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五章 小树林的一场大战(补)
    ,精彩小说免费!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山岳,上则日月星。从这汹涌澎湃的浩然正气来看,已经相当于道家炼精化气后期的程度了!儒家已经上百年没有人在方士异人界行走,居然悄无声息地冒出这么一位天才人物!”

    年轻的道士出身龙虎山,乃当今天师张之维的关门弟子张灵玉,虽然年纪轻轻,但在方士异人界是赫赫有名的天才人物,论辈分、修为上与那些成名多年的方士异人相比也不逞多让,,而且又有一张漂亮得不像话的脸蛋,配上一袭白衣,在方士异人界拥有众多的女粉丝,此时见到与他年纪相仿的李长青竟然在修为上比他还要深厚,一颗骄傲的心颇受触动。

    演讲台上,卫承载在热情高昂地赞美李长青刚才的演讲,李长青却把目光投向了树林中的某处,随即又移开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天才与天才总是互相吸引的,张灵玉他从小就被公认为道家天才,下山一趟遇到一位罕见的儒家天才人物,内心痒痒,在李长青的目光转过来的刹那,两人对视了一眼。

    确认过眼神,遇见对的人。

    “有意思,要不是有师父交代的任务在身,真想会会他!”

    张灵玉强忍住想要现身的冲动,不屑地瞥了张楚岚一眼,带着那两位戴墨镜的道士消失在树林里。

    鉴于讲座效果太轰动了,而这次来参加讲座的学生只有几百人,卫承载又央求着让李长青再讲两天。

    李长青虽然怀念钟南山上的幽静闲适的生活,但他此次下山就是为了入世,南开大学在华夏也是顶尖的名校,学生们将来有很大机会成为各行各业的精英,如果能让他们受到自己思想的影响,从而对社会产生和谐积极的一面,又何乐而不为呢?

    “相比于孔圣当年奔走在列国传道,自己现在所做的就容易太多了!”,李长青感慨道。

    演讲结束,混在人群中的那位棕色头发的马尾女孩见张楚岚跟冯宝宝在一起,神情略带不甘地离开了。

    张楚岚在冯宝宝的胁迫下,来到教育公园一处非常偏僻的地方。

    “奴隶,把你昨天晚上从活尸手中天命的手段在施展一下,快点!”

    冯宝宝很平静地说道,即便‘奴隶’两个字从她口中说出来也没有任何不协调的感觉。

    “边儿去!你这女人脑子进屎了吧!不跟你扯淡!你等着,我这就报警!”

    张楚岚从遇见这个疯女人开始,就无缘无故被活埋,后来还遇到活尸,满腔怨愤地说道。

    “报警你先等等!你有些手段在我第一次攻击你的时候就发现了,所以我要埋了你,就是要看你会装到什么时候,别装蒜了,否则我会真地埋了你的!”

    冯宝宝似乎对张楚岚的威胁还不在意,反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把铁锹,狠狠地插在地上说道。

    “你究竟是……”,张楚岚眼神坚毅,神情格外严肃地说道。

    “快,听话,施展一下,你已经是我的奴隶了,别逼我动粗!”

    冯宝宝弓着腰,提着已经饥渴难耐的大铁锹,一副很颓废的样子说道。

    “真不想在一般人面前透露的,是你逼我的!”,张楚岚一直铭记着爷爷张锡林的教诲,从没再外人面前使用过自己功夫,但保命的时候可以除外,自嘲似地看着冯宝宝冷笑道:“我真傻,你也不是一般人吧!”

    “引动体内金光,收则护体,放则攻敌!”,张楚岚身上金光大放,宛若带着一股神威。

    “哦哦!”,冯宝宝如同一个小白般点点头。

    “飒!”

    两个人同时行动,只在树林中留下一串残影。

    “这个女人疯疯癫癫的,但是速度好快,还特么拿着用铁锹!”

    在交战中,张楚岚根本触碰不到那个疯女人,加速体内真气的运转,身上的金光比之前更耀眼。

    “嚯!“,冯宝宝一铁锹抡在张楚岚的护体金光上。

    “我练了这么多年的护体金光,就这么轻易地被这个疯婆子用铁锹给抡碎了?”

    张楚岚额头大汗淋漓,神情呆滞,完全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

    “因为你会成为我的奴隶,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你看我多有诚意,只抡碎了你的护体金光!”

    “哦……,手法有些欠成熟,好像不止金光……”

    冯宝宝看着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碎片,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赤身**的张楚岚,“好像,别的什么也碎了……”。

    “妈呀,别看!别看!”,张楚岚才发现自己居然一丝不挂,连忙转过身去捂住要害部位。

    “哦,你小弟上这是……”,冯宝宝一只手搀扶在铁锹上,另一只手捏着自己的下巴,就像是陷入了沉思中。

    “这个臭女人!连那也看见了吗?”,张楚岚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个女人没有一点羞耻心吗?

    “嗯!答应做我的奴隶吧!否则,我会让你在学校出名的!”,冯宝宝就像在动物园观光一样,淡定地点点头。

    “去你的!想要要挟我?没门!我告诉你,我那上面的东西,他们看不见!”

    张楚岚硬着脖子说道,心里在抱怨爷爷当年为什么要在他那上面刻上坑孙子的守宫砂。

    “是,他们的确都看不见!!“

    冯宝宝说完弯下腰,像是在动物园里看见到了稀有动物,接着说道:“而且他们都知道你是处男吧!”

    “处男咋滴!”

    “处男咋滴!”

    “我是处男,我光荣!你吓唬谁……”

    张楚岚内心在流泪,表面上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说道。

    “可是他们不知道,你连这个都办不到吧……”

    冯宝宝右手虚握,手掌跟大拇指中间留一个空心圆圈,套在大铁锹的木耙上上下快速移动。

    “宝儿姐,小的张楚岚以后就是您的奴隶了!您随便驱使我,别把我当人!”

    张楚岚满脸黑线,彻底在冯宝宝面前认怂。

    “要得!不过不是宝儿姐,要叫我主人!这个手机拿着,以后我找你用!”

    冯宝宝丢个手机在地上,转身就离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