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马小贞认罪
    李昭还没等回答,薛立斋道:“皇上,这个马小贞已经怀有身孕,还是在宫外就怀孕的,不能留在宫里啊。”

    这种谏言,应该是文官的事,不过杨厚照念在薛立斋人傻的份上,就不追究他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杨厚照佯装十分诧异的样子:“是吗?孕妇?母后,您的人怀孕了啊?这个可不是朕干的。”

    王太后知道儿子说的是什么意思,他们之前立了誓言了吗,她都跟儿子保证过,这个女人不会有问题,谁知道竟然之前就怀过孕。

    先是欺骗她未婚,之后欺骗她怀孕,真是大师的话也无法让她消气啊。

    王太后又捡起桌上的茶碗,砸死她算了。

    马小贞之前都做了一不做二不休的准备了,但是因为薛立斋的证词,她本来打算放弃,可是看现在情况,如果改口,太后不打死她才怪。

    马小贞在太后还没扔出去的时候喊道:“娘娘,娘娘,真的是万岁爷的,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万岁爷的。”

    当着皇上的面都敢这么喊,王太后狐疑的看着儿子,又放下手。

    杨厚照跟吞了鸡蛋一样,看着马小贞:“你胆子够道大啊,朕什么时候跟你有关系?”

    说完心下一紧,赶紧看向李昭:“阿昭,朕没有啊。”

    李昭天天跟杨厚照在一起,还能怀疑他?

    李昭拉着杨厚照的手,用责怪的语气道:“万岁爷,这个女人之前就赖您呢,您来的正好,不然你要喜当爹了。”

    喜当爹是啥意思?

    反正肯定不是好话。

    杨厚照怒气冲冲的看着马小贞:“欺君之罪可是大罪,你还敢无赖朕?”

    马小贞目光坚定的看着太后:“娘娘,民女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万岁爷的,万岁爷害怕皇后,所以不敢承认,您要给民女做主。”

    那倒是,宫里的人都知道皇上害怕皇后,不然一国之主,能只有一个女人吗?

    王太后又狐疑的看向儿子。

    杨厚照差点跳起来:“母后,儿臣自己有妻子,她都嫁人了,儿臣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为什么要找她?”

    哎呀,这个可没有说服力,以前也没少找。薛立斋道:“娘娘,听这些没用,微臣可以作证,您为什么不信微臣道话呢?”

    杨厚照:“……”

    什么叫他的话没有啊?他是皇帝。

    王太后抬头看着薛立斋;“你怎么还没退下?”真的跟他爹一样的烦人啊。

    薛立斋道:“因为您没有采信微臣的话,微臣还不能走。”

    杨厚照给薛立斋递过去一个欣赏的眼神,虽然不会看什么脸色,但是忠心还是不容置疑的。

    王太后一噎,接下来心里八十分的就相信孩子不是杨厚照的了,自己的儿子确实不可信,但是薛立斋这人说话可信。

    马小贞见太后看她的脸色不好,高声道;“娘娘,这太医不是皇后叫来的吗?是皇后的人啊,他就是帮着皇后的,皇后怕地位不保,早知道民女怀有龙种,所以一直对民女虎视眈眈,您如果信了他们的,您就没有孙子了。”

    你就没有孙子了!

    一句话触动了王太后疼痛的神经,她不能没有孙子啊。

    王太后看向杨厚照;“你为了个女人,子嗣都不要了,哀家怎么信你们?”

    杨厚照鼻子都要气歪了,他的母后真的老糊涂了吗?!

    杨厚照道:“母后,儿臣也不跟您吵,您听着。”

    说完他看向马小贞:“你说孩子是朕的,贞什么时候跟你好过?跟你约会过?可有人证?”

    马小贞语气幽怨:“万岁爷,您怕皇后,咱们既然是无煤苟合,哪有人证?”

    杨厚照道:“你就赖上朕了吧?”

    那倒是,别的皇上她肯定不敢,不过他们皇上本来就没什么好名声,强抢民女的事也不是没干过,反正她就说孩子是皇帝的,谁敢动她,都是因为皇帝怕皇后,要替皇后除掉她,皇帝为了女人谋害自己的子嗣,就是昏君,全是骂名,反正她赖定了。

    杨厚照看马小贞不说话,就呜呜哭,他冷笑道:“你也不用哭,你什么没有证人,朕身边多的是人,如果朕真的早就认得你,他们都可以帮朕作证。”

    马小贞眼珠转的飞快,皇上都需要找证人自证了,她就更不用怕了吧。

    李昭这时候咳嗽一声,挤出四个字:“谋朝篡位。”

    杨厚照给李昭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然后回头对马小贞道:“朕不过是让你心服口服,也让大家都心服口服,朕是正经人,多的是证人,谁想诬赖朕可没那么容易。”

    接着杨厚照换了轻视的语气又道:“你也可以死不承认,就咬定孩子是朕的,但是混淆皇室血统,你是想谋反吧?但是谋反大事,你一个弱女子,肯定能力有限,你娘家婆家都有可能参与。”

    “张永。”杨厚照突然大吼一声:“把马氏拿下,马昂等与马氏进宫有关的人,统统抓起来,这些人胆大包天,朕要看看,到底是谁在包藏祸心。”

    张永道是,转身走了。

    马小贞这才反应过来,皇上要拿她全家。

    死她一个人她都不愿意,所以才要赖上皇帝不敢杀她,如果要连累全家人,那她彻底完了。

    马小贞抱住杨厚照的大腿:“皇上,皇上,民女知错了,民女没有谋反之心啊,跟大哥没有关系。”

    杨厚照看向她:“怎么没关注?你不说孩子是朕的,可是朕确定跟你没关系,你硬塞个孩子给皇室,不是谋反是什么?是有计划的谋反。”

    马小贞知道皇上是真的生气了,她爬向太后道:“娘娘,娘娘,孩子是叶家的,是我相公的,皇上从来都没有碰过民女,是民女鬼迷心窍要诬赖皇上,您开恩,民女是一时糊涂,不是谋反,民女真的没有谋反。”

    跟太后解释清楚,皇上就不会生气了。

    杨厚照得意的看向太后:“母后,听清楚了吧?就是诬赖朕的。”

    王太后失望的垂下肩膀,真的不是小皇孙。

    因为失望,所以王太后对马小贞更痛恨失望:“叫着王云,拖下去,哀家不想再看到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