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三章 处男的内心独白
    ,精彩小说免费!

    李长青来津港的主要目就是给周孟先治病,如今周孟先的病情已基本痊愈,他留在津港也没其他事情,就打算坐飞机返回温安市!

    周孟先刚得知李长青要离开津港,立即从南开大学拉上卫承载到酒店里去求见李长青。

    “说来那位李先生,我还有点印象,去年他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我代表学校给他签署了一份聘书,可惜没有下文,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一位神医!”

    卫承载听周孟先简单地介绍了李长青,确认了这位神医李长青跟那位数学家李长青是同一人,啧啧称奇,随后又问道:

    “那老师想请那位李大师来咱们学校讲授什么呢,数学还是医学?”

    “国学!”,周孟先摇摇头道。

    “国学?李大师对国学有很深的研究吗?”

    卫承载对周孟先的回答很诧异,在数学领域李长青有摘下皇冠上明珠的殊荣,在医学领域李长青有起死回生的真实案例,让他请李长青去南开讲授这两个领域的话他都能够理解,可国学这种东西……

    “李大师已经达到一种寻常人难以理解的地步,用‘很深’这个词语难以来形容李大师在国学方面的造诣!”

    周孟先想起当初在李家坳听李长青读书的奇异经历,如同在回味一顿难以忘怀的饕餮大餐。

    “呵呵,真恨得能马上见识一下!”

    卫承载搞理工科出身,打心眼里觉得所谓的国学很虚,没有什么实用价值,但他相信周孟先的眼光水准,而且周孟先对李长青推崇备至,再加上李长青也是周孟先的救命恩人,他自然也很想请李长青到南开大学授课。

    某豪华酒店,高级套房客厅。

    “周老应该多注意休养,切不可奔波劳累!”

    李长青没料到自己才刚透露回李家坳的想法,周孟先就拉着南开大学的校长跑到他下榻的酒店里来了,无赖地苦笑着叮嘱周孟先。

    “多谢李大师关心,不过到我这岁数每多活一天都是赚的,就算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怪这几个孩子还把您千里迢迢从李家坳请到津港来了!可李大师乃隐居深山的高人,撼山易,请您出山难!既然有这么机会,当然想请您给老师、学生们上一堂课!”

    周孟先对李长青不仅有救命之恩的感激,也有在学问上的敬佩,言辞恳切地对李长青说道。

    “去年就给李大师发过聘书,可惜没能亲去请李大师出山,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见到李大师,想聘请李大师担任我们学校的荣誉教授,好让南开的几万名师生都一睹李大师您的风采!”

    卫承载趁热打铁,不等李长青回答周孟先,就向李长青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两位都太客气了,话说到这份上,就请卫校长安排吧!”

    李长青出山就是入世,也难以免俗,答应了卫承载。

    “择日不如撞日,学校的老师、学生们刚过完年返校没几天,各方面都还很懈怠,正好让他们集中起来聆听下李大师的教诲!”

    卫承载当即就做出了安排,给各个学院下发了通知,让学生们都踊跃参与。

    通知层层下发,但南开大学经常有各种各样的人来举办讲座,真正能讲得好有干货的人很少,大二、大三、大四的学生早就对这种活动免疫了,大一新生在学校混了一个学期,部分人也没有了之前的激情,最后各学院的辅导员只好强行规定每个班级必须选出几名学生参加,就连大四的学生也不例外。

    张楚岚双手插着兜吹着口哨,来回地走在女生寝室楼外的林荫道上,一双眼睛看似在直视前方,实际上在观察走在路上的美女,“咦,这个长得不错,可惜天气不够热,衣服穿太多!”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张楚岚昨天晚上经历了太多,正在欣赏下学校的美女来压压惊,放在裤兜里的手机传来最熟悉的铃声,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班长林露露打来的,不用说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喂,处男,在学校吗?”,电话里传来班长林露露那熟悉的狐狸般的声音。

    “不好意思啊,班长大人,这不是马上要毕业了嘛,我在外面找了份实习工作,这会儿工作比较忙呢,啊……,老板喊我了,我先去干活了!”

    张楚岚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正打算得意洋洋地挂掉电话。

    “你少给我扯犊子,回头看看我在那!”

    电话里的声音同时也从身后传来了,张楚岚回头就看见身材娇小但很有料的女生,马上流露出一副惊喜、意外的表情,“呀,真巧啊,班长大人,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

    “哼,我早知道到你在这里了!今天下午学校有个讲座,每个班都要派人去参加,咱们班就选你了!”

    林露露一副早已料到的表情,很不屑地对张楚岚说道。

    “为什么又是我啊?”,大学四年,张楚岚几乎一场不落地参加了学院强行派遣的每一场讲座,很不服气地说道。

    “为什么是你?你心里没点数吗?因为你是张处男啊!在当今社会,你可是稀有动物少数群体,你不去参加,谁去参加?难道是我吗?”

    林露露挺了挺自己规模大得跟身材比例不相符的胸部,如女王般傲视张楚岚,还特意加重了‘处男’两个字的发音。

    “行行行!你胸大,你有理!”

    在这个高度开放世风日下的时代,‘处男’这个身份是张楚岚的软肋,尤其是被一位女同学说破他这个身份,而且他相信,如果他不答应的话,林露露一定会把那两个字喊得更大声,就认命答应来了。

    “哼,这才差不多!”,林露露露出得意的笑容,扭着风骚的小蛮腰带着一阵香风离开了。

    张楚岚突然间很落寞,四十五度角很忧郁地仰望天空,谁能懂一个处男的内心独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