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一章 儒者
    “糯米真地变黑了!”

    许康平不能确定糯米是否真地能用来检测一个人有没有中蛊毒,但他很清楚正常人的血液滴在糯米中应该是红色的,而他阿爸的血液却让糯米变成了黑色,显然是不正常的,顿时神情大变。

    “许先生居然真地中了蛊毒!”

    苗疆蛊道的人平日里很少出来活动,张仲济对蛊毒的事情所知甚少,但空穴不来风,他从一些修道的朋友口中验证过用糯米来检测蛊毒的说法,再也难以保持一副风轻云淡的高人模样,露出错愕的表情。

    “啊……“,许萱彤目瞪口呆地张着嘴,既担心又震惊。

    “张观主对蛊毒的事情了解吗?”,许康平向张仲济求助。

    “略知一二,虽然用糯米来检测蛊毒只是出现在电视里,但空穴不来风,也是有几分可靠性的!”

    事关许英范的性命,张仲济可不敢因为表面功夫而耽误了,只好如实说着,心中却难以平静,他给许英范检查了两次,都没有发现隐藏在许英范身上的蛊毒,而李长青用肉眼就看出许英范身上的蛊毒,也忍不住疑惑温安市何时出了位这么厉害的人物。

    “张观主能不能帮我阿爸再复查一下?”,许康平期许地望着张仲济。

    “呵,蛊毒十分隐秘,我也没有办法,你还是问问李先生吧!”

    张仲济苦涩一笑,且不说他不能察觉到许英范中的何种蛊毒,单苗疆蛊道那群疯婆子睚眦必报的性格他也不想参与到其中。

    “李大师……”,许康平才真正意思到李长青的不凡之处,面色诚恳地说道。

    “请问张观主给许先生用的什么药?”,李长青没有看许康平,反而向张仲济问道。

    “金石散!”,张仲济不知道李长青的目的,只说了个大概的药名。

    “难怪了,金石散属阳性,那隐藏在许先生肺部的蛊毒属阴,许先生服用金石散后,那股阳属性的金石散将蛊毒逼到了寿宫,许先生的咳嗽是治好了,但这生命就随时都可能有危险了!”

    李长青终于明白许英范的寿宫明明生命力旺盛,却有一块指甲大小的黑影,然来是从肺部转移过来的。

    “蛊毒从肺部转移到了寿宫?”

    张仲济本来不打算插手,听到李长青的话后,脸色狂变,内心有如翻江倒海,蛊毒在肺部,许英范只是每年咳嗽一下,并没有生命危险,但转移到寿宫后,一旦蛊毒再次爆发,就是神仙也难救,那样他非但没有治好许英范的病,反而害了许英范啊!

    “这件事怪不得张观主,张观主也是出于一片好意,无需愧疚!”

    许英范作为当事人反应异常平淡,看到张仲济的神情,反而出言宽慰,似乎对于寿宫中的蛊毒不怎么在意。

    “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李大师,之前我看阿爸对您毕恭毕敬有些服,语言上有不太恭敬的地方,希望您能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一次,救救我阿爸!”

    许康平虽然气量小,但对许英范的一片孝心不假,低头向李长青认错。

    “言重了,不过我对蛊毒知之甚少,而且许先生的蛊毒在寿宫,司命之所,稍有不慎后果非常严重!我看解铃还须系铃人,许先生去一趟苗疆,或许有办法解决!”

    就算许康平不道歉,李长青也不会在意,但他只是通过《麻衣相法》中观人气的手段,才看出许康平身种蛊毒,对具体如何解毒半点都不了解。

    “生死有命,我许某人活到古稀之年已经够了,无论如何都谢谢两位大师了!”

    许英范自从知道自己中了蛊毒后,一直副看淡生死的样子,面无表情地朝李长青、张仲济拱拱手。

    “许先生,我虽然无法帮你解毒,就送一副字给你带在身上吧,也许能够压制蛊毒的爆发,将他的蛰伏期延长一点!”

    李长青见许英范竟然有几分死气,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一幅字?李大师,字画可以解蛊毒?”,许康平仿佛听到什么天方夜谭的事。

    “试试看吧!这里可有笔墨纸砚?”

    “房里就有,阿爸随身携带来的上好红星宣纸、屯溪墨、紫竹狼毫、寒烟石砚,萱彤赶快给李大师铺好!”

    “嗯!”,许萱彤不复之前神游的样子,脸上亦挂满了担忧之色,显得非常乖巧懂事,立即到箱子里找出笔墨纸砚。

    等许萱彤铺好纸研好墨,李长青手持紫竹狼毫,将储存在泥宫丸中的浩然正气凝聚在笔尖,在雪白的宣纸上奋笔写下一首诗。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横笔勾画看似行云流水飘逸出尘,笔锋间却仿佛一道道闪烁着寒光的利剑,随时都有可能穿透纸背直射人心。

    “筋骨劲道,风格独特,看着赏心悦目令人陶醉,又有一股所向披靡的锐气,堪称开一代先河的好字啊!”

    许英范如死灰般的脸上,看到李长青的字后,浮现出几抹妖艳的红晕,婆娑着字副的边缘,赞叹道。

    “这……一幅字竟然有这种效果,难道是传说中的浩然正气?”

    这幅画落在张仲济眼中又是另外一番情景,那一笔、一划都像一道锋利的剑气蕴藏在宣纸中,隔着很远他都能感受到剑气逼人的寒气。

    “勉强算是吧!”,李长青。

    “儒家出了位儒者,竟然没有人知道!儒者出手的画非那些所谓国画大师能够相提并论,难怪之前一幅画就能被许先生奉为座上宾!”

    张仲济炼精化气中期的修为在修道界算是还不错,但在修道界中像他一般修为的,说多不多,但说少也不少,可儒家数百年来才勉强出现了几位儒者,极其罕见,而李长青就活生生地出现在他面前,怎能不让他惊讶呢。

    “浩然正气?”

    许康平一个晚上不仅见识到蛊毒,还听说到浩然正气,刷新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心中仍然有很多不解的地方。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