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一章 黑直长白的呆萌少女
    在方士异人界,炼丹师、炼器师都极为稀少,而且一般都有很长历史的流派传承,公司档案里基本上都有明确的记载,没有记录在案的炼丹师极其罕见。

    “医术高明的炼丹师?”

    徐四依旧保持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情,邪魅的一笑,好像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情,难得提起了几分精神,低喃了一句,“真有趣!”

    “嘿嘿,四哥、宝儿姐,那个我们哥三呢……”

    津港卫小桃园儿三人满脸讨好的样子,很卑谦地说道,就差跪下来给徐四舔皮鞋了。

    “装集装箱扔海里去喂鱼!”,徐四瞥了眼津港卫小桃园儿三人,又恢复成懒散的样子,有气无力地说道。

    “哦!”,黑直长白的呆萌少女很简单地点了下头,拖着津港卫小桃园儿三人就像在拖着三个行李箱般自然。

    “啊……”,津港卫小桃园儿三人被冯宝宝拖着在一片哀嚎中渐行渐远。

    夜晚,繁星满天。

    李长青独自走出某豪华酒店的大门,漫步在充满霓虹的街头,他在山里待久了,再次看到这繁华的大千世界,往日种种恍如隔世,竟有种睁眼看世界的感觉。

    黑夜里,有三双眼睛正在远处注视着李长青。

    “他就是那位疑似炼丹师的人么?宝宝,动手吧!”

    徐四叼着一根烟,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上,很随意地说道。

    “哦!”,黑直长白的冯宝宝佝偻着身子提着她那根棒球棍身影一闪,就出去了很远一段距离。

    “宝宝等等!”,穿着白衬衫戴眼镜的徐三急忙喊住冯宝宝。

    “嗯?”,冯宝宝很不解地回头望了一眼徐三。

    “徐三儿,现在我是你的领导,有你说话的份么?”,徐三满脸不爽地说道。

    “你又想让宝宝去打闷棍么?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外面那么多人,万一引起骚乱怎么办?而且,这个李长青可不简单!他是津港市政府的周元凯、老吴的贵客,能用那么野蛮的方式对待吗?”

    徐三皱着眉,劝说自己这位竟让让他头疼的弟弟。

    “行啦,徐三儿,罗里吧嗦的,给你一次机会吧!如果你能让他积极配合我们调查的话,就按你说的来办!否则,就让宝宝锤晕他,带回去慢慢问!”

    徐四挥挥手,特别不耐烦地打断了徐三的话。

    “你看着吧!”,徐三习惯性地推推鼻梁上眼镜,整理下自己衣服从黑暗中走出来,向李长青靠近。

    李长青信马由缰漫无目的地游荡着,突然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就故意放慢了脚步。

    那种感觉越来越近,李长青突然向后转头,对一位穿着白衬衫带着眼镜的青年男子笑着问道:“你找我有事?”

    “对……、对,有事!能请你喝杯咖啡吗?”

    徐三已经极力隐藏自己了,没料到;李长青还是率先发现了他,非常尴尬地说道。

    “咖啡就不用了,咱们走着聊吧!”

    李长青对危险比较敏感,他从这位穿着白衬衫带着眼镜的男子身上上没有感受到危险的气息,虽然很奇怪这位穿着白衬衫带着眼镜为什么找他,但也没有拒绝。

    “你好,李长青先生!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哪嘟通快递公司华北大区的徐三,有些事想咨询下李先生!”

    徐三推了推眼镜,很礼貌地对李长青说道。

    “哪嘟通快递公司的?有需要尽管问好了!”

    李长青之前听孟鸿儒、张仲魁等提到过,哪嘟通快递公司是一家官方性质的方士异人管理机构,总共分为华北、东北、华中、西南、华东、西北六大区域,以前住在山里,也就是当个见闻,没想到这才下山没几天就碰面了。

    “请问李先生是一位炼丹师吗?”,徐三见李长青如此配合,神情也比较放松。

    “算是吧!”

    “那李先生方便透露师承流派吗?”

    “抱朴子葛稚川!”

    李长青想想,他的《抱朴子丹经》虽然来源于诸子百家系统,但乃葛洪所着,也算一种直接的师承吧。

    “然来李先生是丹鼎派的高功!”

    徐三听到葛洪葛稚川就很自然地联想到金丹教派中硕果仅存的丹鼎派,如果李长青出身于丹鼎派那一切就都没有任何值得稀奇的了。

    “呵呵,徐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的确师承葛稚川,不过我并不是所谓丹鼎派的,我只是偶然间得到一本相关的书籍,自己按照上面的记载,自己学着玩的!”

    高功就是门派里功力深厚的道士,孟鸿儒曾经就是青阳观的高功,李长青见徐三理解错了,出言解释道。

    “李先生是自己学的?”

    徐三这回真惊讶了,他身为国家方士异人管理机构分区的高层,对各门各派的情况都有相当的了解,炼丹不仅需要技术、天分,同时也需要名师指点,以及大量的实践经验,即便丹鼎派专门以炼丹着称,但门派里真正掌握了炼丹技术的人也不超过五指之数,而这李长青偶然间得到一本相关秘籍,通过自学就掌握了炼丹的技术,怎么能不让人惊讶呢?

    “嗯!有什么问题吗?”

    李长青猜测炼丹术应该极其难掌握,不过他在钟南山上的灵草很多,在失败多次后竟然真学会了炼丹术,对这种艰难没有切身的体会,很奇怪地问道。

    “没问题!没什么问题!”

    徐三嘴上说着没问题,心里却在想,这变态既然是自学,是不是不知道炼丹是一项格外难得技术活?

    “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那我就回酒店了!徐先生,咱们下次有机会再聊!”

    李长青被徐三这么一打扰,也没有兴致在街上晃荡下去了。

    “好的,李先生,下次再见!”

    徐三觉得跟李长青在一起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很舒坦,内心有强烈想跟李长青成为朋友的渴望。

    等李长青走远后,徐三向徐四汇报了下刚才的情况。

    “徐三儿,你真是个废物!尽问了些没有用的问题,关键的问题一点都没问!”,徐四特别不满地说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