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螭吻珠
    张仲济在牧真观的一座花园中打坐,听到李长青的读书声后睁开双眼,瞧见每天清晨都会驻足在假山上‘咕咕’鸣叫着的十数只布谷鸟竟然聚精会神地望着李长青读书的方向,有如玩偶一般悄无声息地成排站在树枝上,假山下的水池中几条平时喜欢躲在石头缝里的金色锦鲤浮上水面,静止在水中一动不动宛若佛教徒的虔诚朝拜。

    在这一刻,世间仿佛万籁俱寂,唯有李长青的读书声充满了天地。

    “这就是儒家的读书声吗?布谷鸟忘记了鸣叫,金色锦鲤停止了游弋,就连我都差点被带入其中,恐怕佛门的狮子吼都所有不如吧!”

    读书声中有一股神奇的魔力,好比一个极速旋转着的旋涡,张仲济情不自禁地想沉浸到李长青的读书声,幸亏他及时运转真气来抵抗,对李长青读书的恐怖有了直观深刻的认识。

    当云中湖湖畔的香客游人们从读书中苏醒时,火红色的晨光洒在李长青身上,好像度上一层圣洁的光辉,而脑后的太阳恰似升起的神轮,又有一阵山风将云中湖湖面上的水烟刮到了铜鼓包,李长青的身姿在云雾中若隐若现,活脱脱就像从天而降教化世人的谪仙!

    “刚才明明读地就是一段文言文,听着却比那些公众号上百万加的鸡汤文更让人触动!”

    “快看!云中湖里好多的鱼朝着山上那人的方向跳跃起来,然后一头窜进水里,怎么有种在给那人鞠躬致谢的意思!”

    “山上那人莫不是神仙么,跟佛陀讲经能够口吐莲花地涌金莲一样,不仅让咱们这些人沉浸在书声中,就连这鱼群都能感化!”

    香客游人们看不清李长青的面貌,但见李长青身上有一团火红色的光圈,光圈外笼罩着一团如梦似幻的烟雾,脑后升起大日神轮,孤身傲立在铜鼓包上,心里在纷纷猜测。

    寻声来到云中湖的人越来越多,云开雾散之时,铜鼓包上空无一人,李长青早就跨越了一线天从风车口下山了。

    “咦,那位仙人好像不见了!难道是回到天上去了?还是说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看着那空空如也的铜鼓包,一些人甚至产生了各种怀疑,只有邱乐贤、丁绍元、张仲济等少数人猜到了铜鼓包上读书人的真实身份,也不由得在心中感叹一句:“李大师真乃神人也!”

    李长青从风车口下山,直奔群龙吸水潭。

    “儒者之威,山林寂静,师弟儒道双修真是了不得!”

    张仲魁在风车口的山底都能隐隐听见李长青的读书声,此时见到李长青发出由衷地赞叹。

    “都只是略有涉猎而已,玄宫山上的风景看得差不多了,我是来向师兄辞行的!”

    李长青跟张仲魁交谈几句,就沿着发源群龙吸水潭的溪流横穿一片人迹罕至的山林,直接出现在玄宫山山脚下,到停车场开车回到李家坳。

    李家坳小学也放了七天长假,孟云城在山上种花,沈若琳出去写生,学校里没有什么人,只有李红豆依旧在卫生所里值班。

    钟南山上地里种的瓜果蔬菜有李长亮打理,李长青习惯性地转一圈就在钟南山找一块阴凉的地方坐着读书。

    “凡回于天地之间,包于四海之内,天壤之情,阴阳之和,莫不有也,虽至圣不能更也。何以知其然?……”

    钟南山比不上玄宫山伟岸险峻,亦非道教道场文化名山旅游避暑圣地,但胜在安逸恬静。

    白云悠悠,山风飒飒,林木积翠。

    李长青读完的空闲,拿出《天工开物》看看,里面讲了很多炼器的方法。

    墨家主张‘非攻’,墨子曾经凭借自己炼制的云梯打扮公孙般的攻城利器,阻止了楚国攻宋,所以在《天工开物》提及到的大部分都是防御型法器的炼器方法。

    李长青对《天工开物》中提及到的炼器方法非常感兴趣,但是他空有天工炉,却可惜几乎所有法器都缺少材料。

    其中有一种攻防一体的法器九龙玄纹珠,可以用老铁提纯加工做原材料,也许在城市里上年头的老铁极为难寻,但在李家坳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祖传耕地的铁梨。

    李长青收集老铁然后提纯,来炼制九龙玄纹珠到不失为一种可行的方法。

    翌日。

    李长青在李家坳读完书,对李建国说自己需要一批老铁,在不到半天的时间内,李家坳的村名就自发地把自家的老铁都送到了村委会。

    李建国喊了五六个壮小伙来回跑了三四趟,才把这批老铁运到山上,他虽然对李长青为何要收集老铁感到疑惑不解,但也没有多问。

    小木屋的空间比较小,而且李长亮经常在小木屋落脚,李长青一时很难跟他解释清天工炉的来源,,就每天抽时爬到第八峰,从溶洞穿到药谷,在药谷中锻炼纯化老铁。

    也就是李长青在扛着李建国收集上来的铁梨在钟南山上如履平地,一个小时就可以到第八峰,普通人一天一个来回都难。

    天工炉用普通的干柴火,熔炉的温度都可以达到两千度以上。

    李长青将老铁在天工炉中融化成铁水,然后打成长条形的铁块,再将三块长条形的铁块打成一块,接着将长条形的铁块卷成圆形。

    龙生九子各有所好,九龙玄纹珠就是在玄纹珠上刻上九龙的玄纹,最关键、最难的一步也是在玄纹珠上刻上九龙玄纹。

    李长青国庆期间在药谷中总共锻造出六颗玄纹珠,可最后只有一颗玄纹珠上成功地刻上了螭吻的玄纹。

    螭吻又名鸱尾,口润嗓粗而好吞。

    平日可以里将真气输入螭吻珠,到遇到危险的时候,激发螭吻珠形成保护屏障,是一件非常实用的防御型法器。

    李长青把玩着散发幽暗玄光的九龙玄纹珠中的螭吻珠,很容易就把真气输入到螭吻珠里。

    “既然真气可以储存到九龙玄纹珠里?那浩然正气呢?”

    李长青想着就调动泥宫丸中的浩然正气,想储存到螭吻珠中,却像有一层隔膜,没有半点反应。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