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特殊邮票
    “除了感谢张观主医好了我的顽疾外,还有另一件事也得谢谢张观主!“

    许英范神情一正,故意吊站张仲济等人的胃口。

    “哦?说来听听?”

    对张仲济而言,像许英范般的好豪商就是衣食父母,顶得上无数的香客,神情、语调都配合得恰到好处。

    “哈哈,要不是来玄宫山还原,我又怎么能见到李长青李大师的丹青妙笔呢?”,许英范满脸笑容地说道。

    “许先生太赞誉了!”,李长青微微笑道。

    “许先生是书画界的大拿,能得到许先生如此称赞,说明李先生的画必定超凡脱俗,可惜未能一见!”,张仲济作出一副很遗憾的样子叹气着说道。

    “张观主对绘画也很有研究,机会难得,两位大师何不交流一下画技呢?”

    许康平觉得父亲对李长青过于重视,想借张仲济来打压下李长青,让李长青在许英范面前丢脸。

    “呵呵,一些拙劣伎俩怎敢在许先生面前献丑呢!”

    张仲济眼力非许康平可以比,从刚才许英范对李长青的态度中可以看出李长青的画技绝非等闲,交流画技的画太过冒险,万一被一位年纪轻轻的人给比下去,有失他高人的风范,就委婉地拒绝了。

    “刚才李先生说他也是一名医生,干脆先让张观主帮爷爷检查下身体,再由李大师检查,两者对照一下,不是更加保险吗?”

    许萱彤记恨李长青说她‘不育不孕’的事,抓住机会就煽风点火添油加醋。

    “李先生是温安学院医学院的老师?”

    许英范在上山的路上看见过邱乐贤等举着的旗子,知道李长青他们都是温安学院的老师,本以为李长青会是美术学院的老师,谁知道李长青居然是一名医生,很惊讶地问道。

    “我是一名医生不假,但我只是空闲的时候,到温安学院教教数学而已!”,李长青没想到许萱彤会来这么一句。

    “李长青?我想起来了,记得半年前有个人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在国际上造成很大影响,那人就是温安市的,也叫李长青,该不会是你吧?”

    很多故事都慢慢会在时间里陈旧,李长青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时,举国震动国内外都在关注,才过去半年,大家就都记不清证明哥德巴赫猜想人的名字了,许萱彤大学学的是金融,跟数学关系比较密切,略微关注了一下,也是猛然间才想起来有这么个事。

    “纯属游戏之作!”,李长青很平淡地说道。

    “解决了数学界几百年的难题,摘下数学皇冠上的明珠,只是游戏之作……?太能装b了吧,不过我喜欢!这样的邮票才有意思有纪念意义呢!”

    许萱彤看着眼睛都亮了,在她已经收集的邮票中有当红小鲜肉、气质偶像大叔、嘻哈风的说唱歌手,唯独没有高冷学者型的特殊邮票。

    “李大师这游戏之作就完成了数百年来无数人穷尽毕生精力都没有成功的事,大大地给咱们华夏增光了!”

    许英范对数学不了解,但也知道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意义。

    “前人的研究虽然没有成功,但却告诉了我们那些方法不可行,我是站在他们的肩膀上才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所有研究这个课题的人都作出了贡献,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李长青当初总结了很多失败的经验才成功地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那些为这个命题付出过的人的确都功不可没。

    “李大师的一番言论,足以让华夏大部分追名逐利的专家教授都听得羞愧不已啊!”

    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许英范感受到李长青身上高尚品格所带来的魅力,觉得非常的舒服。

    “既然李先生只是空闲时间到温安学院教书,那么李先生的本职工作是在医院工作?”

    许康平觉得许萱彤的提议很不错,让李长青帮忙给许英范检查身体,再让张仲济复查,把话题拉倒李长青的医生职业上。

    “主要在山上种种地、养养鸡、读读书,偶尔才到村里的卫生所帮帮忙!”,李长青摇摇头否定道。

    “我阿爸这次来还原,还想让张观主再检查下,李大师也是医生的话,能不能帮我阿爸瞧一下呢?”

    许康平越发地觉得李长青爱夸大其词,一个在山上种地的农民,读了几本书,在山村里的卫生所打杂就敢自称医生,说不定来行医资格都没有,就更想要在许英范面前揭穿李长青的庐山真面了,故意不动声色地说道。

    “小事!”,李长青虽然没有义务帮许英范检查身体,完全可以拒绝,但许英范为人还不错,就答应了。

    “那我就抛砖引玉了,劳烦许先生伸出手腕!”

    张仲济眯着眼,让他跟一位乡村郎中比医术,若非是许英范,换做其他人,他早就摔门而走了。

    “麻烦张观主了!”,许英范撸起袖子,手腕朝上放在张仲济面前。

    “许先生脉象从容和缓,不浮不沉,不迟不数,不细不洪,节律均匀,又胃气、有神、有根,一切都很正常!”

    张仲济将手指搭在许英范的脉搏上,片刻后说道。

    “都是托张观主的福,去年来玄宫山,在山脚下走几步就没有了力气,今年从山门口一口气爬过了云关狭隘,直接上到了牧真观!”

    许英范也觉得自己吃得香、睡得香,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身体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得到确认心情非常舒畅。

    “阿爸,再给李大师瞧瞧吧,说不定李大师有不同见解呢!”,许康平说道。

    许康平、许萱彤一唱一和,许英范又怎么看不出自己儿子、孙女的意图呢?他这个儿子气量太小,孙女又喜欢在外面胡闹,他堂堂书画界的‘柴大官人’,用二十万购买九千副大师级画作将和平画店开遍海内外的传人人物,竟然没有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不用了,张观主都说一切正常,没有必要!”,许英范言语中有几分寂寥的味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