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 自行解决
    李昭生气的时候根本毫无顾忌,之前答应杨厚照要自称民妇,现在也都忘了。

    发完脾气,见杨厚照斜着眼睛不满的看她,李昭讥讽一笑道:“男子汉大丈夫,小豹子都管住,还怎么管天下?”

    杨厚照道:“不碰就不碰,谁媳。”

    说完枕着枕头歪头睡觉去了。

    李昭看着他的背影咬了咬牙,没人媳也是他先撩拨她的,装什么清高,哼。

    她也生气,跟杨厚照背对着背。

    夜深了,经过方才一折腾,李昭真的困了,虽然生气,但是很快睡着了。

    杨厚照那边却睡不着,李昭给她留下的背影玲珑有致,那翘起的屁股让他小豹子又挺了挺,这可怎么办?

    杨厚照心想我若是霸王硬上弓也能成,可是就是太没面子了,但是不硬来,柔声细语现在肯定不行。

    床帐被撩起,他看到了李昭搭在屏风上的肚兜,这是李昭明天要穿的。

    杨厚照蹑手蹑脚把肚兜摘下来,上了床,柔软的布料往小豹子上一搭,就像是被李昭柔软的身体包裹着一样,他自己做了十分羞耻又快乐的事。

    李昭一晚上都在做梦,梦见地震,第二天晚上醒了,头晕沉沉的。

    她坐起来一看,杨厚照已经走了,秦姑姑在外面叫门,她急忙下地换衣服。

    “哎,我内衣哪里去了?”

    李昭找了两个地方找不到,先让秦姑姑进来,问道:“我肚兜你看见了吗?”

    秦姑姑道:“昨晚放架子上了啊。”

    李昭的衣服,都是秦姑姑亲自放的,而且她自己昨天记得也看见了。

    两个人又找了一会,没有,秦姑姑道:“估计是奴婢弄错了吧?没有提前放好。”

    只能这么想了。

    秦姑姑看李昭站在那里发呆,去行礼里又去翻找,找了半天昨晚那个喜鹊登枝图案的肚兜也没找到,秦姑姑心中纳闷真的丢了?但是到底不敢认定,于是找了小碎花的给李昭。

    杨厚照那边,洗脸的时候把人都退了,亲自把大红的肚兜洗干净,然后放在火墙上晾。

    等吃完饭,肚兜已经半干,他让张永给他找了一个空匣子,趁着没人的时候把肚兜放进去,等队伍出发,带着箱子装在自己的马车,这样谁都不会发现皇上的猫腻。

    杨厚照做完这些真的刺激又开心。

    等队伍出发的时候,他又和李昭坐一辆车,想起那个肚兜就看着李昭暗笑。

    李昭看不透万岁爷的表情,只觉得这人越来越轻浮,心想我前几日觉得他稳重了,我当时是不是瞎。

    杨厚照心里有小恶作剧,够他回味一天的了,所以坐在车里也不跟李昭说话。

    李昭更不会热脸贴冷屁股,于是二人虽然同车,但是一天之内,都当彼此是空气。

    转眼间天黑了,又路过一个大型驿站。

    睡觉的时候李昭回忆白天的情景,以为杨厚照不会来陪她,不过她想多了,这家伙又来了。

    李昭心放下,不过今晚和昨晚不同,昨晚杨厚照说了很多话,今天一句没有,李昭又觉得挺失落的。

    这样同榻无言的日子,足足过了三个晚上,到第四天晚上,李昭也不盼着杨厚照了,因为知道他会来,也不盼着他会说什么,因为他不会说。

    所以李昭又踏实的睡觉去了。

    可是早上一醒,五天前的事情又发生了。

    她的肚兜又丢了。

    李昭蹙眉问着秦姑姑:“这次不会错吧?是我自己放的,我记得清清楚楚。”

    秦姑姑点头:“奴婢看见了。”

    可是怎么就没了?

    因为怎么都找不到,秦姑姑开始怀疑自己:“兴许咱们记错了,不然谁能在娘娘睡觉的时候来拿娘娘肚兜呢?”

    李昭眼睛倏然瞪大,哦!睡觉的时候丢的。

    又过了两天。

    晚上,李昭觉得日子差不多,她在杨厚照进来之后把故意把胳膊漏在外面睡觉。

    她的胳膊脆藕一样,杨厚照已经好几天没近李昭的身,现在看见肉就馋的不行。

    他觉得李昭睡着了,开始用手摸李昭的胳膊,这女人真香,肉比玉温比脂腻,杨厚照的小豹子很快就停立起来,他先是掀开李昭的被窝在李昭腿边蹦来蹦去,直到呻吟一声,感觉已经必须发泄出来,然后轻车熟路跳下床,拿个金黄色的肚兜解放他的**。

    李昭并没有睡,耳边传来有节奏的粗重喘息声,这声音比女人的粗狂,让人听了脸红心跳心猿意马。

    床也跟着轻轻动摇起来,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杨厚照到底在干什么事了。

    李昭像是被别人发现了自己的秘密,明明是杨厚照在做猥琐事,她却羞的不行。

    同时会想到她和杨厚照在床上的旖旎,心尖好像也痒痒起来。

    真是的,不想再听了,再听她也要起歪念了,可是李昭又不敢动,男人正在投入的时候,脆弱的像个小精灵,一动都会惊吓到他。

    过了一会,杨厚照终于一声满足的叹息,释放了他的所有,然后他把沾满他的气味的肚兜拿起来一看,无声一笑,又下床放在一边。

    李昭:“……”

    还真的是他。

    这小子真是越来越猥琐了,不过李昭当时什么都没说,第二日一早,她比杨厚照先醒,然后就一直暗中盯着杨厚照做事,直到发现杨厚照小匣子的秘密,之前的肚兜都乖乖的躺在里面呢。

    李昭不知道该气好还是该担心好,哪有这么大的人偷她的肚兜?又怕杨厚照得了恋物癖,这可真是棘手。

    最后她想了想,到底是她的肚兜,不是别人的,杨厚照不会是变态,她眼珠一转,把匣子偷偷拿走了。

    杨厚照在出发前回火墙上拿肚兜,接着找他的宝贝匣子,没有了。

    分明事先放在桌子上的,被谁拿走了?

    杨厚照叫来张永谷大用,都没看见,又问了其他人,没人知道。

    也是,谁敢偷皇上的宝贝?

    张永突然到:“万岁爷用餐的时候,奴婢好像看见娘娘进来了这屋,是不是娘娘帮您收走了吗?”

    李昭?

    杨厚照目光一凝,随后脸色一变,旁人拿到也不敢怀疑他什么,要李昭知道他拿她肚兜干那种事,不得打死他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