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二章 威武没立起来
    ,精彩小说免费!

    李昭还不知道她的狗腿们已经开始找自己的路了,听说杨厚照真的出门了,她躺在床上睡意全无,杨厚照真的这样就会宠爱别的女人吗?

    感觉不会。

    可是人在气头上什么事情都不好说。

    她到底要怎么办?既不想低头又不想离开这人,怎么办啊?

    三更天,杨厚照还没回来,李昭也差不多死心了,既然放弃的路是自己选的,跪着也要走完。

    她上床睡觉,眼前迷迷糊糊全是杨厚照跟人亲热的场景,什么恬娘马姑娘,没见过的刘良女都有模糊的影子。

    她气的在床边叫着杨厚照,可是杨厚照跟恬娘说要做最普通的夫妻,还给刘良女画眉插簪子,就是不理她。

    李昭感觉心肝像是被人摘掉了一样,她低头一看,真的胸口有个窟窿,恰好这时候杨厚照向她看过来,叫声“阿昭,我好难受。”猛然间吐了口血,然后整个世界血红一片。

    李昭一下子坐起,四周都是黑暗的,她这才知道自己做了个噩梦。

    噩梦的每一个场景她都记得清清楚楚,真是心有余悸。

    李昭大口的呼吸,直到没那么害怕了,才下地去倒杯喝,一边喝水一边想着梦里的场景,那哪里是噩梦,很有可能是杨厚照临死时候的场景。

    杨厚照死的时候正是祭天归来,一口血都吐在张永身上,张永把人背回豹房,这人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她为什么突然间做这种梦了?

    这时候外间有了动静,接着秦姑姑进来道:“娘娘,您醒了?”

    李昭知道是自己把秦姑姑惊动了,她看着外面道:“万岁爷回来了没有?”

    秦姑姑一脸难过又有些尴尬的笑,然后摇摇头:“不曾听说。”

    确实尴尬,李昭想起来了,杨厚照说他去青楼,还没回来,小狼狗这次下定决心也不要她了吧?

    衙门外院,卖羊汤的老汉将马车交给看门的守卫,然后用恳求的语气道:“我们家就是正经做生意的,家里真的没有女人,除了我那老妻,那都五十多岁了,这也不合适啊,你们好好劝劝大侄子,不然就重新找个媳妇吧,但是别总砸我那屋子,昨天刚收拾完啊……”

    ****

    窗外阳光灿烂,杨厚照突然惊醒,抬头一看,李昭就坐在她床边,用戏谑的目光看着他。

    杨厚照眼睛转了两圈,然后问道:“怎么是你?你干什么把朕弄回来?朕的姑娘呢?晴晴和小雪呢?”

    李昭道:“被我打了。”

    杨厚照咬着牙道:“你凭什么管朕的事?你不是要走吗?朕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李昭道:“但是出于人道主义关怀,也为了万岁爷的身体着想,我亲自给万岁爷挑了两个人,保准万岁爷喜欢,等您醒酒了看吧,以后青楼楚馆就别去了。”

    “凭什么,朕干什么听你的?你算老几?你不是要离开朕吗?不要你管朕。”

    杨厚照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不服气,但是李昭打了个哈欠走了。

    杨厚照想去追,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阿昭真的这么大方,给他找了两个人?

    杨厚照眼睛又一动,抬头道:“张永,老张,古大用?”

    男人的声音一个都没有,秦姑姑倒是从外面进来了:“万岁爷。”

    杨厚照盖好被子道:“怎么是你?朕的奴婢呢?”

    秦姑姑扁了扁嘴,嫌弃的意味一闪而过,后冷着声音道:“都喝多了,还没醒呢。”

    杨厚照怒道:“这两个奴才也喝多了?那朕怎么回来的?晴晴和小雪真的被那个姓李的给打了?”

    秦姑姑蹙眉道:“万岁爷,您说的话奴婢听不懂啊,什么晴晴和小雪?您昨晚不是又去羊汤店了吗?老爹说您非拉着张公公古公公拼酒,人家喝多了就安心睡觉,您喝多了就不,抱着老奶奶不放手,说老奶奶是娘娘,老爹把老奶奶抢回去,您就把人家店砸了,您还……”

    “闭嘴。”

    秦姑姑:“……”

    杨厚照手指点着太阳穴,想起来了,他是打算让晴晴和小雪陪着,他娘的名字好听,长的没有一个好看的。

    哎,也不是不好看,以前心心念着想去的地方,现在就算是喝酒玩耍,都索然无味,还不如跟奴才们去喝羊汤。

    哎!

    不过这件事不能让李昭知道,杨厚照抬头点了点秦姑姑:“这个老宫女,就知道造谣生事,朕怎么会做那些事?朕抱的是晴晴和小雪。”

    秦姑姑咬着唇欲言又止。

    杨厚照呵斥道:“闭嘴,以后不管谁问起,都是晴晴和小雪,听到了吗?”

    秦姑姑想了想道:“娘娘也知道。”

    杨厚照:“……”

    秦姑姑点头道:“娘娘知道您没晴晴和小雪,您睡觉的时候一直叫娘娘的名字,方才没见娘娘嘴角都翘起来了吗?”

    所以他又被那个女人捏的死死的,他又让她抓到把柄了。

    杨厚照恼羞成怒,气的把枕头摔在地上:“出去,不想听,朕不要听,以后不想再见到你,赶紧出去。”

    这句话秦姑姑听的多了,反正过一会还能见到,她转过身出去了。

    奴才一走,杨厚照跳下床,他捏着下巴看下上方的虚空,想的都是怎么制服李昭,想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渐渐肩膀垂成没出息的样子,反正昨天晚上肯定是没翻盘,他好像是羊汤老爹送回来的。

    *****

    李昭等到上午,杨厚照换洗一新,到客厅里找她。

    李昭坐在位子上喝茶呢,见人来了,笑道:“万岁爷,人家要跟您说个事。”

    杨厚照坐到她对面,坐的特别正派,看着前方道:“朕先说吧,朕昨晚确实去喝羊汤了,没有跟青楼里的女人厮混。”

    李昭嘴角又翘起来。

    杨厚照蹙眉道:“不要笑,也不要得意,朕不是因为你,不是因为心里还想着你,是因为他们长的太丑了。”

    李昭拉长了语气道:“哦?太丑了啊?听说都是老鸨从江南买的扬州瘦马呢,原来比娶十个媳妇的彩礼钱还贵的美人,竟然长的很丑。”

    杨厚照:“……”

    他狠狠道:“你别得意,朕现在就是要跟你说清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