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玄宫山
    顾存明、黎善玉、通宏胜等爆发出哄堂笑声,指着鲁德佑笑得嘴角抽搐。

    “鲁董事长,给你留了一杯呢!”,李建国带着笑意说道。

    “李书记,太感谢了!你放心,以后东风茶就是我们安全电工的专用茶!”

    鲁德佑极其感激,当即表了个态,接着就很眼热地盯着李建国手中的茶壶。

    “哈哈,多谢鲁董事长支持!请鲁董事长喝茶!“

    虽然有借助李长青威望的嫌疑,但东风茶场要在当前的茶叶市场上打开格局殊为不易,李建国毫不客气的答应了,把手中的茶壶给到鲁德佑的手中。

    鲁德佑如获至宝,用手护着,小心翼翼地给自己倒上一杯,细细的品尝着。

    茶花会结束后,金珠药业、安全电工、宏胜磨具等谷阳县大大小小的企业都向东风茶场下了订单,但东风茶场才恢复生产,李长亮等尚在刚熟悉制茶工艺,一时间竟出现供不应求的场面。

    九月开学月结束,到了十一长假。

    温安学院的学生们都陆续回家,老师们也进入休假状态。

    校长邱乐贤组织学校骨干教师到玄宫山游玩,李长青自然在名单行列中。

    玄宫山位于温安市铜山县,是国家4a级风景名胜区、国家自然保护区,与赣西省交界,有中江省南部第一山的称号。

    李长青生长在温安市,久闻玄宫山的大名,却一直没有机会到去游玩,同意了邱乐贤的邀请。

    到十月一日,李长青自己直接从李家坳出发,到玄宫山的入口处与邱乐贤等其他老师集合一起上山。

    玄宫山面积有一百九十六平方公里,比钟南山要大上三十几倍,与玄宫山相比,钟南山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而且玄宫山历史悠久,人文景观星罗棋布,南朝晋安王曾经在玄宫山修建了九座宫殿,早在南宋时期道士张道清就在玄宫山开辟了道场,不仅是观光名山、避暑名山,也是文化名山、宗教名山。

    玄宫山宫山是道教御制派的本山,牧真观是御制派的主要宫观。

    香火鼎盛之时,玄宫山是全国五大道场之一。

    可惜明末以后数百年间,由于连年兵乱频繁,山上名胜屡遭破坏,玄宫山道场从此一蹶不振。,远不如秀宁县的齐云山、都江市的青城山、鹰滩市的龙虎山、东山市的鹤鸣山、丹江市的武当山,但在华夏仍然有一定影响力!

    来玄宫山的人中,有部分人跟李长青等一样,纯粹来只是来游玩,也有一部分人从天南地北到玄宫山来朝拜。

    李家坳的钟南山虽然因为有李长青的存在,在温安市享有一定声誉,不过与玄宫山这样的真正有历史底蕴的名山大川相比就逊色得很多。

    玄宫山拥有云中湖、金鸡谷、石龙沟、铜鼓包、晋王陵以及中港六大景区,雄奇险峻,景色迷人。

    既有江南山峰之奇秀,又具有塞北岭岳之雄伟。

    李长青跟着队伍沿山道一路向上,来到玄宫山的进山门户怪松坡。

    怪松坡在玄宫山半山腰,是游人登山的必经之路。

    温安学院的老师们平时很少运动,爬到半山腰就已经气喘吁吁,正好停下来拍照留念顺带发个朋友圈。

    李长青脸色、呼吸都跟平时一样,凭栏静静地欣赏着这座千年名山。

    满坡泉水如琴叮当弹唱,奇石遍布,状如龙飞虎跃,富有山野情趣。有棵高十丈的“万年松”植于汉代,老枝纷披,横枝十亩,云根仙骨,婆娑如车盖。屈曲似蟠龙,虬须上竖,无风时披其微枝,浑身皆动,风起则怒涛万顷,形神俱怪,不负有“怪松坡”的名号。

    古松下有一座来鹤亭,鹤之依松,松之招鹤,性相感而相招,意蕴优雅。

    美院的几位老师竖好画板,拿出颜料盒、笔墨,趁着休息开始临摹满坡的怪松。

    其他学院的老师不懂美术,但不妨碍他们的好奇心,兴致勃勃地围观着。

    美术学院的几位老师中,有教国画的,也有教油画、版画、雕塑之类的,不过能在现场写生的,自带画板的就只有教国画、油画的老师了。

    油画与国画大相径庭,从用料到技法上都截然不同。

    目前油画比较热门,学油画的学生比较多,美术学院的老师中有五位都是学油画出身,只有两位是专研国画的。

    七位老师各自在来鹤亭找好观景点,在脑海中构图片刻便开始动笔,油画用的油性颜料,画在亚麻布等布料上,国画用墨,画在宣纸上。

    油画重背景,凡物必有景,而国画重意境,强调神形兼备。

    温安学院本身就是一座三流学院,美术学院更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分院,并不是专门的美术学学校,师资力量很一般。

    李长青看了几眼,几位油画、国画老师中除了院长石承安外,只能算得上中等水平,有相当的绘画经验能够独立的绘制作品,内容丰富色彩逼真,有一定的风格,所描绘的对象非常生动,然而在光影、角度、意境等上面尚有缺陷,但教一些刚入门的学生还是很足够的!

    美院院长石承安用国画画的怪松坡美景既得其神又得其形,但松的神更松的形是相互独立的,差一点水乳交融的韵味儿。

    “李大师,自古书画不分家,您书法别具一格,给人一种潇洒飘逸的感觉,出版的字帖在市场也卖得很好,我自己也买了一本呢!我们其他的老师都是门外汉,不也知道哪位老师画得好,哪位老师画得不好,您能不能点评一下这几位老师画得怎么样呢?”

    邱乐贤看了一圈实在看不出什么苗头,想着李长青有可能懂绘画,向李长青求助道。

    “石院长画得不错,其他的老师也都还行!”

    李长青虽然不在乎得罪人,但也不会随意得罪人,含糊地说了一句。

    “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邱乐贤笑道。

    “嘿嘿,也就是学的时间长一点!”

    石承安月末五十岁身材肥胖,满脸络腮胡,随和地说道。

    美院副院长骆嘉纳却脸色一黑,感觉李长青在邱乐贤面前落了他的面子。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