸡蛋饼,直接翻过一座座高山,越过一条条流水,走过一道道荆棘,也踏过红得像一片火海的枫林,也穿过黄得像太阳国度的菊海,也看过在满山萧瑟翠绿欲滴的松柏!

    终于来到第八峰当初与猴群相遇的地方,猴群早就成群结队的挤在一起手舞足蹈,嘴里发出各种欢呼声,似乎为李长青的到来感到兴奋不已!

    “吱吱……唧唧……”

    白猴走到李长青面前,手脚在比划着什么,神情就像在怪李长青为什么这么久不来看它。

    李长青笑笑,抚摸着白猴的脑门,白猴再聪明,又怎么能理解得了人的生活呢?

    李长青揭开盖在竹篮上的布,流露出韭菜鸡蛋饼的香气,白猴抱着韭菜鸡蛋饼一顿乱啃,又分些给其他猴子。

    白猴吃得开心,也就忘记李长青很久没来看它这一茬了!

    猴群吃完韭菜鸡蛋饼后,很有规矩的坐成一排排的,就像等待老师上课的学生。

    李长青拿出新得的《春秋繁露》读着,“凡物必有合。合必有上,必有下;必有左,必有右;必有前,必有后;必有表,必有里;有美必有恶;……。

    董仲舒的《春秋繁露》全面论证了“天不变道亦不变“的形而上学思想,所谓“道“,是根据天意建立起来的统治制度和方法,但在李长青的读书声中却在传达着大自然的规律,动物如何与自然和谐相处。

    《春秋繁露》用形而上学的观点加以分析判断,认为这个道是永恒的、绝对的。

    声音在山林扩散开来,不仅猴群听得津津有味,一些在觅食的鸟儿也停在树枝上,静静地听着,那声音比大自然的风声更加有吸引力,仿佛在诉说着大自然那些千百年来亘古不变的道理。

    李长青在猴林读几遍《春秋繁露》的领悟,比自己在小木屋里读上百遍的都要多!

    而且在攀登第八峰,与猴群相处的时候无比地放松,颇有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觉。

    太阳落在山林间的光线有些暗黄,李长青与猴群分别,抄近路下山。

    好在李长青的脚力轻健,否则一般人在太阳落山前不一定能吓得了山。

    李长青下山的时候,在第五峰的峡谷中发现一根很大的黄杨木。

    据本草纲目记载:“黄杨性难长,岁仅长一寸,遇润则返退”,所以有千年难长黄杨木的说法。

    但黄杨木质地坚韧,表面光洁,纹理细腻,硬度适中,色彩庄重,磨光后可以与象牙相媲美,很适合做神像。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