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三章 套路照照
    队伍启程,接下来杨厚照在马车里看书,看都不看李昭一眼。

    李昭看他书皮上明晃晃的写着淫词艳曲,蹙眉道:“万岁爷,车里看书伤眼睛。”

    杨厚照眼皮衣耷拉,语气十分冰冷:“管你一个民妇什么事。”

    李昭;“……”

    好心当作驴肝肺,李昭也不理杨厚照,正好她晚上睡的不好,躺在座位上就睡着了。

    杨厚照听到均匀的呼吸声,把书本从脸上挪开,然后仰着头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确定李昭睡着了,他悄悄坐在她身边,把毯子帮她掖一掖。

    就在这时李昭睫毛动了,杨厚照心想被她抓到这几天的表演就前功尽弃了,他慌忙从李昭身上把毯子扒下来,然后仍在马车的空地上。

    惊醒的李昭正好看到这一幕。

    李昭:“……”

    她坐起来不满的看着杨厚照:“至于吗?至于吗?我……民妇就盖个毯子,您就这么恨我,至于吗?”

    杨厚照:“……”

    杨厚照什么都没说,肃然着脸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书。

    这次竟然没有骂人,李昭用狐疑的目光看了杨厚照一眼,这家伙用书把脸挡挡严严实实的,她什么表情都看不出来。

    李昭最后长叹一口气,不想了,路途颠簸,睡觉。

    等李昭又睡着了,这次杨厚照没动李昭,但是他怕炉子里的火不旺,李昭再生病,于是把张永塞给他的两个熏香球都放在李昭毯子里,那熏香球是镂空的,里面能放炭火熏香,但是不管怎么折腾,不开机关,里面的炭火都不会洒出来,所以大户人家取暖也用,尤其是女人用着最合适。

    放好了,杨厚照看李昭轻拢的眉眼舒展开,他不由得露出怜爱的笑容,然后打了个哈欠,蹑手蹑脚回到自己的地方睡觉了。

    ****

    李昭醒来的时候车已经停了,杨厚照也不在车里,秦姑姑上车道:“路过驿站,今晚就在这休息了。”

    王朝的驿站特别发达,也养活好大一批人,这充分说明交通好了,商品的流通十分便利,不过驿站本来是官家用的,慢慢官商勾结普通人花钱也能用,这钱又不上交,都从上到下层层贪污了,国家却还要拨款给驿站添置粮食……总之,这里面的贪腐很深。

    王朝灭亡的导火索就是驿站,崇祯为了精兵简政,裁员了很多驿站,而李自成就是被裁掉的一个,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他们今晚要住驿站了,李昭心想我如果把这件事告诉杨厚照,他会有什么感慨?

    可是现在杨厚照都不要她了,她实在拉不下脸去找他。

    下了车李昭和秦姑姑找到了他们的住所,张永给他们安排了很大一间房。

    过一会天就黑了,小鹦鹉安排他们吃饭,但是自始至终,李昭都没见到杨厚照。

    这下杨厚照不来缠着她了,李昭心里空落落,心想难道我也是贱皮子,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才有恃无恐?

    她自小在别人家长大,虽然姨妈对她很好,但是姨夫的亲而不近让她知道,她始终是个外人。

    所以她必须更要尊严,要更坚强,更要争气才行。

    她自小走来,基本上不求任何人。

    恋爱中也是,杨宸对她其实很照顾,但是当她知道杨宸跟别人结婚的时候,解释都不想听,直接就断了所有联系。

    只要涉及到尊严的问题,她从来都不会低头,这也是她不愿意和王太后挣来争去的原因,惹不起,离开总行了吧?

    你的儿子是宝贝,那就留给别人吧,这世界没有谁还过不了?

    但是现在,她是不是错了,杨厚照冷落她,真的比知道杨宸背叛还心疼百倍。

    吃完饭,李昭叫住秦姑姑:“晚上咱们一起住吧,咱们好久没有好好说话了。”

    秦姑姑也想跟李昭说未婚夫的事,兴奋道:“好啊,奴婢去让人烧水去,伺候娘娘洗漱。”

    李昭心里吐口气,找人聊聊天,心情就能好了。

    ………………

    秦姑姑出去的时候没有发现门后有人。

    等她走远了,杨厚照从那里蹑手蹑脚的出来,然后剑眉竖起,这个老宫女,怎么那么没眼力见儿呢?

    杨厚照是想惩罚一下李昭,可是吃完饭,他发现一个问题,他和李昭好几天都没那个了。

    惩罚归惩罚,但是不能饿坏了小豹子。

    可是已经闹到这种地步,怎么好开口跟那女人求欢呢?

    现在好,还弄出个老宫女挡路,真是麻烦。

    杨厚照回到自己的屋子,叫着张永:“咱们把老宫女做掉吧。”

    张永吓的不会说话了:“万岁爷,因为啥呀?”

    杨厚照哼了一声,然后眼珠一转道:“老张,听说你们也有娶媳妇的,是吗?”

    太监宫女有对食,还有大太监在宫外也买媳妇。

    但是万岁爷为什么这么问他?他没有啊。

    张永脸羞的通红:“万岁爷,跟奴婢无关啊。”

    杨厚照道:“什么无关有关?朕赐你个媳妇,老宫女给你怎么样?今晚就抱到你床上去,不要放她出来。”

    张永大急:“万岁爷,使不得啊,老宫女虽然讨厌,可是奴婢不是男人,不能坑人家一辈子。”

    张公公如此表现,真是让杨厚照大吃一惊,他不过是闹着玩的,怎么老太监把一辈子都想好了。

    杨厚照狐疑的看着张永,那圆溜溜的眼睛,让张永瞬间清醒,他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张公公用同仇敌忾的语气道:“老宫女是不是惹万岁爷生气了?奴婢罚她晚上值夜。”

    杨厚照心想这个可以,可以把老宫女引走,他还不用暴露。

    杨厚照抬头看着张永道:“你陪她,看着她,免得她偷懒。”

    张永:“……”

    皇上为什么这么防备老宫女呢?

    ……………

    李昭脱的只剩肚兜钻到被窝里,门响了,她以为是秦姑姑来了,抬头道:“怎么这么慢?”见到是杨厚照进来,吓了一跳:“万岁爷,您不是不要我了吗?”

    那可不,君无戏言。

    杨厚照眼珠一转,走到床边冷着脸道:“你别多想,朕这都是为了你好,谁让朕这么善良?如果被人发现朕冷落你,你这一路就完了,所以咱们虽然买卖不成,但是以后晚上还是睡在一起,朕也算给你撑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