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七章 德云社弃徒
    高级vip病房内,周元凯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关龄儿能用快板操控陶俊豪等的心智,这个张才又能随意变脸模仿其他人,而且肆无忌惮地把陶俊豪拿出来的烟、钱都收为己有,单看做派就是混人,而且他们的手段也更治病扯不上关系,周元凯怎么可能让他们贸然给自己的父亲治病呢?

    但请神容易送神难,这津港卫小桃园儿乃异人,要真做出什么事情,即使有安保人员在也挡不住,周元凯心中暗暗焦急!

    柏欣蔓没想到这非主流打扮的三人竟然真些能耐,担心他们做出什么意外的事来,很后悔自己插嘴多说了那么一句。

    “爸爸,李先来了!”,周舒桐已经领着李长青到了病房的招待厅。

    “你就是那位要跟俺们哥三抢生意的吧!今个儿也只能算你倒霉,碰到了我们哥三,识相点就赶紧离开!否则,让你晓得我们津港卫小桃园儿的厉害!”

    张才矮胖的身子站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时候硬生生拔高几分,在长相、身材上都与周元凯一模一样了,极其不屑地盯着李长青说道。

    “这女娃儿真靓,别吓着她咯!”,躺在沙发上的刘放色眯眯地打量着周舒桐,玩味地说道。

    “你们……”

    周舒桐亲眼看见张才身上的变化,又注意到在唱快板的关龄儿以及处于痴呆状态的陶俊豪等完全懵圈了,不明白怎么一回事。

    “舒桐,你先带这位李先生去找个地方住下!”,周元凯怕这小桃园儿伤害到李长青、周舒桐就想先把他们支开。

    “爷爷的病情很危急,再耽误的话可能会出现意外的,先让李先生给爷爷看看吧!”

    周舒桐大概察觉到父亲周元凯可能遭到这三人胁迫了,反而激发出她内心倔强的一面。

    “美女,你放心,你爷爷的病有我们在呢!笑口常开,包治百病,逗笑一下就什么都好了,你看就像这样!哈哈哈……”

    津港卫小桃园儿中一直没有出手的刘放咧嘴大笑起来,周元凯、周舒桐、柏欣蔓立即感觉脑袋空空荡荡的,整个人变得很轻很想睡觉。

    那逗笑声并非来自喉咙声带,乃真气以某特殊频率震动直接从丹田中传来,干扰人的精神!

    李长青看得真切,浩然正气护体,将声波隔绝在外。

    这也是方士异人的手段?

    李长青虽然没有在方士异人的江湖上行走过,但他跟孟鸿儒、张仲魁相处了很多时日,也挺他们谈论到一些相关的事情。

    这两人的手段看着跟他儒家的读书声类似,但本质上却完全不一样!

    儒家的读书声是宣讲圣人的大道玄音,听众们在自主领悟其中的奥理,对听众有所裨益,而这两人的快板声、逗笑声应该是一种声波类的攻击手段,可以迷惑人的神经。

    “听说这姓周的有点势力,看来咱们哥三又要跑路咯!”,张才继续装钱口里还念叨着。

    “一个在敲快板、一个在傻笑,这样可不好!“

    李长青从声波的强度来看,这三人也没有伤害周舒桐等人的意思,应该只是求财,看着张才在闷头往口袋里装钱,觉得有些好笑地说道。

    “咦?不应该啊?刘放的逗笑声会受到关玲儿快板声的加持,你居然没受到任何影响?”,张才突然看到李长青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大惊道。

    “要然,来听我给你们读一段书?”,李长青说完,不等张才、刘放、关龄儿反应,直接开始读着:“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书声一起,关龄儿的快板声、刘放的逗笑声都戈然而止,反而沉浸到李长青的读书声中了!

    关龄儿、张才、刘放都是津港方士异人流派德云社的弃徒,三人自小一起在学艺,一起被逐出师门,仰仗着所学的‘说学逗’坑蒙拐骗,虽然没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但却小恶不断在方士异人界臭名远昭,在他们的字典里就没有礼义廉耻君子仁义这些字眼。

    李长青的读书声有如一条浩浩荡荡地长河,而关龄儿、张才、刘放就像置身在这条汹涌奔腾的长河里顽石,想要负隅顽抗,却被溶解在滚滚长河里的浩然正气层层腐蚀,渐渐黏上仁义礼智信展现出人性光辉的一面。

    不仅是津港卫小桃园儿的三人,周元凯、周舒桐、柏欣蔓、陶俊豪等同样接受了一场洗礼。

    周舒桐以前在李家坳听过李长青的读书声,此时听来仍然感觉到非常震撼,周元凯、柏欣蔓、陶俊豪等都是初次听到李长青的读书声,更是难以想象世界上竟然存在如此神奇的读书声!

    关龄儿、张才、刘放尽管还弄明白李长青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但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他们遇到高人了,竟然能在风轻云淡间抵消他们快板声、逗笑声攻击的时候,把他们拉入到自己的读书声中去,最关键的是他们竟然还破天荒地认同了读书声中道理!

    即便李长青的读书声已经停止,但那书声让然如魔音一般在关龄儿、张才、刘放脑海中回响,只要他们心里一旦产生不符合仁义礼信的念头,脑海中李长青的读书声就会变大,恍如钟声在耳边时刻提醒着。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位大师,我们知道错了,我这就把钱还给他们!”

    张才重新恢复成自己原来的样子,低眉顺眼地向李长认错,耳边的读书声立即小了很多,几乎若不可闻。

    “我们也知道错了,以后保证改正!”,关龄儿、刘放亦如同做错事的孩子,把自己拿的东西又都掏出来了。

    如果有其他华北区的方士异人看到向来以卑鄙下流滑不溜秋而闻名的德云社弃徒津港卫小桃园儿,在李长青面前的样子肯定会大跌眼镜!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