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章 求签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皇帝人很聪明,但是有时候也不需要他出手,他有一群通过科举考试而提拔起来的精英。

    王云直接把王太后的要求告诉王琼了:“大人,您帮着皇上想折,怎么能不知不觉的把皇后娘娘带回宫。”

    那如果要旁人不知觉,就不能在迎接大典上一起回来。

    王琼低头一想,有了。

    隔天,王琼带着礼部官员去昌平见杨厚照,并说了自己的安排:“皇上,太后娘娘会在二十那天去皇觉寺上香,礼部官员安排了,正好让娘娘陪着太后娘娘去,您意下如何?”

    杨厚照这时也接到了母后的条件了。

    低头一想,明白了,母后每年都会在二十这天去皇觉寺上香,这次正好可以找借口皇后娘娘病好了,去还愿,然后李昭在寺里就可以直接跟着回宫,神不知鬼不觉,李昭回去之后还能继续打理后宫事物,不用藏着掖着。

    杨厚照抬头对王琼露出满意的笑容:“王爱卿,没想到你指挥调度还有识别人才都是能手,处理起小事来也是这么得心应手。”

    王爱卿,听听,皇上叫过几个人爱卿啊?

    王琼受宠若惊,连连道不敢。

    杨厚照又跟王琼说了些别的事,就让王琼回去准备了。

    王琼火急火燎的来,高高兴兴的走,虽然感觉被皇上夸奖是赚了,但是张永在送王琼的时候,看着那背影还是觉得大人们好可怜,这后宫才两个女人,就把前朝阁老忙的团团转,如果人多,还不得忙死?

    女人之间的战争,就是造孽。

    更造孽的还在后面,王太后听说了王琼给李昭出的主意,气的两天没吃饭,本来她是想给李昭出个难题,现在难题不光解决了,这李昭还能借着她的名声顺利管理后宫,这还不算,皇觉寺的觉远大师啊,是轻易不讲经的,她好不容易约的,要听着讲经,这不还得便宜李昭。

    都是那个王书生,她这辈子就要被李昭欺负死了。

    不过生气,王太后也得去参佛,跟佛祖许下的诺言,是不可以失言的。

    时间很快就到了腊月二十。

    这天李昭和杨厚照很早就起来,李昭看杨厚照穿戴整齐,好像要起驾,她道:“万岁爷,我一个人进城就行,我能应付得来。”

    要李昭先回宫,杨厚照才肯回宫,所以迎接大典还没举行,杨厚照明天才正式进城。

    杨厚照道:“不,朕去送你,看着你回宫,不然怕母后不给你好脸色。”

    杨厚照说过要护着李昭的,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

    李昭听他不容置喙的语气是那么霸道仗义,心底生出甜蜜来,所以她才舍不得离开杨厚照啊,这样的男人,婆婆再不喜欢自己,感觉日子也过得下去。

    *****

    皇觉寺位于皇城正西边的太液池旁,有个不太高的小山,半山腰就是正寺门,寺庙的建筑是阶梯形式的院子,一共五层,第一层的院子是大雄宝殿。

    今日山寺外关了不少百姓,但是寺庙大门紧闭,站在门口,能听见里面传来的空空梵音,寺庙特有的香气也在四周浮动。

    李昭和杨厚照下了轿子,杨厚照低声道:“据说今天有觉远大师讲经,一般人不让听的,咱们倒是来着了。”

    一般人?

    李昭回头看看,就是不给百姓听,这大师也是个捧高踩低的主,她印象一下子就不好了。

    不过杨厚照以前好像并不信这个,此时听着倒是很尊重的感觉。

    李昭问道:“万岁爷想见一见这位大师嘛?”

    杨厚照道:“希望大师指点迷经,咱们怎么做,才能生个孩子,不计男女,只要是咱们两的孩子,朕都给佛祖塑金身。”

    所谓病急乱投医不过如此了,小狼狗肯定非常心急要个孩子。

    李昭本来不信佛,真正的佛祖,不应该是不渡众生,像老天一样,以万物为刍狗,不会偏袒任何东西吗,不然给钱烧香就保佑,不给就不保佑,那哪里是佛祖,不是贪官了吗?

    但是被杨厚照这么一说,李昭心里也不敢对佛祖不敬,毕竟科学只能认知这世界百分之三十的东西,还有百分之七十的盲区是人类解释不了的。

    所以就按照中国人自己的习惯,宁可信有。

    大门这时候已经被张永叫开了,杨厚照拉着李昭进去。

    第一层是大雄宝殿,殿下是石头做的方形香炉,香炉下是许愿池……

    有小沙弥应该是王太后安排的,见到李昭和杨厚照,便对二人道:“二位施主这边请,师父和太后等人在解签。”

    李昭一听,梵音没了,看来经文已经讲完。

    杨厚照拉着李昭的手道:“抽签什么的,朕最喜欢了,摇一摇,就想知道到底写了是什么,等到的心情十分忐忑。”

    这小子,人家抽签是算命,这个他也喜欢,李昭看着杨厚照宠溺的笑。

    杨厚照一咧嘴:“走,咱们也去抽个上上签。”

    ****

    王太后那边已经抽完了签,拿给觉远去解签:“大师,哀家问子嗣。”

    觉远本不是皇觉寺的和尚,是个外来和尚,但是据说签文解的特别准,讲经诵道也是各种能手,所以短短三年之间,就在京城声名鹊起了。

    若是旁人见到太后肯定要下跪,但是觉远面前,王太后都不敢坐,恭恭敬敬站在觉远对面。

    当然觉远还是懂得规矩的,他也站在签台后,帮着王太后看签。

    “只有两个字,随缘。”

    王太后急声道:“这是什么意思啊?皇儿到底什么时候能有孩儿啊。”

    觉远道:“签文的意思就是随缘。”

    说完又道:“不过太后不用急,可以等两位殿下来了也求一求,这样更准。”

    太后跟小皇孙,毕竟还隔着肚皮呢。

    太后不安的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殿外还有人排队,太后也不能耽误大师太久,暂时出去让人去催杨厚照和李昭,大师继续跟别人解签。

    终于太后等到了李昭和杨厚照,王太后一年没见儿子,可是这时候好像都忘了自己的思念,对着李昭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批评:“怎么才过来?还要哀家等着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