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五章 小皇帝被人爱戴
    皇上如今又把往事重提,韩彬感觉自己像是个**的人,被人看个精光,他一瞬间恨的眼泪纵横,低头给杨厚照叩首。

    他不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要认错。

    对于他的错,杨厚照已经不打算原谅了。

    杨厚照对众人道:“是朕对不起你们,派了这种父母官给你们,无论是鳏夫再娶,还是寡妇改嫁,如果是出于自愿,朕都支持。

    大家应该知道,朕在西北就鼓励寡妇改嫁,不然朕的军官都要打光棍吗?

    你们记住,有人缺失了伴侣,这不是不详,是不幸,人家已经非常不幸了,还要让人家自己生活?你们知道一个女人自己生活有多难?

    大老爷们死了老婆都知道赶紧再找一个,照顾自己的生活,女人死了家里的劳力,却让她自己扛起一片天?

    这就是你们读书人所学的正义吗?这就是你们读书人所倡导的天下为公是为大同?你们都白读了圣贤书,没读出一个好人。”

    杨厚照强压了下怒气,厉声道:“所以朕再次下令,永昌县以后的贞节牌坊一个也不准申请,朕也不许别人标榜女人守节,寡妇,愿意改嫁就改嫁,别说官府,父母都不准拦着。”

    韩彬的身子有些瘫软,然后又跪直了,周围的百姓又跪下去,口称万岁万岁万万岁。

    而杨厚照就站在这众人之间,挺拔的身材,气宇轩昂。

    李昭心想怎么说的这么好了?说的真好,像个大人,她心跟着与有荣焉的笑。

    接着杨厚照让韩彬开堂,先把百姓的案子审理完,然后又对张永下令,年后派新的知县来接替韩彬,革除韩彬的职务,永不留用。

    也就是不用你了,但是你最后还的把手头上的活干嘛。

    韩彬虽然觉得委屈,但是周围没人帮他说话,只好遵循,还得谢主隆恩。

    杨厚照接下来要处置潘小龙夫妇:“县令再说的花言巧语,你们也应该知道,律法严明有规定,乔氏有儿子还赡养婆婆,家产怎么都轮不到你们,你们现在来抢孩子夺家产,是处于哪方面的公里?”

    两个人除了抖一句话都不敢说。

    杨厚照看向韩彬:“他们就是贪心不足蛇吞象,欺负孤儿寡母,好,罚他们一百两银子给乔氏,不是愿意养乔氏的孩子吗?不用出力,拿钱就行了。”

    一百两?

    郭氏直接就抽过去了。

    周围的人纷纷叫好,可是韩彬不得不出来说句话:“皇上,他们可能拿不出这么多钱。”

    杨厚照蹙眉:“一百两都拿不出?”

    皇帝当然有钱了,一百两是零花钱,他就觉得别人也都有钱,李昭道:“就罚乔氏一年的税务都由着潘小龙出,税务官记下了,再收乔氏的税,就找潘小龙要。”

    那也不少了,潘小龙扶着妻子,叫苦不迭。

    韩彬这次不能再求情了。

    杨厚照接下来又惩罚县丞,一味媚上,虽然有迫不得已的原因,但是也不能饶恕,打十个板子让他学会正直,不过官职没有摘掉他的,到底比韩彬还幸运。

    这一些系列人杨厚照都处置完了,让韩彬带着这些人回衙门。

    他和李昭,也要告辞了。

    可是大家好不容易才见到皇帝,皇帝人还这么公道,都不愿意让皇帝走,不仅原来的百姓不愿意,后来又有许多人听说街上皇帝来了,赶来观看。

    杨厚照一时间难以脱身了。

    乔氏和潘老太太趁着这个功夫给杨厚照磕头,二人都热泪盈眶的:“感谢皇上,皇上是好人啊!”

    杨厚照悄悄拉着李昭的手笑了,皇上当然是好人了,皇上如果不是好人,那国家成什么样了?

    杨厚照让张永给乔氏二两银子,乔氏起初死活不收:“皇上能帮助我们孤儿寡母要回产业,已经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了,怎么能要您的钱?”

    杨厚照看了一眼李昭,然后笑道:“您不是要成亲了吗?这是朕和皇后送的贺礼,祝您百年好和早生贵子,将来让孩子好好读书,为民造福,别读的跟韩县令一样好坏不分六亲不认。”

    周围的人都笑了。

    乔氏再次热泪盈眶,看着手中的四个元宝,感觉情谊比山重,本来她是寡妇,经常被人看不起,有皇上这些话,以后大家不仅不会歧视她寡妇改嫁,还会羡慕她,以后有想改嫁的寡妇,想到她的事,也不用瞻前顾后了,就像皇上说的,她们已经非常不幸,也只有皇上能体谅他们,皇上是个好人。

    乔氏忍不住连连道谢。

    杨厚照风头出够了,天色也不早了,他看着红火的夕阳,这下真得走了,叫着张永古大用:“开路。”

    “皇上,皇上……”

    这回不管大家怎么留,皇上都不呆了,跟皇后朝众人挥手,然后消失在街头的夕阳之中。

    *****

    回到驿站,吃完饭杨厚照就迫不及待抱着李昭回房,然后问道:“阿昭,朕今天的表现好不好?”

    原来是为了邀功这么着急啊。

    李昭道:“好,万岁爷怎么说的那么好呢?应该让那个的大臣们都听听,说的振聋发聩,完全就是我喜欢的样子。”

    杨厚照嘟起嘴道:“朕一直说的都好,就是你以前没关注朕。”

    李昭勾着他的脖子道:“那肯定是臣妾不好,我们万岁爷怎么这么优秀呢?臣妾以前还想离开万岁爷,肯定是冲撞了五通神了。”

    她这就是为她之前的行径道歉了。

    而李昭是个多嘴硬的人?

    杨厚照听的眼睛一亮,抱紧了人道:“阿昭,你以后是不是再也不会离开朕了?”

    李昭点头:“当然,拿着棍子赶都不走了。”

    杨厚照道:“那如果朕喜欢别的女人了呢?”

    李昭:“……”

    她眯起眼睛道:“万岁爷,好好的说话不好吗?”

    杨厚照哈哈笑,这个醋坛子,还什么拿棍子赶也不走,就是爱吃醋。

    杨厚照最喜欢李昭斜着眼睛看他了,娇俏无比,他把李昭往床上一推,道:“朕得用行动告诉小昭昭,朕就喜欢她一个人。”

    两个人就势就滚到一团,突然间张永的声音又响了:“万岁爷,娘娘,有事求见。”

    杨厚照:“……”

    “朕早晚要把这个不会看脸色的东西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