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 杨厚照怀疑
    ,!

    秦姑姑是实在人,回来告诉李昭:“娘娘,万岁爷让咱俩好。”

    李昭:“……”

    杨厚照可是皇帝,不说皇帝多了不起,但是他可以掌控天下资源,他可以有无数女人,可是因为跟她冷战,宁可用五指姑娘也没说找女人,这份情谊,李昭始终记得,所以她今晚本不想苦着惺帝,但是这个小男人也太小气了。

    李昭抿嘴一笑:“咱俩好就咱俩好,秦姑姑,晚上一起睡吧。”

    秦姑姑以为帝后还在闹别扭呢,正好她还有很多话要跟娘娘说,所以就同意了。

    二人洗漱完换了衣服上床,吹灯睡觉,不在话下。

    杨厚照等了一会李昭都没过来哄他,随后一问张永,他的皇后跟宫女一起睡了。

    杨厚照气的指着张永鼻子骂:“那个老宫女,朕不说让你好好看着吗?你不是对人家有想法吗?她今天正好不痛快,你这时候不哄她还想什么时候哄?

    最后你把她弄到皇后那里去了,你说吧,你怎么赔朕?”

    张永:“……”

    容他好好捋捋万岁爷到底什么意思。

    ***

    杨厚照不能腆脸把宫女赶走,只好自己胡乱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想到那个李昭亏待自己的小豹子就生气。

    启程的时候跟张总说:“朕自己坐一辆车,你去告诉皇后,如果再不来哄朕,他就完失去朕这个帅气的相公了。”

    张永:“……”

    让人哄都说出来了,谁哄他?

    张永去给李昭传话的时候道:“娘娘,万岁爷说他不过来了,您要是无聊,请您去前车说话。”

    李昭叫张永小心翼翼的样子,就知道杨厚照不会这么说,她的男人什么性格她还不知道吗?

    淡淡一笑道:“好,公公告诉万岁爷,本宫无聊的时候就去了,不过现在并不无聊。”

    同时心想,惺帝,这回还还制服不了你?那我就随你性好了。

    帝后二人这是暗暗较上劲了,张永两边都不好传话,叫苦不迭,心想你们早晚要和好,何必难为我这老骨头?

    杨厚照等了李昭一会,这人真的没来,他不好立马认输,心想我中午停下来吃饭的时候再去找她,就有借口留在那边了。

    想完,很是为自己的聪明财智感到骄傲。

    李昭这边倒是什么都没想,吃吃喝喝看看书,就困了。

    眼前是四面环山的深潭,一池潭水如一块无暇的碧玉,静静地镶嵌在飘渺云雾间。

    杨厚照接了一个小内侍的竹篙,自己撑着一只小舟摇荡在潭水之上,起初他表情十分怡然自得,可是突然轰隆一声,那潭水起了莫大的浪花,小舟开始没有方向的在原地打转,杨厚照站在小舟上如摇摇欲坠的风筝,来回的晃悠。

    李昭急的不行,在岸上拼命的喊,让他回来,可是他好像听不见,依然在小舟上东歪一下,西歪一下。

    终于,杨厚照大叫一声,噗通一下掉在水里了。

    李昭倏然惊醒,回想起来,又是一个梦。

    为什么这几天总是梦见杨厚照落水呢?

    杨厚照跟别人不同,落水估计就是死期。

    李昭一想到杨厚照英年早逝,心就跟被刀剜了一下一样。

    这样一个薄命人,她哪里还舍得跟他生气?她还要什么面子?

    李昭叫停马车,然后匆匆下了车去找杨厚照。

    杨厚照正在车上打瞌睡,突然听见媳妇喊他,高兴的把小脸从车门中露出来。

    “哎呦,你不是不看朕吗?怎么来了?终究是被朕的英明神武折服了吧?怎么也放不下。”

    说完他才发现李昭脸色惨白如纸,问道:“阿照你到底怎么了?”

    李昭总会想到他吐血的场景,笑的勉强又苦涩,道:“人家就是被万岁爷的英明神武折服,万岁爷,臣妾请求跟您一辆车,一直呆在一起,请您准许。”

    杨厚照虽然有疑问,但是不能把李昭放在外面挨冻啊,赶紧把人叫上来,然后让李昭坐在他的腿上,抱着她问道:“阿昭,到底怎么了?”

    李昭很想把自己的身世和杨厚照的命运都告诉他,这样她就不用担心,杨厚照自己就能警觉,不靠近危险了,可是她的来历真的能说吗?

    说了别人信不信?不信别人会怎么对她?

    她更怕杨厚照看她是怪物。

    李昭努力告诫自己不能说,她趴在杨厚照怀里道:“就是万岁爷一直都不找我,您知道我的心意,还真的冷淡对待我,我心里难过。

    万岁爷,人家方才又做梦你掉水里了,你今后千万答应我,永远都不靠近水源。”

    说完真的哭了出来。

    不就是一个梦?!

    杨厚照本来不信她的邪,可是被李昭这样一哭,心都乱了,哪里还顾得了真假?

    急忙哄着李昭不许哭,用嘴把李昭的眼泪吻干。

    这一吻下来,李昭也有动情,本来悲伤的气氛,突然变得暧昧。

    杨厚照手探进里面的衣服里,笑道:“昨天没成的事,阿昭你今天给朕吧,馋的紧。”

    杨厚照现在就是要她命她都给,只要他高兴就行。

    李昭突然变得羞答答的,这是她极少见的表情。

    “那万岁爷请怜惜,毕竟不是屋里,车里闹出大动静让人笑话我。”

    就是无声他都能忍,就为了现在,这样红扑扑小脸的李昭,杨厚照看的痴了,下一刻猛的把人抱在自己的双腿上,撤掉李昭的裤子:“阿昭……”

    ***

    一场无声,刺激,极其满足的人体盛宴就真的结束了。

    杨厚照慵懒的靠在车厢上,一只大手揽着李昭的腰,让她在自己怀里休息,他自己也闭着眼睛回味方才的一切。

    想着想着,杨厚照倏然睁开眼,还是不对,李昭多么倔强的人,怎么就突然向他投降了?即便是做梦害怕了,可是方才欢好,李昭也跟以往不同。

    在房事上李昭总是很懒,喜欢享受,方才却他怎么要求她都满足他,带着牺牲的意味,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厚照百思不得其解,正要问李昭,马车又停下来了,张永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万岁爷,娘娘,前面就是冰面了,行车会慢,奴婢和主子知会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