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被老虎扑了
    ..不良帝后

    这个马小贞真的把杨厚照恶心到了,以后说不定还会有很多个马小贞,杨厚照再也不想让他和李昭的生活,遭到无关人等的破坏,所以马昂江彬之流,这次一定要严惩,杀一儆百。

    李昭听杨厚照没有江彬和马昂也有别的势力,她一下子扑在杨厚照怀里,她的小狼狗在没人警告,没人提醒的情况下,自己都知道留后手了,肯定以后越来越厉害。

    “万岁爷,真好。”

    什么真好?杨厚照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嘿嘿一笑,管他什么真好,反正阿昭说真好,就是真好。

    ****

    太后因为马小贞的事,不占理了,很是消停了一阵子。

    杨厚照说要彻查马昂和江彬,也不是闹着玩的,怎么把马小贞送到太后眼皮子底下的,都要一一交代。

    这其中就涉及到一个人,觉远。

    李昭对觉远不是一般的感兴趣,如果说之前觉远只是说她命中无子,是想陷害她,那么把马小贞送到太后身边,这就是实实在在跟她做对了。

    毕竟没有觉远的话,太后不会对马小贞那么维护和执着。

    但是觉远好像也是真有本事的人,如果说觉远说她梦里无子是巧合,那么为什么一定要是马小贞进宫呢?

    别人不知道马小贞的事,李昭可是知道的啊,马小贞上辈子也是杨厚照的老情人,这好像就不是巧合了。

    李昭觉得,好想觉远也知道杨厚照和马小贞的缘分一样,一定要帮马小贞完成这个缘分。

    所以这个觉远到底是什么人?他是因为有本事,还是跟她一样,未卜先知?

    如果真的有本事,为什么要对付她?如果未卜先知,又为什么要对付她?

    到底是觉远一个人做的,还是幕后有什么人指示,还是就是杨宸搞的鬼?!

    这些事,只有抓到了觉远才能知道。

    但是觉远跑了。

    李昭在马小贞进宫的时候就知道觉远不对劲,就已经让张永去盯着觉远,但是张永扑了个空,觉远大师不见了,寺里的人说大师进山避谷去了,可是是哪座山?哪个方向,谁都不知道。

    现在马小贞的事情发作了,觉远也是关键人物,杨厚照又派人去抓,不知道能不能抓住。

    李昭在马小贞事发第二天,就一直等觉远的消息。

    五日之后,秦姑姑说张永又派人送消息来了,觉远确实进山了,在华山底下有人看见了和尚的踪影,但是想全力去山里找个和尚,锦衣卫人手不是不够,可能是没人愿意干这种事,张永有点力不从心。

    李昭点头道:“山里环境复杂,那个和尚好像有点邪门,就等吧,他如果一辈子不出来,也算了。”

    秦姑姑道是,说着要出去给张永的人递话。

    这时候小鹦鹉从外面跑进来:“娘娘,娘娘,快来看,元公公变身了。”

    李昭出宫,元宝不跟着她,杨厚照出宫也没人带它,元宝就自己留在了清宁宫,不过到底是皇上最明目张胆的狗腿子,宫里的人也没人敢惹它,等李昭和杨厚照回来的时候,都被喂的老胖了,是个白气球。

    李昭听见又是元宝的事,跟秦姑姑笑道:“变身还能变成什么样?难道一下子瘦了?”

    秦姑姑笑着摇头。

    李昭和秦姑姑往外走,小鹦鹉咋咋唬唬的牵着元宝已经进来了:“娘娘,快看。”

    小鹦鹉让元宝在地中央走路。

    李昭一看,这元宝一改傲慢轻蔑的眼神,猫眼中一派肃杀之气。

    走路也不是优雅无声的样子,四个小爪子都向外迈步,步伐很慢又重,一步一个脚印,就像是一个特别凶狠的胖子老大在巡街,它又长的好看,简直威风凛凛。

    李昭说不上哪里觉得眼熟,可是猫变成这样又奇怪,猫步不都是很轻盈的吗?

    她问小鹦鹉:“我们元公公到底怎么了?”

    小鹦鹉哈哈笑:“万岁爷方才带它去喂老虎,这家伙被一只花斑虎给吼了,可能是觉得老虎特别威严,之后走路就不好好走了。

    难怪李昭觉得眼熟,元宝在学老虎,可是它是一只猫啊,表情倒是到位,就是脑门上缺东西。

    李昭和秦姑姑哈哈大笑,这猫怎么这么有意思?

    越来越多的人听见笑声来殿里看元宝表演老虎,李昭笑了一会开始找杨厚照,她问小鹦鹉:“怎么你们没等万岁爷一起回来?”

    小鹦鹉笑道:“万岁爷怕元宝一会忘了自己其实是只老虎,就不会学给娘娘看了,奴婢跑得快,就自告奋勇带着猫儿先回来,万岁爷还没喂完,稍后就回来了吧?”

    十五还没到,杨厚照最近非常忙,难得今天大臣们都在研究十五的宫廷宴席,没有什么大事,杨厚照才能闲下来休息一天。

    李昭知道人在哪里就放下心了,只要不是去玩水,怎么玩都可以的。

    她刚点头说好,殿外传来内侍带着哭腔的声音:“娘娘,万岁爷被老虎扑到胸口了,正在虎园医治,您快去看看吧。”

    殿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就连元宝都停下来耍宝,静静的看着通报的内侍。

    李昭吓的脸色发白,抓住内侍的衣领:“万岁爷人怎么样了?

    内侍哭道:“没见外伤,但是万岁爷说难受,直不起腰。”

    那就可能是内伤。

    李昭放开内侍,撒腿就跑。

    小鹦鹉追上去喊:“娘娘,轿子,轿子……”

    ****

    李昭是跑着赶到虎园的,杨厚照躺在床上闭着眼,听见她的声音,慢慢睁开眼:“阿昭。”

    李昭走到床前攥着他的手,见他脸色苍白,说话有气无力,一下子就哭了。

    杨厚照擦着她的眼泪道:“没事,别哭,太医都说了没事。”

    李昭回头看下屋子里的五个人,薛立斋站在最后面,李昭把他叫道前面来:“万岁爷伤的严不严重。”

    薛立斋不说话。

    李昭就知道很严重,如果不严重,杨厚照为了逗她,可能装的很严重,但是现在杨厚照说没事,薛立斋是个耿直的,他不愿意撒谎,但是他肯定被杨厚照告诫过了。

    所以是严重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