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二章 贞洁牌坊
    永昌县的别名也叫贞洁县

    皇上说完路过永昌县城,就有文官过来给李昭介绍永昌县城的民风。

    那官员正好是吏部的,知道的非常详细,道:“永昌县县令来此地已有三年,这三年中,永昌县从一个民风彪悍的县城,变成了民风严谨,民众做事有章可循,有理可据的地方,都是县令的功劳。”

    李昭听着不怎么对劲,问杨厚照:“什么叫民风彪悍,什么叫民风严谨?一个人的治下好不好,不是看土地增加了多少,人口增加了多少,赋税收了多少,老百姓过的好不好吗?”

    杨厚照低声道:“这个县朕有印象,女人特别贞洁,一年就立了五十八块贞节牌坊,韩县令在这三年,已经有一百多块了。”

    李昭听了十分不高兴,原来这县令的功劳,是靠女人牺牲自己的性生活得来的啊,难怪这吏部官员说的摇头晃脑与有荣焉,赶情不是关他们的***。

    可是全国人民都认这种功绩,她也没办法。

    李昭不爱听了,那官员还让杨厚照嘉奖县令,李昭捅着杨厚照的手背,不让他答应。

    杨厚照了解李昭,见她使小性子又那么可爱,对官员道:“你让他把治下土地增加五分之一就行,朕就奖赏他。”

    官员明白了,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灰溜溜走了。

    这官员离开马车前,就去找张永,说的就是韩县令的事。

    张永在官员中人缘比较好,因为皇上爱胡闹,有时候不分是非,张永是个好的,总能劝慰皇上。

    那官员道:“皇上好像不喜欢韩县令,一会路过县城,公公用不用派人提前跟县令只会一声?”

    其实官场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上面有巡抚到访,总要提前知会一声,让下面做好接待工作。

    他们这是临时改变路线。

    张永道:“皇上说了不用通知,就当微服私访,这怎么好去通知,再说那个韩县令不是为人严谨正直,不是学理学的,他有什么东西怕皇上知道吗?”

    可能没有吧?

    这吏部官员也只是提醒下张永,他跟韩县令无亲无故,听张永说皇上都下令说微服私访了,也不好再说什么,跟张永到了别,就回自己的马车里了。

    张永也没当回事,带着队伍继续前进,眼看着还有二里地,就到了永昌县了。

    ………………

    二里地外的永昌县衙,县令韩彬还不知道皇上马上要到了,年底,他正在写一年的政绩总结,好拿给吏部考核。

    当写到今年增加的贞节牌坊数量的时候,韩彬想了想没有立即落笔。

    问着县丞:“街东潘家到底要不要请贞节牌坊?”

    县丞道:“那乔氏要改嫁,不肯立,她婆婆也支持她,说不立。”

    乔氏就是潘家的儿媳妇,今年三十岁,守寡五年,有个十岁的儿子,乔氏也在照顾婆婆,一家三口,有十余亩田地,殷实人家。

    “真是寡廉鲜耻。”听闻乔氏还想改嫁,韩彬一下子就怒了。

    一个县贞节牌坊的数量,可以当作政绩跟朝廷邀功。

    以往都是江南的多,但是自打韩彬当了七品县令之后,永昌县每年的贞节牌坊数量,就超过江南了。

    不过很多寡妇都是以前就在的,但是没请封立而已,韩彬这几年都帮他们请了。所以寡妇的数量不可能一直持续那么多,今年就明显减少,全县老幼加一起,才有二十八个。

    也就是最多能请二十八个,别说跟江南比,跟韩彬自己以往的功绩比都差了一节。

    就这样,还有人不想立。

    韩彬叫着县丞道:“你也不用再劝乔氏了,她不是要改嫁?可以,把她的土地和铺子全部收了,交给潘家的远房亲戚打理,让她净身出户的改嫁,不知廉耻,寡妇还想再嫁,那就什么都别要。”

    县丞为难道:“可是大人,那潘大爷没什么亲兄弟,乔氏还有儿子,也一直照顾婆婆,按律法,不能没收她的产业,那是她儿子的。”

    韩彬道:“不守妇道的女人不配有产业,一个不守妇道的母亲,能教好儿子吗?

    本官说了,把他的产业给潘家的远房亲戚,乔氏的儿子如果一直被乔氏带,早晚要不知廉耻,一并都给亲戚养。”

    县丞还是有顾虑:“乔氏性格暴躁跋扈,她闹大了怎么办?”

    “闹大?她要改嫁的寡妇还敢闹大?那就更不知道廉耻了。”

    “是。”

    韩彬突然笑了:“再说,本官是父母官,这里本官最大,她去哪里闹去?闹本官也不怕,不知廉耻的女人就应该什么都不给他,百姓知道了更好,杀一儆百他们就再不敢改嫁了,本官就怕她闹不大。”

    话说到这个份上,县丞也不好再劝,他走了一会又回来“大人,听闻皇上要回宫了,现在去惩治那个乔氏好吗?”

    韩彬哼道:“皇上也不会从这边走,就现在去,本官等着她知错就改呢。”

    ………………

    县城的驿站在城外寺庙旁,今日时间充裕,大队人马扎营,杨厚照带着李昭和几个亲密下人去街上逛游。

    因为是下午,天气又冷,街上走的人不多。

    李昭看街上建筑都不新,行人的精神风貌也不活泼。

    一个地方乃至一个国家,大家过的到底好不好,看街上人的脸就知道。

    想来有一段历史称之为盛世,可是百姓都昏沉麻木,个子矮小瘦弱,有照片和画作为证,这能叫盛世吗?倒是看出压迫了。

    那时候也确实是中国人民最麻木的时候,能活着可能就是主要任务,至于为什么活着,估计不知道。

    好在中国人民觉醒的也快,只要有人带头呐喊,瞬间换个风气。

    李昭看这个小城就很那时候差不多,什么严谨民风,怎么感觉死气沉沉?

    不过杨厚照一直在找吃的,张永那更是,已经停不住脚步了,哪里还管的了其他?

    李昭暂时没有多言,跟着大家一起走。

    到了城中心的街道,这里的气氛比方才热闹也活泼一些。

    卖小吃的分布在街道左右,张永已经感觉自己手不够多了。

    杨厚照也找到了他的零嘴。

    “阿昭,这里……”

    李昭去了杨厚照身边,突然,他们左边的方向,传来吵闹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