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怪坡图》
    说来也巧,在美院的七骨干教师中,五位油画老师最大的也才四十多岁,只有一位有正教授的职称,其他的都还是副教授。

    两位国画教师石承安、骆嘉纳年级稍大,分别担任了美院的正副院长,剩下的国画老师大部分是近几年才引进的,目前都还是讲师职称,没有在此次旅行的行列中,中间就像断层一样。

    五位油画老师尚还好说,大家都被李长青划归到‘还行’的层次中,虽然心中有芥蒂,觉得李长青根本不懂油画,但也尚能忍受李长青的评价。

    可总共就两位国画教师,李长青把石承安单独列出来,却把他跟那些中年教师放在一起,不就是直接给他上眼药吗?

    其实李长青未想太多,他在温安学院待的时间很少,而且大部分时间都在数学学院,其他学院的老师认识不多,就连石承安也是刚才上山的时候才说过几句话的,更不会无聊地去针对谁,只能怪骆嘉纳想得太多,而且国画技巧的确算不得上层。

    骆嘉纳在心里生闷气,可大家都是文化人,又有很多学校的领导、同事在场,总不能如泼妇般跟李长青对撕吧?

    但什么都不说的话,那不是坐实了他国画造诣跟石承安不在一个水平上吗?大家都是美院院长,让他以后怎么在美院混下去?

    骆嘉纳突然灵机一动,尽管有书画不分家的说法,但书法跟绘画的确是两回事,骆嘉纳也没有看过李长青在市面上流传的字帖,在他看来一个年纪轻轻专门搞数学的人字能好到哪去?更何况还是绘画呢?

    “想必李老师也是国画行家,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们展示一下呀!”

    骆嘉纳皮笑肉不笑地向李长青说道,想以李长青拙劣的国画水平,来证明刚才李长青刚才的点评是没有依据的、没合理的。

    “呵呵,行家谈不上,就是自己平时画着玩而已!”

    世事洞察皆学问,李长青饱读圣贤书,将骆嘉纳的表情转变都看在眼里,大家一起出来旅游,他可不想让骆嘉纳很难堪,自谦地说一句,给骆嘉纳一个台阶下。

    “现在大家本来就是出来玩的嘛,李老师既然是平时自己画着玩,那就在现场给我们画着玩呗!”

    骆嘉纳觉得果不出他的意料,李长青必定是怕丢人现眼才故意推脱的,就步步紧逼地说道。

    “既然这位老师强烈要求,那我就嫌丑了!”

    李长青看了眼骆嘉纳,心中也很无奈,明明给了对方台阶,可对方却不知道进退,反而紧咬着不放。

    五位油画老师眼中冒出精光,骆嘉纳做了他们想做不敢做的事,都殷切地盼望着李长出丑。

    石承安对李长青的了解也局限于证明哥德巴赫猜想,在国际上造成很大轰动,随后拒绝了水木大学、燕京大学的聘任,选择了温安学院等为大众所熟知的信息,对李长青的国画水平也有些怀疑,但能将他与骆嘉纳这种善于专营的人划分开来,应该也是以后一定水准的,心中又有几分期待。

    “这位老师……”,骆嘉纳听着眼皮一跳,他好歹也是美院的副院长啊!

    “我没有带画板笔墨,可以借用下你的吗?”,李长青摊摊手,向骆嘉纳问道。

    “当然可以!”,骆嘉纳挤出丝难看的笑容,把自己画的画小心翼翼地收好,然后给李长青让位置。

    天地山河尽入我心,李长青刚才在欣赏玄宫山怪松坡美景的时候就已经在心中想好构图,此时手持毛笔蘸上墨水直接就在白色的宣纸铺开玄宫山的画卷。

    以奇峰突兀绵延群山做为背景,山与山之间云雾缭绕。

    轻烟淡峦,山势险峻,草木泽生,云烟浮动,云霞卷舒,洋溢着盎然生机。

    在山门入口有一道瀑布飞流直下,晶莹的水花升腾起朦胧的雾气,侵染了长在嶙峋怪石间的松树,每一颗松树苍天笔直但神态各异,有如一位位特立独行放荡不羁的骚客,颇有魏晋之风。

    松外的长亭古朴大气,有三两只白鹤冲天而起,更显几分仙意。

    石承安刚开始抱着玩味的笑容,见到李长青笔下的画面开始展开,笑容渐渐僵住!

    李长青看似用笔随意,却技法森严,颇有举重若轻的意蕴,单这份国画功底就不在他之下了,心中惊讶不已。

    等李长青画的《玄宫山怪坡图》呈现出整体面貌的时候,石承安已经忘乎所以,完全沉浸在李长青的画中。

    骆嘉纳虽然国画水平一般,靠着专营才当上了美院的副院长,但毕竟从事国画创作几十年,对国画的鉴赏能力还是有的。

    李长青的《玄宫山怪坡图》画面构图远虚近实,近景突兀,远景清雅,笔力刚劲挺拔、浑厚沉着、墨气明润,浓淡虚实相生,整幅画画卷气势磅礴,流溢着生命的激情,跳动着生命的神韵,完全是国画大师级的上上之作啊!

    ”怎么可能?他一个不到三十岁的数学学院老师怎么可能画出国画大师级水准的国画?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骆嘉纳看着李长青的《玄宫山怪坡图》,大脑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痴痴地如梦呓般重复着那句话。

    ”妙!绝妙!画卷表面上看似着重画松,可却隐隐迸发出对山川大地的咏唱,对自然精神的光照。天地之间、宇宙万物,孕育着生命的融和之气,山厚木茂,必风和日暖,水深土沃,必人杰地灵,李大师这幅画将浩浩荡荡的天地之间氤氲之气跃入画卷,彻底将玄宫山这座千年名山给画活了啊!“

    骆嘉纳只看到《玄宫山怪坡图》从技法上体现出来的视觉冲击,而石承安则完全融入到画中,看到画里更深层次的隐意,对于一个毕生从事国画创作的人来说,正好被挠到了最痒处,浑身似乎激起了一层电流,就连灵魂都有种颤栗的感觉,旁若无人地抚掌称赞。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