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江山如画
    “什么?李大师居然拒绝了?那可是一千万啊?”

    邱乐贤、丁绍元等本以为李长青会答应,结果却让他们大跌眼镜。

    石承安也很意外,以当前的书画市场来说,很多活着的着名书画大师的作品也才卖到几百万,李长青的《玄宫山怪坡图》虽然在书画大师中也属于上乘,但李长青本人毕竟在书画界没有任何名气,相当于一个纯新人,许英范开除的一千万的价格已经不低了。

    况且许英范是以书画鉴赏而名的书画大鳄,许英范愿意花大价钱买李长青的画,也是对李长青艺术水准的极高肯定,对李长青以后创作的画在价格上有非常大的帮助,如此好事就像天上掉馅饼一样,换作发生在他身上的话,说不定已经被砸得乐晕了,可李长青却直接拒绝了!

    许英范之所以愿意出旁人难以想象的高价购买李长青的画作,一方面是在商言商,他看中了李长青的潜力,虽然李长青此时没有什么名气,但以李长青如此年纪就能画出顶级大师水准的国画,假以时日必定能名动华夏,说不定有机会能如他师公齐白石一样成为一代宗师,那时候李长青的画就不是以千万计算了,另一方面,许英范也的确是喜爱李长青的画,只是看了一眼就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如果李大师觉得一千万不够的话,那我再加两千万,出三千万如何?”

    许英范本以为李长青虽然画技高绝但年纪轻轻,经历的事情比较少,自己的一千万对方应该不会拒绝,可意外却偏偏发生了,又很诚恳地直接翻了两倍。

    “不是价格的问题,而是这张画本身的问题!”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李长青对物质生活要求不高,但三千万他可以用来做很多事情,能够帮助到很多人,他没必要跟钱过不去,可李长青却不会让自己不满意的画流传出去!

    “这张画有什么问题?”,石承安听着一愣,在他看来李长青的《玄宫山怪坡图》已经达到了顶级大师的水准,难道还有什么瑕疵吗?

    美院的五位油画老师、骆嘉纳都再次审视李长青的《玄宫山怪坡图》,非但没有看出任何问题,看得愈久反而越发地体会到李长青这幅画除表面画松外,隐藏在暗处对天气山河的歌咏,似乎将玄宫山的山魂抽到了画纸上,心中隐隐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画几百块都没人买,而李长青的画却有人出到三千万!

    “堪称完美啊,怎么会有问题呢?”

    此时在所有人心中都有同一个疑问,就连以书画鉴赏发家的书画大鳄许英范都没有明白李长青指的是什么。

    “邱校长,你对书画了解吗”?,李长青未解答众人的疑惑,却扭头向邱乐贤问一个毫不相干的话题。

    “额,说来惭愧,我对书画知道的很少!“

    邱乐贤不明白李长青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但还是如实地回答道。

    “那邱校长觉得我这幅画画的怎么样?”,李长青继续笑问着。

    “李大师画的松树很有神韵,将怪松坡松树的特质体现得淋漓尽致!”

    邱乐贤不懂画,却很直观地看出了李长青画的好。

    “呵呵,很好!真正的艺术从来不是阳春白雪,而是雅俗共赏的!就像邱校长不懂绘画,也能看出我画的松树的特质!但其实除松树外,我尝试将玄宫山天地间山川草木的灵气隐藏在第二层,可相信除了许先生、石院长等专业人士其他人应该都没有看出来吧?说明我这幅画在局部意境与整体意境的处理上存在瑕疵,没有将两者有机的关联融合,这就像一栋两层楼的楼房,却没有从一楼到二楼的楼梯,这样的房能卖给住户吗?“

    “虽然许先生的三千万很诱人,但对于这样的不合格品,就应该销毁掉!”

    李长青说完,拿起自己刚才画的《玄宫山怪坡图》,‘嘶啦’一声,将整幅画撕得粉碎。

    虽然这幅画的着作人是李长青,但邱乐贤、丁绍元、美院的五位油画老师、骆嘉纳、石承安都觉得莫名的心痛,那撕碎的不仅仅是一张纸,而是代表着三千万啊,就这样没了!

    “李先生真是怪人!按照李先生的要求,恐怕只有那些一代宗师才能做了!难怪李先生能画出大师级水准的国画,却在画坛默默无闻,原来是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

    许英范无比的可惜,李长青说的道理他都明白,在书画界能够在一副画上蕴藏两种意境,就可以称得上大师,只有那些绝代宗师才能将两种意境融彼此独立的同时有机地融合到一起,但许英范却从来没有想过,画中的两种意境没有融合在一起可以算作一种瑕疵,毕竟就算两种意境不能有机地联系在一起,那也是大师级的水准啊!

    石承安、骆嘉纳脸色羞愧,如果李长青刚才说的算是瑕疵的话,那他们所谓的画作就是小孩子的涂鸦了!

    尤其是骆嘉纳,他曾经也是真正地发自肺腑地热爱国画,但慢慢地迷失在名利场上,步步专营早已经忘记了当初为何出发,感受到李长青对于绘画的一颗纯粹的赤子之心后,亦有所悔悟,在心里暗下决心,在今后的日子里一定要全身心地投入到绘画创作这件事上来。

    “呵呵,其实你们也不必可惜,自古有言,江山如画!这世界不就是一副最美的画么,我们本来就生活在画里,用心去欣赏大好河山、林木花草、鱼虫走兽,就像在画中游玩一样,何必舍本逐末呢?”

    李长青看到其他人都一副惋惜肉痛的表情,很洒脱地说道。

    “李先生说的很对,生活从不缺少美,而是缺少一双发现美的眼睛!虽然我比李先生年纪要虚长不少,但不知道能否跟李先生交个朋友,一路看看这玄宫山的美景?”

    许英范从未见过如李长青般有趣的年轻人物,抛开俗念欲与李长青同辈论交。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