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三章 小皇帝驯妻
    李昭也要跟杨厚照说清楚,她不打算离开了,她做的梦很不好,杨厚照现在虽然不去水边玩,但是就怕万一,她还是舍不得他,要保护在他身边,不让他死。

    李昭笑嘻嘻道:“好,那您先说,说完了我再说。”

    杨厚照道:“朕想好了,自打认识你,就是朕强迫你进宫的,你从开始就没喜欢过朕,其实你并不是嫌弃母后为难你,你也不是应付不了母后,你就是嫌麻烦。跟朕在一起,没有你一个人过日子逍遥,你一个人,不愁吃穿,你也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跟朕在一起呢,既没有自由又整日被人数落,你不愿用你的自由换取这些东西。”

    李昭心被锤了一下,嗯,事实上可能她就是这样的。

    “但是……”

    杨厚照抬起手道:“你听朕说完。其实归根结底,你不爱朕,反正不像朕爱你那么爱朕,你问朕爱情是不是非要牺牲?但是就算不牺牲,起码要付出一些东西,才能得到一些东西。

    暂时看来,你不愿意付出自由和惬意来跟朕过最普通人过的日子,阿昭,朕知道你人很好的,朕跟你在一起也很开心,但是你这么不情愿,不开心,朕也不能永远开心,这几天就觉得挺累的,一直是朕在仰望着你,脖子有点疼,朕不望了,放弃了。

    从现在开始,咱们不做夫妻了,朕给你自由,让你如愿以偿。”

    李昭:“……”

    她来不是说这个的。

    “万岁爷,你真的这么累了?”

    杨厚照眼睛一斜,眼里有晶莹的泪光:“不然我们换个角色试试,如果你是朕,你会死皮赖脸的一直要跟朕在一起吗?朕相信,哪怕只要朕说出一句想离开的话,你转身就会走远,连挽留的余地都不会给朕留。”

    她是不会追着一个男人到处跑的。

    李昭点头道:“万岁爷把我看的很清楚。”

    杨厚照道:“嗯,朕也累了,启程回京,虽然咱们不做夫妻了,但是你还是跟着朕一起回去吧,也好有个照应,不然你一个女人,路上出点什么事都不好。”

    李昭心里想说的话这时候不知道要不要说了,她逼得杨厚照这么累,确实没有脸再跟人家说和好。

    她点头道:“多谢万岁爷体谅。”

    杨厚照道:“但是你不要误会朕因此就放不下你,毕竟是曾经生活在一起的人,朕不是绝情的人,而且你也是普通的老百姓了,朕是皇帝,照顾朕的子民是应该的。”

    杨厚照说完,慢慢的站起,看着前方崩着脸,他唇边留了一层浅浅的胡茬,白净的脸不再稚嫩,恍然间已经是个大人。

    李昭的心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这样长大了的杨厚照,他做的决定,肯定就不是义气用事,他说的话也是经过再三考虑的,他已经决定放弃了她。

    李昭挣了挣眼皮,没让自己哭出来,一笑道:“好。”

    ****

    杨厚照从屋里出来,长长的吐了口气,然后问贴在门口的张永:“你都听见了?”

    张永点头:“一点点。”

    杨厚照挑眉道:“朕说的绝吗?”

    张永想了想道:“到不是绝,很清醒,娘娘应该真的明白您的心意了,以后不会再管您的事了。”

    杨厚照气的捶着张永的脑袋,什么不要管他的事,他可没有放弃李昭,不过那个李昭生在福中不知福,得让她尝点苦头才行。

    打完了奴才,杨厚照抬起手:“给朕刮刮胡子,朕的脸都不嫩了,然后咱们就出发。”

    ****

    回京的队伍终于要启程了,停在路上,浩浩如长龙。

    杨厚照来的时候是骑马,但是那时候天气转暖地上没有积雪,现在是冬天了呢。

    张永跟在杨厚照身后,到:“万岁爷,回去别骑马了。”

    杨厚照看向队伍中那红色的宝顶马车抬抬眼皮,道:“朕坐那个。”

    那个是皇后的马车。

    张永心想您不是不要这个女人了嘛?他看着杨厚照的眼神有一丝怀疑。

    杨厚照冷声道:“狗奴才,想要编排朕?万一路上有什么杀手要暗杀朕呢,别人的马车才安全。”

    张永恍然;“原来万岁爷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万岁爷您上车。”

    ****

    李昭坐在车里发呆,就要启程,大队人马回京要一个月的路程,也就是说她跟杨厚照只能呆在一起一个月了。

    不对,不是呆在一起,杨厚照已经亲口跟她说,他们不再是夫妻,从现在开始就桥归桥路归路,她只能远远的望着他了?

    她并不想,她想保护他,但是这个局面是她自己造成的,人自己说出去的话,总不能朝令夕改说收回就收回,所以她只能这么认命了?

    忽然炉子中的火苗忽闪一下,李昭抬起头,穿着黑色织金缠枝云锦面子鹤氅的杨厚照立在马车前,李昭微愣,后嘴角尴尬一笑:“万岁爷……”

    杨厚照坐在李昭对面,等帘子放下,四周又恢复不透风的温暖,杨厚照道:“你不要多想,朕坐前面目标太大,你这个掩人耳目,朕是为了自己到安全着想,而且这是朕自己到马车,爱坐哪个就坐哪个。”

    她哪里敢多想,她现在脑袋里全是他死时候到场景。

    李昭没意识的点着头:“嗯,我没有多想。”

    杨厚照看她还是冷冰冰的样子,心里不高兴,道:“以后不要没大没小的自称我,朕都不爱你了,你再没有特权了,就自称奴婢吧。”

    李昭:“……”

    她抬起头不满的看着杨厚照:“买卖不成仁义在,我怎么就成了你的奴婢了?我是良籍。”

    杨厚照一哼:“那就守着你良民的规矩,别僭越,否则朕砍了你你可别喊冤枉。”

    李昭蹙眉。

    杨厚照得意一笑道:“活该呀,你以为朕看不上的女人是什么待遇?身在福中不知福,活该,自称民女。”

    李昭攥紧了拳头。

    杨厚照道:“小小民女,再敢僭越,诛你九族。”

    看李昭不出声,杨厚照不满的追道:“说啊,朕说话,不回答,也是死罪。”

    呀!

    李昭双拳头攥紧,服软的话从牙齿中蹦出来:“民女知道了。”

    “不对,是民妇,你以为你还是大姑娘?你嫁过人了。”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