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五章 原来你是这样的小皇帝
    杨厚照的善良,李昭从来不怀疑,她想了想,不仅同意了杨厚照留宿,还说了声谢谢。

    杨厚照把脸转到床外咧嘴一笑,这个傻瓜。

    ****

    夜深人静,李昭却躺在床上睡不着。

    她确定自己非常喜欢杨厚照,但是因为尊严,又逼得他没办法跟杨厚照低头,所以她非常期盼杨厚照能对她说,他们和好了,再不吵架了。

    只需要这一次,她就再也不和他闹了,可是杨厚照迟迟不说,这人晚上却能睡在她身边,是真的出于人道主义关怀来照顾她,还是其实他和她一样,想跟她和好,但是他自己也拉不下来脸呢?

    李昭微微睁开一只眼,见杨厚照摊手摊脚的躺着,眼睛紧闭,确实是他睡觉的姿势,但是并没有一点熟睡的迹象,他也睡不着吗?

    毕竟这小子对那种事很喜欢,也要对勤,这几天吵架,他们都把那事儿给忘了。

    “呼呼……”突然间睡熟的声音打碎了李昭所有的念想,是她想多了。

    自作多情,李昭脸上挂不住,赶紧翻了个身,让自己睡觉。

    杨厚照其实一直没睡,他想要啊。

    听李昭呼吸急促,知道这人是做梦了,他悄悄爬起来,给李昭正了正身子,李昭的呼吸逐渐均匀,但是没醒。

    借着帐子外朦胧的灯光,李昭粉嫩的唇嘟嘟可爱,像是桃瓣,让人想一亲芳泽。

    杨厚照将嘴唇贴上去,那两片柔软已经好几天没有尝过,他轻轻的蹭两下,还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快感,正是爱不释嘴,越是这样,下身的**就开始叫嚣。

    杨厚照又不敢弄醒李昭,慢慢掀开被子,看到嫩黄色的肚兜,肚兜下面不再是鼓鼓的,他知道,那两个胖子现在正在睡觉呢。

    想到那两个胖子下身的**更是关不住,杨厚照轻轻将李昭肚兜一点点向上推,终于露出那红豆一般的小点。

    杨厚照再也忍不住,一口就含住,但是他不敢动,眼睛贼溜溜向上翻,观察李昭醒不醒。

    李昭在睡梦中感觉**一波一波的袭来,让她想叫:“万岁爷,万岁爷……”

    这勾人的声音杨厚照听的却是一激灵,正在想到底要做出什么反应的时候,李昭一下子坐起来了,杨厚照躺在那里不动,眼睛赶紧闭的紧紧的。

    李昭脑中逐渐清醒,感觉身下都湿了,所以方才她好像做了什么羞耻的梦,梦见杨厚照又对她动手动脚了。

    可是那感觉那么真实,又不像是做梦。

    李昭侧头一看,杨厚照蜷着身子躺在,脑袋没有枕枕头,都挤到她这边了。

    李昭眼睛微微眯起,所以方才真的是在做梦吗?

    她低声叫道:“万岁爷,万岁爷,杨厚照!”

    杨厚照嘤咛一声,翻了个身。

    李昭看他没有睁眼,摊手摊脚的模样可爱至极,怕她自己是误会了,突然不舍得叫醒杨厚照了。

    他给杨厚照盖好被子,又躺回去睡觉。

    杨厚照看李昭还能给自己盖被子,知道她也很关心自己,但是死要面子不肯说,他心中又是欢喜又是烦恼,欢喜李昭肯定是爱他的,烦恼这么倔驴一样的女人,到底要怎么驯服?

    杨厚照趁着李昭刚躺下不久,睁开眼道:“你干什么碰朕?”

    李昭见杨厚照醒了,就想问方才的事:“万岁爷,你刚才是不是……”

    杨厚照用坦然的目光看着李昭:“是不是什么?朕怎么了?”

    李昭脸一红,有些问不出口,但是不甘心啊,她咬着牙道:“万岁爷方才是不是亲我了?”

    杨厚照还是很坦然的样子:“朕亲你哪了?亲哪了?”

    其实都不是亲,是舔和咬,李昭见杨厚照不承认,她蹙眉的想了一会,最后道:“那可能是我误会了吧。”

    杨厚照哼道:“当然是你误会了,朕是什么人,风光霁月般,都说了不会缠着你就不会缠着你,朕是可怜你才跟你躺在一张床上,你可别有非分之想,你知道朕这龙体,多少女人想得到?朕要是肯卖钱的话,国家的税收都不用愁了,怎么会便宜了你。”

    李昭本来就是要脸的人,之前都是她数落别人,哪有别人数落她的时候?还是在这种事上。

    她心里好没面子,也不再跟杨厚照白扯,说了句:“那是我误会了。”然后转身睡觉去了。

    杨厚照也转过身,吐了吐舌头,心道好险。

    可是李昭转过去之后越想越不对劲,方才的感觉那么真实,怎么可能是梦?她摸上自己的胸口,湿答答还有感觉,所以这哪里是梦,就是被这小子咬了。

    咬了还不肯承认,显得他很高贵一样。

    李昭越想越气,回身照着杨厚照的屁股就是一脚。

    杨厚照还在庆幸的喜悦之中,差点摔下床。

    回身怒道:“你这悍妇,你干什么踢朕?”

    李昭揭开肚兜:“你自己看,还是湿的,你想不承认?”

    杨厚照就真的直勾勾的看,馋的舔了舔嘴唇。

    李昭:“……”

    她明白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傻事,赶紧把衣服放下,后冷声道:“万岁爷好不要脸,趁着人家睡觉行猥琐之事,做了就做了,还死不承认,哪里有顶天立地的样子。”

    杨厚照一下子恼羞成怒,开始不讲理了,道:“你身上哪一处朕没看过?你是朕的女人,朕想要和自己的女人燕好,怎么就是猥琐?”

    李昭道:“你不是不要我了嘛?不是我们不再是夫妻?不是夫妻哪里还能燕好?”

    她说完,忽然觉得后悔,为什么不趁此机会和好?转念一想,就算想和好,也不能是这个时候,这小子没有担当,满脑子的邪门歪道,也不跟他和好。

    杨厚照本来很生气,忽然脑袋中想到了什么,笑嘻嘻凑到李昭身边:“不做夫妻就不能行房?不然咱们就这么偷偷摸摸怎么样?就当是朕偷你。”

    他喜欢角色扮演,越是不正经的角色他才越兴奋。

    李昭看他那腆脸的样子一时间哭笑不得,但是到底是生气的,她白了杨厚照一眼道:“你休想,我可是正经人,跟你约法三章,分手就是分手,别仗着身份碰我,不然我不和你一起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