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高级制茶工艺师
    东风茶场的厂房虽然已经有二十几年的历史,但房屋都是钢筋水泥的结构,保存得比较完整,稍微翻修后就能重新使用。

    李建国立即安排人打扫卫生、接上电源,同时派人赶紧采摘雨后的新茶,收集起来后放在日光下晒掉青茶中的水分。

    前几天似乎将雨下得干干净净,接下来的日子都是大晴天,只用两三天就将东风茶场采摘的新茶叶中的水分蒸发得差不多。

    然后将茶叶放在室内萎凋,让叶片水份继续蒸发,引起茶缘细胞破损,有助于空气进入叶肉细胞内,除去茶中的苦涩及草菁味,而茶叶水份也能走水平均。

    前面两个步骤晾菁、走水都只是基础准备工作,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而接下来的浪茶则相当关键。

    浪茶就是碰青,需要很多技巧,会影响到茶叶的香醇度,稍有失误容易造成茶叶损伤,接下来的茶叶便不再散发香气。

    茶叶走水的过程在东风茶场一楼一间很宽大的厂房内进行,茶叶装在竹制的大型簸箕中,只要保持房间通风就行。

    而到浪茶的时候,则必须有技术的人出马。

    在山上的时候李长青曾经将有关制茶的手艺传给了李长亮,但李长亮可没有李长青那样恐怖的理解力、控制力,必须经过实践指导才能真正掌握。

    除李长亮外,还有三名专门来习浪茶的技术年轻人,以及一位花大价钱从邻省兴阳市请来的高级制茶工艺师蔡玉山。

    毕竟即便李长青的制茶工艺再高超,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让李长亮等学会制茶的技术,而李长青又真正能待在茶场里的时间很少,所以聘请一位高级制茶工艺师来辅导李长亮等人也是很有必要的。

    兴阳市以毛尖而出名,是华夏十大名茶之一。

    蔡玉山不仅是一位高级制茶工艺师,同时也是信阳茶叶评审委员会的成员,李建国托关系又花了不少钱才请来的。

    东风茶场重新开始生产对李家坳的村民来说是一件大事,闲着看热闹的村民将厂房给挤满了,来晚的人就只能隔着厂房外的玻璃观看。

    “听说您也是一位制茶高手,请问您是什么级别的?中级制茶工艺师?”

    蔡玉山皮肤微黑个子瘦高,脸型有如刀刃,穿着白衬衫,额头上有几道很深的皱纹,看上去给人一种很刻薄的感觉。

    在来之前,他就听中介人说,李家坳有位制茶大师,这次请他过去,只是辅助调教一段时间的制茶学徒,以他高级制茶工艺师的身份本是不屑于做这种事的,奈何李家坳开除的价格太诱人,也就看在钱的份上勉为其难的来了,但他那曾想到李家坳那位所谓的制茶大师竟然是一位看着只有二十六七的年轻人!

    制茶是一门技术,是需要水磨的功夫。

    蔡玉山觉得自己猜他是位中级制茶工艺师已经是看得起他了,说不定顶天了是一位初级制茶工艺师,山里人没见过世面,才会把他说得那么夸张!

    “呵呵,我什么级别都不是!”

    李长青笑笑道,说来也奇怪,现在的社会什么都有个级别、要有个证书,如果放在今天华罗庚这种初中毕业的人,是不可能进清华园的那岂不是要错过一位国际数学大师?

    “那你懂得制茶?“

    蔡玉山初来乍到,可不认识什么国学大师李长青,想到自己堂堂的高级制茶工艺师竟然来辅助一位连初级制茶工艺师都不是的人,就很生气,毫不客气地问道。

    “略懂一点!”,面对蔡玉山的质问,李长青也不生气,很和气地回答道。

    “李书记,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天经地义!但我们之前说的是,让我来辅助一位制茶大师来教导制茶学徒,可现在怎么回事?我告诉你,你们开的价格确实很高,也很诱人!但我是高级制茶工艺师,兴阳市茶叶评审委员会成员,你让我来辅助一位懂点皮毛的年轻人不是在侮辱人吗?这钱我退你,我走!”

    蔡玉山看到李长青若无其事的表情,更加生气,觉得有损自尊,非常气愤地对李建国说道,然后转身就想走。

    李长青在李家坳村民的心中地位何等尊崇?

    听到蔡玉山如此说李长青,一些脾气火爆的人拳头已经捏的嘎吱作响了,要不是鉴于李长青在场,说不定会冲上来把蔡玉山爆锤一顿!

    李建国亦忍着怒气,脸色黑得吓人!

    将心比心,李长青觉得蔡玉山对自己制茶的手艺不了解,虽然有点门缝里看人的嫌疑,言语上也有些过激,但能够理解!

    一位高级制茶工艺师的确非常难得,如果一个茶场有一位高级制茶工艺师存在的话,能够将茶场的茶叶品质提升很多个档次,蔡玉山有自傲的资本!

    “蔡师傅,可能是他们没有跟你说清楚,我就是自己平时在山上做些茶自己喝,的确称不上是什么制茶大师,这次就由你来主导培训东风茶场的制茶学徒,再给你提高一半的薪金,你看怎么样?“

    现场气氛不对,李长青觉得自己不加阻止的话,蔡玉山说不定要被群殴,于是喊住蔡玉山,心平气和地说道。

    “不仅不生气,还给他加钱?这份以得抱怨的胸襟也只有李大师才会有吧!”

    很多村民都在气头上,极其诧异李长青的做法,不过也没有其他的意见,只是感叹于李长青的胸襟。

    至于钱方面,李家坳请一位高级制茶工艺师的钱还是很充裕的!

    “哎,看在你还年轻,认错态度又好的份上,这次就算了!我教他们的时候,你也跟着学,说不定将来也有成为高级制茶工艺师的机会!不过,这个薪金的事,你说了算吗?”

    蔡玉山听到李长青说给他再提高一半薪金,而且让他主导培训,觉得条件就很能接受了,面子上也过得去,停住脚步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对李长青说道,但又担心李长青不能做主,把目光投向了李建国。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