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马小贞被太医揭穿
    传太医!

    马小贞强压住不舒服,抬头道:“多谢皇后娘娘,我就是脾胃不和,经常这样的,不用传太医,民女带了药来了。”

    李昭看向王太后:“母后,不看太医哪能行呢?不然怎么给万岁爷安排侍寝啊?安排的时候突然间吐了?万岁爷能高兴吗?”

    王太后看着头对马小贞道:“皇后这话说的倒是没错,有病就要看太医。”

    马小贞忙道:“娘娘,不是民女不看,是民女吃的药,都是一位道人所赠,民女五岁的时候就开始吃道人的药,道人千叮咛万嘱咐,不能吃别人的药,不然民女活不过十二岁。现在能活过二十,都是道人的药起了功效,民女不敢看别的大夫。”

    既然王太后喜欢道士和尚的说法,那就用呗。

    李昭对于马小贞信手拈来的本领也是服气,这就难怪这女人怀有身孕都不怕露出破绽,实在是艺高人胆大。

    王太后脸上带着犹豫道:“原来是这样。”又看向李昭:“皇后,这样是不是不好勉强人家?”

    李昭心想你就是个糊涂虫。

    李昭笑道:“母后,如果马氏真的不能看太医,那半夜三更去叫万岁爷干什么呢?是故意让本宫难堪?”

    谁都知道的事情,那就不应该点透、

    王太后不这个话题,道:“皇后,现在说的是小贞的病。”

    太后语气严肃,带着警示的意味,马小贞低下头,不然真的会笑出来,太后给她撑腰,皇后真的拿她没办法。

    李昭看了马小贞一眼,还是笑道:“那不然怎么给万岁爷安排侍寝啊?旁人都要经过层层检验,万一有什么传染病呢?母后就真的这么放开了?宫中规矩,不可破吧?”

    王太后嘴上没说,脸上明显哎呦的样子,她是太想抱孙子,全听了大师的话了,这个检验还是要检的。

    王太后看向马小贞道:“还是要看太医的。”

    马小贞道:“可是道士说如果吃别人的药,他的药就不会灵了,娘娘,小贞真的是自己身体不好,不会连累其他人的。”

    李昭道:“那怎么行的?你也不是大夫,你说了不算啊,再说你家的道士不让你吃别人的药,难道神奇到太医把脉都不行?不吃药,也要检查一下是什么病。”

    王太后点头:“对,把一下脉总是没事的。”

    马小贞还要找借口,这时候门外内侍通传:“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太医已经到了。”

    马小贞惊诧的看着李昭。

    李昭心头暗笑,跟你说那么多废话都是逗你玩的,还想不看太医,想得美。

    ****

    今日值班的就是薛立斋。

    薛立斋给太后和皇后请过安后,太后看向马小贞道:“薛爱卿,你给马氏诊断一下,到底什么病,怎么总吐啊?”

    薛立斋本来就是没眼色的,看了马小贞一眼,随后一愣道;“娘娘,这马氏不是孕妇吗?孕妇呕吐,不是正常现象吗?”

    他脉都没请呢。

    马小贞吓得脸色苍白,惊惧的看着太后:“娘娘,民女不是啊。”

    王太后也傻眼了,指着马小贞:“她怀孕了?怎么会怀孕了?你都没请脉?”

    薛立斋道:“错不了,当时在宣化,微臣跟着万岁爷去赴宴,当时在宴席上就见过这位马氏,她当时已经两个月的身孕了,微臣当日就跟皇上说过了。”

    又看了马小贞一眼:“马上要到三个月了,肯定错不了。”

    马小贞头上如浇了一盆冷水,也就是在宣化的时候皇上就知道她是别人的女人,也知道她有身孕,皇上跟皇后那么好,皇后也就知道了。

    所以今天的鱼丸根本就是针对她的,那么之前的那些事怎么解释?

    马小贞看向李昭,李昭是故意的,她全知道,她设的套。

    李昭躲开马小贞的目光看着王太后:“母后,马小贞才进宫几天,半个月都不到,却怀孕三个月了,哎呦,这事儿可蹊跷了,母后,还安排侍寝吗?”

    王太后瞪圆了眼睛看着李昭,这女人就是故意的,都怀孕了还怎么侍寝?

    王太后又看向马小贞,马小贞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此时就像是在讥讽她,讥讽她是多么的糊涂,多么的愚蠢,才会让孕妇进宫,还要让孕妇侍奉儿子,到时候生了孩子算谁的?

    王太后将鱼丸全部泼在马小贞身上:“贱婢。”

    汤汤水水的腥味溅了一地,马小贞被吓得忘了吐,直接跪在地上,她喊道;“皇后娘娘,这个孩子就是皇上的。”

    李昭嗯了一下。

    王太后微愣:“是皇儿的,你都三个月了。”

    三个月前皇上不是也在宫外吗?马小贞一口咬定道:“是万岁爷的,万岁爷和民女早就相识,娘娘,不信您问皇上,是不是跟民女早就相识。”

    王太后想起来,儿子确实一早就认识马小贞。

    王太后又确定似的问道:“真的是皇儿的?”说完,自己都能感觉到心下的悸动,真的是皇儿的就太好了,皇儿有后了。

    李昭暗暗翻白眼,这个老太婆是无可救药了。

    他看着屋里的一个内侍:“去请皇上来,到底是不是万岁爷的孩子,万岁爷一认便知,别欢欢喜喜给别人当爹,不动一兵一卒,江山成了人家的了。”

    王太后听的心头一蹦,道:“哀家也没有说一定就认这个孩子,哀家不是在确认吗?”

    薛立斋在那边接过话道:“确认什么?微臣一直跟随万岁爷出征,三个月前万岁爷还没有到宣化,怎么可能认识马氏?而且微臣已经说过了,马氏是孕妇,怎么还被带进宫里,娘娘,听您的意思,这是给万岁爷安排的人啊?”

    所以她是老糊涂了。

    王太后都不敢面对薛立斋质问的眼睛,眉毛竖起:“你退下。”

    薛立斋:“……”

    不是让他来给人看病的吗?

    “娘娘!”

    “退下。”跟你爹一样的烦人。

    薛立斋刚要站起来,殿外内侍通报:“皇上驾到。”

    屋子里的人顿时跪了一地。

    李昭也站起来给杨厚照行礼,杨厚照远远的就看到他漂亮的媳妇了,媳妇脸上带着小小的嫌弃之意,是对母后的,杨厚照走过去问道:“你们说什么事呢?好像很热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