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小伎俩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太后今年说身子累,睡觉去了,李昭和杨厚照不用跟太后守岁,都回来了。

    李昭篦着头发道;“万岁爷多值钱啊,要是肯出卖身体,国家一年的税收都不用愁了,不见得就是母后想万岁爷了,说不定还有别人呢。”

    杨厚照坐起来道:“呦呵,朕怎么闻到这么大一股子醋味啊?小昭昭嫉妒朕人缘好。”

    李昭将篦子放在桌上,撇嘴道;“我的人缘可也不差。”

    她那骄傲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个良家妇女。杨厚照蹙眉道:“哪有为人妻子,还觉得被很多人喜欢是好事的?”

    李昭不服气道:“那怎么了?怎么万岁爷被人喜欢就是本事?我们女人就不是?那我可不服气。”

    “让你不服气。”杨厚照下床来把李昭抱起,然后扔到床上,这个女人竟然在他面前大言不惭,看来还是睡的少了。

    帝后二人闹的正在火热,门口却传来哭声。

    杨厚照一脸扫兴,从李昭身上撑起胳膊:“听着不像是老张,朕都不好意思骂人了。”

    李昭;“……”

    多可怜的张公公。

    李昭起来叫人;“什么事啊?”

    秦姑姑黑着一张脸就进来了,按照她的脾气应该要破口大骂什么,但是看着杨厚照硬生生憋回去了。

    李昭看了杨厚照一眼,心中一动,道:“没事,说吧。”

    秦姑姑道;“是钟粹宫那个马小姐的丫鬟,说他们家小姐身子不舒服,死活不走要见……要见娘娘呢。”

    娘娘也不是大夫,见娘娘能好了,李昭看向杨厚照,多半是要见万岁爷才对。

    杨厚照感受到李昭和老宫女的目光有些嫌弃,气的脸通红:“跟朕什么关系?你们那么看着朕是什么意思?朕也不是大夫,也不是朕让她来的。”

    当然杨厚照之前跟人家说话了,给人家希望了,这不都耍上小手段来争宠了吗?

    马小贞孤枕难眠,每逢佳节倍思亲,听说帝后回宫了,更加睡不着了,这么美好的节日里,帝后又不用守岁,肯定要行房,想想她就生气。

    之前皇上跟她说过话,如果心疼她肯定就会放下皇后去见她,这也是马小贞要考验杨厚照的一点点手段。

    如果杨厚照不去,或者帝后怪罪,那也没关系,反正有太后撑腰,而然宫里的客人,并可找主人是什么罪过吗?

    马小贞都算好了,决定要搅合这几局。

    李昭虽不知道马小贞哪来的底气,但是马小贞要干什么她可一清二楚,想来屋里的人都清楚。

    李昭见杨厚照很嫌弃的样子,一把抓住他的手道;“万岁爷,戏都演到这个地步了,您得去看她。”

    杨厚照差点跳脚:“朕为什么要去看她?朕跟她没有任何关系,有病要么找太医,不让母后让她进来的,就去找母后,跟朕什么关系,大过年的就是不让朕和皇后亲近。”

    “所以咱们更要跳坑,走,臣妾跟万岁爷一起去,我们去给马氏助威。”

    杨厚照想了想道:“还是朕自己去吧,天这么冷,你去给她长脸呢?”

    去了那女子才会更得意。

    李昭伸着舌头讨好的看着杨厚照:“带我去嘛。”

    她这次没有骂他是为了甩开她,也没有吃干醋,而是搞怪,杨厚照被李昭的行为逗笑了,同时心里又觉得很甜蜜,李昭说了不会再怀疑他,不会再离开他,真的不是嘴上说说的。

    杨厚照打横把李昭抱起,笑道:“去,朕要抱着阿昭去,免得给冻坏了。”

    李昭当然不能让她这么做,帝后二人又腻腻歪歪起来。

    秦姑姑看得觉得起鸡皮疙瘩,可是又好开心,这样好的两个人,来一百个马小贞也不害怕了。

    *****

    杨厚照和李昭说好的,他们两个见到马小贞后,一个扮演吃醋的泼妇,一个扮演害怕妻子的“床头跪”。

    于是等李昭看见跪地接驾的马小贞,直接就黑着脸道:“你有什么病要见万岁爷?万岁爷是大夫?以后再有下次,本宫绝对不会留你。”

    马小贞没想到皇后会来,可是见到皇后身边的皇帝,她又不害怕了。

    皇后现在吵得越凶,只能说越无能,她要表现的越害怕,才能获得男人的怜爱。

    马小贞磕头道:“娘娘,民女因为刚来宫里不久,所以很害怕,生了病也不知道找谁,皇上是一国之主,民女能想到的只有皇上了。”

    “皇上是一国之主,要关心天下事,不是来关心你的身体的,你既不是后妃,也不是皇家公主郡主,皇上哪有时间操你的心,还是你不知道后宫的事可以找本宫和太后?本宫看你就是故意的。”

    谁都能看出是故意的。

    可是马小贞楚楚可怜的看向杨厚照:“民女真的是害怕,皇上,民女自小身体就不好,民女想,您是真龙天子,鬼神不侵,所以民女一病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皇上。”

    杨厚照暗暗翻白眼,当他是门神了吧?

    李昭大怒道:“你还狡辩?你就是故意的。”

    这皇后越生气,马小贞越确定自己打断了皇后的好事,皇后霸占皇后三年了,也差不多该换换口味了。

    马小贞心里得意极了,不过表面上还是哭哭啼啼的很委屈。

    杨厚照这时候听李昭说要惩罚马小贞,道:“算了,她是病人嘛,皇后,人家也是客人,你要大度一些。”

    李昭怒看向杨厚照:“本宫不大度?”

    杨厚照脸色十分为难:“朕不是这个意思。”

    李昭眼睛一挑,十分跋扈的样子:“皇上既然觉得本宫不大度,那哪里大度皇上就在哪里呆着吧。”

    说完叫着下人;“咱们走。”

    马小贞见皇后真的走了,差点笑出声,心想这个皇后怎么这么傻啊,她越是这样不给皇上脸面,使小性子,皇上不是越生气?这不是硬生生把男人推出去吗?

    就这样的脑子,竟然能在后宫三年盛宠,也是个奇迹。

    马小贞抬起头,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杨厚照;“皇上,都是民女的错,民女是真的不舒服,还让皇后跟您发脾气,您惩罚民女吧。”

    杨厚照急的在屋里走,然后道:“不用管她,对了,你生病了,朕叫太医来给你诊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