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躲过一劫
    ,!

    四水镇就是因为环水得名,只有一条路是通往京城的,不过那是夏天,冬天冰面结冻,过往的人都从冰面上走,到达临县,可以少走一天半的路。

    杨厚照听了很兴奋,道:“等着,朕要去走走。”

    北方长大的人,谁还没在冰上打过滑?

    杨厚照小时候最喜欢玩这个了,可是那时候他身体不好,冬天父皇不让他出门,甚至都不让大臣拜见,文官们就说是父皇溺爱他,其实不是的,他也很想出门啊。

    现在有机会了,杨厚照抱起李昭:“阿昭,咱们下去走走。”

    李昭莫名就想到了梦境,她张张嘴,但是一想这是寒冬腊月,冰面冻得结实,应该没什么事。

    她和杨厚照下车来看,大队人马已经在河面准备,有骑兵在给马蹄子包麻布。

    冰面上有积雪,也有许多脚印,可以看出经常有人从上面走动。

    杨厚照下了车就要撒谎,拉着李昭的手道;“阿昭,咱们走着过去。”

    李昭脑袋中倏然又出现杨厚照吐血的画面,这绝对不是好兆头,李昭拖住杨厚照道:“万岁爷,咱们不要从这上面走了,绕路吧?”

    杨厚照不解道:“为什么?据说可以少走一天半路呢。”

    绕路不是关系到她一个人的事,要耽误大队人马,李昭实在找不出来什么借口,最后道:“臣妾就是害怕,因为做梦了,害怕冰面炸裂,咱们掉进去。”

    杨厚照笑道:“现在是九天,最冷的时候,你怕什么?不然朕背着你,咱们一起走好不好?”

    李昭还是摇头:“万岁爷。”

    她声音带着哭腔的恳求,杨厚照一下子就吓坏怕了,忙道:“好好好,不走就不走,咱们都不从这边走了。”

    杨厚照拉着李昭回到马车上,然后叫着张永:“更改路线,不要从冰面上走。”

    张永微愣,道:“可是前面已经打点好了,接驾的都准备好了,换路线的话,前面的镇子,不知道万岁爷驾到。”

    杨厚照道:“那无妨,也不用告知了,咱们就当微服私访,好了,换路。”

    皇上的口吻不容置喙,张永把命令传下去。

    可是很多人都准备好了,还有一些步兵,地位高的人当然坐车骑马,走什么路都没有那么累,但是步兵绕远,可要多走出一天半,那是实实在在的体力。

    于是队伍中难免有抱怨情绪。

    随后大家听说是皇后害怕,不让皇上从冰面过,就开始抱怨皇后多事,也有人说恃宠而骄。

    这些声音帝后虽然听不见,但是经过别人的嘴,总能感受得到。

    杨厚照坐在车里,听到张永报告这样的负面消息,脸上十分不痛快,黑着脸对张永道:“传令下去,谁再敢污蔑皇后,就不要走了,直接在冰面上站到死吧。”

    李昭本想劝劝杨厚照不要惩罚人,后一想,杨厚照其实十分心软,也就是吓唬吓唬大家,她脑子都是不好的画面,也就没心思管别人了。

    张永去传令,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喊:“冰面裂了,裂了。”

    “掉进去人。”

    队伍是绕着冰面在岸上走的,所以距离并不会远,冰面上有风吹草动当然立即就能知道。

    张永骑在马上回头看,什么都没看见,他叫人来问:“到底怎么回事?”

    队伍最后面的人来传话:“有两个十多岁的小男孩从冰面走,掉进去了。”

    张永一听可能有人命,下令队伍停下,命令十个人去救人,其实在他没下令的时候,走在后面的人已经有人过去了。

    杨厚照和李昭发现车停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杨厚照看李昭一直心神不宁,搂着她的肩膀道:“不要担心,一会张永就会来回话。”

    过了一会,果然是张永的声音:“万岁爷,娘娘,冰面开裂,有两个孝掉进去了,正是咱们方才要走的地方,咱们人还多呢,这要是真从那里路过,不知道会出多大的事,好悬,多亏了娘娘。”

    杨厚照诧异的看向李昭,李昭也好意外,摸着胸口道:“我就说我一直做这个梦,原来是老天给我的指使。”

    可是老天为什么在这时候给他指使?历史上杨厚照还有很多年可以活呢,总不能现在就要死了吧?

    李昭说完自己又觉得后怕,人生有很多时候,事情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她已经改变了那么多的历史,也就是说,杨厚照可能随时都有危险,而她竟然还想着要离开他。

    见李昭看着自己发愣,杨厚照以为李昭是害怕,笑道:“阿昭是咱们队伍的福星,这不都没事了吗?不怕不怕,晚上朕好好奖励你。”

    他说完眨眨眼睛,样子轻浮顽皮,李昭都气笑了,这个时候他还能想到那种事。

    她是真的担心他担心的不行,就怕他这辈子还有水灾。

    李昭想了想道:“看吧,说明我做的梦是真的,万岁爷,您可记住了,以后绝对绝对不许玩水,滑冰也不行,不然让我知道,我可会非常非常生气。”

    李昭刚刚帮杨厚照避过一灾,杨厚照想了想,发现挺心有余悸的,而他的女人这么担心他,他当然不想阿昭生气。

    忙不迭的答应:“朕都听你的话,绝对不玩水,也不滑冰。”

    说完又道:“这回好了,再没人说皇后娘娘事多了。”

    李昭也叹口气,那倒是,现在大家都要感谢她吧?

    …………

    两个孩子被及时就下来了,附近也有村民赶到,听说是皇上的人救了孩子,村民们感恩戴德给皇上磕头。

    张永问杨厚照要不要把人带过来问话,杨厚照让张永赏了一些吃的给两个孩子压惊,村民就不见了,他们继续赶路。

    这回启程,因为有冰面裂开的真实事件,再没人对皇后微词,老老实实的赶路,甚至比之前脚步还加快些。

    这样在下午,就到了前一个镇子,永昌镇。

    现在走的路线是来时路。

    杨厚照记得这个镇子,对李昭道:“街上有种小吃,绿绿软软还带陷,朕带你去吃,咱们慢点走。”

    杨厚照爱吃甜食,李昭心想应该就是糍粑打糕之类的糕点,其实很常见,但是他喜欢嘛。

    李昭点头:“那咱们下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