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七章 浩然正气冲云霄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马星瑶无论在现实生活中的商场,还是在方士异人界中向来都以沉着冷静着称,此时见到李长青亦难以平复心中的波澜。

    “他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儒家大儒李长青?你们把他说得那么厉害,现在可以好好瞧了!”

    马俊郎的脸色比来的时候更白,像是将脸部的血液全部都挤出来了一般,笑嘻嘻地对马星瑶说道。

    顾存明本来是来李家坳看望下马星瑶,没想到意外见到在山上闭关多日的李长青,他有很多问题想向李长青请教,苦于没有机会,见到李长青心中非常开心。

    灰蒙蒙的天空阴沉得更加厉害,时不时有几点小雨飘落,但在李家坳小学的操场上依然会聚了很多听众。

    “李大师,我们知道孟老师是您的学生,现在孟老师在李家坳讲解国学也能够达到跟您一样的效果,而我们有的人在过去的一年中几乎每天都风雨无阻地坚持来到李家坳小学,从对国学的懵懂空白,到对国学有所了解乃至精通,可为什么我们难以养出跟你们一样浩大儒雅的气质呢?”

    下面部分的听众心里一直有一个疑惑,等李长青上台后,趁着李长青还没开始读书,赶紧提问道。

    李长青出山一趟,发现这个世界远比他想的要复杂,在这平凡而真实的背后一直有那么一群人拥有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力量,而他要复兴百家,打造百家争鸣的盛世景象,即便收了孟云城作为弟子,势力也很单薄,何不给每位来李家坳小学听讲座的人一个修炼出浩然正气的机会呢?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山岳,上则日月星,修读国学明其意知其理只是必要条件,在明其意知其理后要感受每一句中独特的韵律,读书声的时候以这种韵律来引起天地中的浩然正气共鸣,久而久之就有可能达到我以及孟老师的境界了!”

    李长青没有像以前一样直接开口读书,目光再全场扫视一遍,静等了片刻才开口说道,第一次在公众场合开讲儒家浩然正气的修炼理论。

    听众们在李长青说完后,一片轰然,他们竟然有机会能做到跟李大师孟老师一样的境界?

    唯独马星瑶脸上的喜悦神色消失,反而皱起了眉头,“他居然在普通人聚集的公众场合讲解儒家修行要义,难道他不知道这是方士异人界的大忌吗?如果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哪嘟通快递公司的人必然会找上门的!”

    “哈哈,有意思,这才符合儒家有教无类的宗旨嘛!我早就看不惯那群人了,大家生而为人,众生平等,凭什么有的人就能有修炼,而有的人连知道修炼这种事情存在的权利都没有呢?”

    马俊郎本来对他姐姐十分关心的儒家大儒李长青不怎么在意,等李长青当着众人的面在公众场合讲解儒家修行的奥义后,煞白的脸上激动得出现了几分妖异的红色,有种在茫茫人群中找到了知己的感觉。

    “马俊郎……”,马星瑶面如冰霜般对马俊郎说道。

    “我知道错了,姐姐大人!”,马俊郎见马星瑶真生气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当即认错。

    天空中的乌云翻腾,空气似乎能有拧出水来,还有几声闷雷炸响,不过却没有人在意。

    “今天我带着大家感受一下那种韵律,‘天命之谓性,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

    当李长青再度开口,全场都安静下来,神色从未有过的认真,用全部精力去感受李长青读的每一句中的韵律。

    “天命之谓性,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

    李家坳小学操场上所有的人都异口同声地跟李长青读着,在李长青读书声的带领下都趋于同一节奏。

    嘹亮的读书声在李家坳传开,一股强大的浩然正气以李家坳小学操场为中心直冲云霄。

    天空本来如同泼了墨水一般,黑云似鱼鳞层层密布,此时竟然红光乍现,乌云从中间裂开出一道缝隙,太阳的光线从缝隙中照射进来!

    随着读书声的继续,李家坳上空的乌云继续向两边消散,在顷刻间,就变成了一个朗朗乾坤!

    然而在谷阳县区域,除了李家坳附近这一小块地方,其他地方都下起了大暴雨。

    李长青领着听众们读了几遍,就离开李家坳小学回到山上。

    听众们在惯性下自发地读了几遍,由于失去了李长青的读书声作为主导,很快就散乱开来,再也难以找到刚才那种韵律,都各自从刚才那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发现李长青所在的位置空空如也。

    “天呐,出太阳了,刚才那么粘稠的乌云居然都能散开来!”

    有些人迎着太阳,感受到那刺眼的阳光,睁不开眼,猛然间发现了不对劲。

    “是啊,但是你们看河那边的对门山在下暴雨呢,就李家坳这一块没下雨!”

    “莫非是李大师刚才领着咱们一起读书的时候,那读书声把乌云都赶走了,所以我们这里才没有下雨?”

    “哎呦,周围的乌云又飘过来了,刚才还有几滴雨落在我脸上呢!”

    “这么说果然是李大师领着咱们读书的时候把乌云赶走了,李家坳才没下雨,现在读书声停下来了,那些乌云又过来了!”

    大家伙看到这诡异的景象,相互讨论了几句立即就明白怎么回事,想到李长青领着他们读书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就觉得很难相信,但这一切又是他们刚刚才经历的,让他们不得不相信,比李长青之前读书声给他们带来的震撼更加真实具体!

    在场几乎所有人,脱离那种状态后,就说不清刚才的读书声是一种什么样的韵律,身上也没有其他的改变,唯有顾存明觉得自己似乎与以往有点不同。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